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五千万公顷中幼林“嗷嗷待哺” ——聚焦森林抚育经营特别报道之司长访谈(上)   
    中国绿色时报11月30日报道 在今年9月召开的全国森林抚育经营现场会上,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再次强调,森林抚育经营是现代林业建设的永恒主题,也是实现2020年林业“双增”奋斗目标、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对林业多样化需求的根本途径。并提出,要把森林抚育经营放在与造林绿化同等重要地位,用10年左右的时间,争取将全国的中幼林抚育一遍,逐步扭转我国森林抚育经营落后的局面。  
    最近,就如何贯彻落实全国森林抚育经营现场会精神,切实加强新时期的森林抚育经营工作,中国绿色时报记者专访国家林业局造林司司长王祝雄,畅谈当前森林抚育经营面临的形势,以及“十二五”期间森林抚育经营的总体思路和工作部署。  ■
    实现“双增”,加强抚育经营是根本途径  
    记者:为什么说森林抚育经营是现代林业建设的永恒主题?  
    王祝雄:林业发展方式落后、经营管理粗放、质量效益低下是我国林业存在的突出问题。只有转变林业发展方式,加强森林经营,大幅度提高森林质量,才能全面提升森林的多种功能,满足社会的多样化需求。这是发展现代林业的基本要求,也是实现林业科学发展的重要体现。我们必须坚持把森林经营作为发展现代林业的永恒主题,转变发展方式,把科学经营的理念贯穿到林业建设的全过程。  
    实现胡锦涛总书记去年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作出的承诺:到2020年中国森林面积比2005年增加4000万公顷、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13亿立方米。其中,增加森林面积是量的指标,增加森林蓄积量是质的要求,既要加大造林力度,快造林进度,更需要通过加强森林抚育经营来实现。  
    我国林业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令世人瞩目。但是,森林资源总量仍然严重不足,森林生态系统整体功能仍然非常脆弱,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求还很不适应,这些都与森林抚育经营工作相对滞后有着密切关系。  
    森林抚育经营是林业发展的根基和中心任务,对缓解我国木材供需矛盾、促进农民增收和建设生态文明等具有重要意义。加强森林抚育经营也是我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战略选择,加快森林资源培育,增强森林碳汇功能,不仅是实现我国减排目标的战略支撑,也是增强国际话语权、捍卫发展空间、维护国家形象的战略制高点。  ■
    潜力巨大,中幼林蓄积量有望多增21亿立方米  
    记者:经过抚育和没有经过抚育的森林会有多大差别?我国森林抚育经营的潜力有多大?      王祝雄:森林资源培育“三分造七分管”,就像生完孩子还得抚养孩子一样,小时候的管理一定要跟上,这样才能培养成大材、成好材。  
    列一组数据来说明吧:目前,世界森林平均每公顷蓄积量为110立方米,其中有14个国家和地区超过200立方米,部分国家和地区甚至达到了350立方米左右,而我国只有85.88立方米,其中人工林每公顷蓄积量仅为49.01立方米,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2。  
    国土面积为我国1/21的瑞典,森林面积2300多万公顷,平均每公顷蓄积量124立方米,森林年总生长量8500万立方米,2004年木材采伐量高达6140万立方米,比我国当年木材产量5197.33万立方米多了近1000万立方米。  
    森林抚育经营滞后已经成为我国林业与发达国家林业最主要的差距。  
    奥地利1952-1956年,全国森林平均每公顷蓄积量为151立方米,每公顷年生长量只有2.9立方米。经过40年的抚育经营和采伐利用,到1992-1996年,每公顷森林蓄积量提高到295立方米,每公顷年生长量提高到8.2立方米,是40年前的2.8倍。这表明,通过适度的规模化、集约化、科学化经营,森林资源是可以“越采越多、越采越好、青山常在、永续利用”的。  
    我国现有乔木林中大部分是中幼林,面积1.05亿公顷,其中近5000万公顷急需开展抚育经营。据专家分析测算,这5000万公顷中幼林如果按照现有水平常规生长,到2020年可增加森林蓄积量14亿立方米;如果进行适度抚育,加强经营,到2020年可增加森林蓄积量35亿立方米。同时,还可以增加吸收二氧化碳25.62亿吨,释放氧气22.68亿吨。  ■
    投入不足,“养孩子”面临巨大资金缺口  
    记者:我国森林抚育经营滞后的原因是什么?  
    王祝雄:长期以来,由于没有切实开展森林抚育经营工作,我们的森林“孩子”生长不良、质量低下、病虫害频发、森林火险等级高,严重影响了森林多种功能和效益的充分发挥。是什么造成了“孩子”营养不良呢?  
    一方面,森林抚育经营的思想不够明晰。比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公益林如何抚育经营等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相应的关系、体制和机制没有完全理顺。说是公益林,不能全部享受公益政策保障;说是商品林,又不能按市场规律去运作,这就给林业生产经营者带来了困扰,也成为森林抚育经营的障碍。  
    另一方面,地方部分领导对森林抚育经营的重视不够。森林抚育经营需要“慢工出细活儿”,得有长期的投入和付出,短期内难以展现明显成效。在现有的政绩考核体系中,造林面积和森林覆盖率纳入了部门和政府的主要考核目标,对森林质量的考核却没有相应的要求,使得森林抚育经营始终列不上重要议事日程,结果出现“重采轻育、重造轻抚、重量轻质”的现象。  
    记者:当前开展森林抚育经营面临哪些困难?  
    王祝雄:最突出的问题还是森林抚育经营的投入不足。很长一段时间,我国只有造林资金,而没有森林经营抚育的投入,只有“生孩子”的钱,没有“养孩子”的钱,使得“三分造七分管”几乎成了一句空话。直到2005年,我国才在预算内林业基本建设投资中首次安排了1868万元,在全国选择38个县(局),实施重点生态公益林中幼林抚育示范项目,实现历史性突破。特别是2009年,中央启动了森林抚育补贴试点,对森林抚育经营注入强劲动力,实现历史性跨越。截至目前,中央财政共下拨25亿元资金,安排试点任务166.7万公顷。每公顷补贴标准为1500元,用于中幼林抚育有关费用支出,包括间伐、修枝、除草、割灌、采伐剩余物清理运输和简易作业道路修建等直接费用以及作业设计、检查验收、档案管理和成效监测等间接费用。试点工作得到广大林农等森林经营者的热烈拥护,目前各项工作进展顺利。但据典型调查,我国森林抚育成本每公顷约需2370元,有些地区甚至高达4500元,现在的补贴标准还不能满足实际需求。全国每年要完成近667万公顷的任务,靠现有的投入规模,无异于杯水车薪。  
    此外,森林抚育经营还面临法律不完善、体制机制僵化、基础设施落后等问题。  
    以上原因直接导致我国森林抚育经营工作出现两个方面的突出问题,一方面是许多新造林不能得到及时抚育,直接影响造林成效,森林资源总量上升缓慢;另一方面,中幼林占很大比例,森林资源质量低位徘徊,可采资源少,木材供需矛盾突出。可以说,加强森林抚育经营工作已经迫在眉睫。(国家林业局)

上一篇:聚焦森林抚育经营特别报道之司长访谈(下)

下一篇: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有林场改革方案》 和《国有林区改革指导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