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陈景春

       自然人金某(简称原告)于2015年10月9日向牙克石市人民法院起诉内蒙古森林工业集团森天建设有限公司(简称森天公司),要求补偿子妹四人工资200万元或继续履行合同为她缴纳社保、医保费及办理正常退休。

      理由是:森天公司原名为内蒙古牙克石林业建筑工程局(简称建工局)。1989年原告父亲在建工局所属根河五处工作,因工伤死亡,建工局五处与原告及其家人在1989年9月3日签订了一份长临工合同,约定不管单位领导是否更换,都必须按长临工安排工作,与单位的劳动关系是长期的。后来建工局五处归入森天公司,直到该公司改制也没有给原告安排工作。为了支持以上说法,原告向法庭提交了一份用工合同,夏某、马某证言各一份。林区厂办大集体改革人员摸底调查表、工资计算表各一份。

       牙克石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3日开庭审理此案,原告陈述了上述请求、理由、证据。被告森天公司辩称单位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签合同时的森天公司,是森工集团所属的国有企业,现在的森天公司是自然人出资的私营企业,不承担改制前国有企业的劳动、债务纠纷责任。

       在审理过程中,原告当庭要求森工集团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依据是:原建工局是森工集团下属企业,更名为森天公司,后来改制为私营企业,森工集团应当承担责任。

       牙克石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16日,通知森工集团到庭参加诉讼,政策法规处接到通知,认为案情复杂,向法院申请延期审理。法院同意后,政策法规处对案件涉及到的相关事项进行了详细调查核实,理顺了法律关系,查清了案件基本事实是:原告父亲是建工程局五处职工,于1989年因工死亡,建工局五处同原告哥哥于1989年9月3日签订了一份用工合同,约定原告父亲的后事一切费用由单位负责,每月给付原告母亲生活费50元,安排原告弟弟到卫生所工作、原告和妹妹在行政处干零活,弟弟毕业后到建工局五处上班。子妹四人为建工局五处长临工,并约定不因单位领导更换改变协议。

       2000年建工局改名为森天公司,建工局五处归入森天公司,该公司没给她安排工作。2005年森天公司改制为自然人出资企业,也没给她安排工作。

       政策法规处认为,原告是与建工局五处签订的合同,森工集团与五处并无隶属关系,与原告之间不存在任何民事法律关系,原告追加森工集团作为本案被告,是起诉主体错误。原告与建工局五处约定的是临时用工关系,单位没向劳动行政部门备案,可随时解除临时用工关系。

       从原告提供的全部证据看,事实发生在1989年,原告于27年后的2015年10月9日才向法院起诉,已超过法定最长时效期限。《民法通则》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原告的起诉已不受法律保护。所以我们应按超过最长法定诉讼时效期为依据抗辩此案。

       2016年4月6日牙克石法院通知各方当事人开庭审理此案,庭审时原告坚持自己的诉讼请求,我方将上述意见向法庭做了具体陈述。

       法庭认为,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牙克石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5月24日一审作出(2015)牙民初字第180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由原告承担。如不服判决,可在十五日之内上诉于呼伦贝尔中级人民法院。在法定上诉期内原告没有上诉,此案已终结。

       这起诉讼提醒各单位在处理事件时,要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职权,签订用工合同要依据《劳动法》《劳动合同法》规范操作,避免发生纠纷案件。

上一篇: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