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2016年11月19日至12月8日,我受森工集团公司的委派,赴澳大利亚参加了国家林业局组织的“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管理法律制度培训”项目。通过为期20天的学习、考察和交流,我深入直观地了解和感受到了澳大利亚动植物保护法律制度的历史渊源和具体环境成果,学到了实际知识,为今后开展林业野生动植物保护提供了新的思路和现实想法。

    经过为期半个多月的实地调研、专家授课,我们深入细致地了解到澳大利亚林业及野生动植物法律发展的历史演变、掌握了一些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体系在澳大利亚的实际应用情况、了解了西方国家先进立法技术和法律理念,探讨了未来林业及野生动植物保护制度的发展趋势。听取了悉尼科技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等多位著名专家教授对于生态保护及自然资源管理理论的精彩讲解,参观了澳大利亚多处具有代表性的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局、国家公园。通过授课、交流和考察参观实物,为将来进一步提高我国野生动植物 立法、执法水平及促进林业法律制定提供了诸多值得借鉴的经验。

    此次在悉尼科技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接受培训,先后有多位专家教授为我们讲课。讲授的专业方向为澳大利亚野生动植物法律体系及管理框架、野生动植物资源情况介绍、世界保护动植物立法的发展方向和趋势等,通过每日的专家全天授课,使我收获了各种野生动植物保护的诸多知识,得到了很多的启示。

    澳大利亚也称为“南方大陆”,欧洲人在17世纪初叶发现这块大陆时,误以为这是一块直通南极的陆地,故取名“澳大利亚”。澳洲大陆面积769万平方公里,是全世界唯一一个统治着整块大陆的国家。陆地面积居世界第六位,仅次于俄罗斯、加拿大、中国、美国与巴西,人口却少了许多,澳大利亚最早的居民为土著人。1770年,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抵达澳大利亚东海岸,宣布英国占有这片土地,此后英国在澳建立殖民地,1931年,澳成为英联邦内的独立国家。1986年,英议会通过“与澳大利亚关系法”,澳获得完全立法权和司法终审权。

    澳大利亚自然环境资源情况。澳大利亚国土1/3以上位于南回归线以北,大部分地区属热带和亚热带气候。气候特点是雨量低,气温高,太阳辐射强。只有小部分地区,如东南沿海100km范围以内和塔斯马尼亚,才具有湿润凉爽的气候。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干燥的大陆,降雨没有规律,常常出现严重干旱。海岸地带和东南部高海拔山区为湿润地区,年降雨量800mm以上,是澳大利亚森林植被最茂密的地区。截至目前,澳大利亚拥有1.494亿公顷森林,这些森林覆盖澳洲19%的土地,其中1.474亿公顷为天然林,另约有197万公顷为人造林。全球的人均森林拥有量仅为0.6公顷,而澳大利亚人均森林拥有量达到7公顷,成为全球人均森林拥有量最高的国家之一。

    澳大利亚因长期与大陆分离,野生动植物演化很缓慢,自然条件比较单一,至今还保存着许多古老的物种。使得澳大利亚成了有袋动物的圣地,如腹部有口袋以保存幼兽的大袋鼠、吃桉树叶生活的小袋熊,以及卵生的哺乳动物鸭嘴兽及国宝级动物考拉(树袋熊)等,都是澳大利亚独有的珍奇动物。澳大利亚的植物有12000种以上,其中3/4是特有种。

    澳大利亚属于普通法系国家,但在涉及自然资源及野生动植物保护制定成文法方面也体现出大陆法系的诸多特点。在保护野生生物植物的法律法规方面,澳大利亚联邦曾经颁布多部保护自然资源与野生动植物环境的法律,包括:1974年的《环境保护法》、1975年的《国家公园与野生生物保护法》该法规定禁止采集和持有野生生物,除非得到有权机关的许可。1992年,澳大利亚颁布《濒危物种法》该法将濒危生态系统的调查、指定、公告及保护列为重要立法目标,他们根据保护等级分类,经修改后将受威胁的生态系统区分为假定灭绝、严重濒危、濒危、易受伤害性、资料不足与危害性较低六种保护等级。对于濒危生态系统的保护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为了降低物种灭绝的速度,保持物种的多样性,澳大利亚政府于1999年通过了《环境与生物多样性保护法》。根据该法,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州及地方政府、非政府机构、慈善机构以及社区团体共同工作,对本国的原产物种进行保护。

    澳大利亚野生动植物保护的成就,主要是建立了比较先进和完善的法律保障体系以及不断培养全社会对生态环境包括对野生动植物保护的关注意识。

    我国目前已经建立了野生动植物保护的法律制度,但在实践中仍存在不足之处,这些不足就需要吸收借鉴国外立法的先进经验和做法。

    一是要适当提高野生动植物保护的立法层级。我国有关保护野生生物的法律法规中,高位阶的法律目前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是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全国性法律规定,而《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是由国务院制定出台的行政法规,在法律的位阶效力上相对与《野生动物保护法》偏弱,未形成动植物保护法律体系的均衡发展。所以我认为应当适当提高野生植物保护法律制定层级或将《野生动物保护法》和《野生植物保护条例》合并为一部野生生物保护的法律制度,作为环境保护法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是要及时对野生动植物保护的法律法规进行修订完善。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已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于2016年7月2日修订通过,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将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这是对我国野生动物保护立法的巨大进步和推动。而《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自1997年1月1日起施行以来,虽然在我国野生植物保护方面取得很大成绩,但随着人口增长及自然环境恶化以及近年来无序开发和盲目利用,导致野生植物资源生态状况面临严峻形势,只有及时根据我国生态环境变化的情况及保护野生生态资源的实际需要出发,对法律法规进行补充完善,才能更好的实现保护自然资源的任务和目标。

    三是要增强全社会对于野生生态资源的保护意识。在澳大利亚期间我们曾经参观了多个国家公园、野生动物园和自然博物馆,深刻感受到了整个澳大利亚社会多年对于自然生态资源保护良好的社会氛围和高度的社会关注度。我国近年来在自然环境以及生态保护方面也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内外重要会议、考察调研、访问交流等各种场合,一直强调建设生态文明,维护生态安全。据统计,有关重要讲话、批示等超过60次。我国要继续开展对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的宣传教育活动,利用现有新闻、报刊、网络等媒体多层次多角度进行宣传,并充分利用现有的自然保护区、自然公园、野生动物园、博物馆等资源开展生态资源保护的公共教育工作,通过积极的宣传教育来推广野生生态资源保护的意义,提高社会各阶层群体对生态的保护意识。

    通过这次访问学习活动,使我感受到了澳大利亚对野生自然生态资源的保护意识,学到了他们管理野生动植物的先进理念,开阔了对管理自然资源的视野,增长了实际知识,体验了澳大利亚自然环境和社会生活的真实状况。为开发建设我国大兴安岭林区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打下了实践的基础。作为一名法律人和林业工作者,我深深感到要努力提高自身的业务能力,培养自己的创新精神,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力争为我国林业野生动植物保护的各项工作做出更大的贡献。(陈景春)

上一篇: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