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在新建的杜鹃小区有个不大的广场,广场虽不大,但却是附近居民活动的好地方。天气晴好的时候,不大的广场上净是人。器材上、凳子上的人不算,四周也三三两两站着一堆一堆聊天的人。张大妈、李大妈、王大妈就是这广场的常客。
  张大妈为人宽厚,属于没啥说道的人。李大妈呢爱打听事,来的最早,回去的最晚,这个人堆里说会话,又到那个人堆去,属于广场上的“小广播”。王大妈是个爱唧唧的人,高兴了和你聊聊,不高兴转身走了。这天,李大妈照常来到广场,先找个没人坐的空凳子,一边坐着晒天阳,一边左顾右盼,找聊天对象。“来了?”远远的看见张大妈过来了,她老远就喊:“今天天气不错!”王大妈答应了一声,也坐过来晒太阳。实际上王大妈并不愿意和李大妈在一起聊天,嫌乎她磨叨。但在这个小区久了,天天见面的也就容忍了。
  “咦,张嫂这是和谁在一起?”两人正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看见张大妈和一个年纪相仿的人一起走过来,眼尖的李大妈赶紧问到。
  “两个老姐妹,这是我老乡,孙嫂。刚搬过来的。”张大妈给几个老姐妹互相介绍。“哦,怎么这么闲着呢孙嫂?”李大妈可是个能接上话的人。“我家刚搬过来的,就在前面这栋电梯楼。”孙嫂一张嘴就知道是个爱说的人。“孩子们给我们老俩口买的这个电梯楼,这几天才收拾完搬过来,今天得空出来遛一遛。”
  “你家孩子们可真孝敬啊,这电梯楼可不便宜,面积大呀!”“可不是啊,我们不要非给买,说是上下楼方便。”
  “孩子们都在哪上班啊?”“就大儿子在这上班呢,儿媳妇去给我孙子看孩子去了。还有两个姑娘,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都是国企!”
  几个大妈在一块儿,你一言我一语,一会儿就把新来的大妈“底细”打听出来了。听得出来,这个孙大妈言语之中透露着骄傲。不仅向大家介绍了儿女们的“出息”事,顺便也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比如,她上过北京,是坐高铁去的,去过上海,是坐飞机去的。“哈哈哈,我也这辈子可是知足了!”说道高兴处,孙大妈道。
  “哼,你炫耀啥啊?!就你们家孩子有出息?就你能?上过这上过那的,你咋不出国呢?!”听着听着,王大妈就有点听不下去了,嘴上不说,心里愤愤地想。“我走了,回去给老头做饭去!”听不下去的她,起身便走。
  实际上,孙大妈说的这些话,在李大妈听来,也不算顺耳。李大妈愿意说别人家的事情,自己家的事很少提。因为,她的几个孩子都过的不算富裕,大儿媳没工作,小儿子有癫痫病,还离了婚,自己带着儿子过。听到“别人家”孩子这么“优秀”,怎能不心生醋意或者说是嫉妒呢,但是对一个刚到这个小区“新人”的好奇还是让她忍下来继续聊下去。
  只有张大妈随意地听着他们的谈话,不常插话,也并不妒意。张大妈有四个儿女,都在这个小城市生活,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都能把家庭事业维护好。更重要的是张大妈心态好,从不和别人攀比。所以,孙大妈这些“炫耀”的话在张大妈这是不入心的。更何况,因为是老乡的缘故,她早就知道孙大妈的性格,知道她爱显摆。
  “那个老孙太太可真能显,她的儿女不知道到底有多能!”
  “就是,还坐过飞机坐过轮船的,这年头谁想坐还坐不起是咋的!”
  第二天,从棚改返迁楼出来的王大妈和李大妈一见面,就忍不住提起话头。远远的看见孙大妈从电梯楼出来,王大妈说了句:“我今天有事,不和你们聊了!”得,她还溜了。
 “张嫂,你那老乡最近咋没看见呢?八成又上北京上海了?”一天,李大妈看见张大妈,忍不住问到。是啊,这几天张大妈也一直心里犯嘀咕,是有日子没看到孙大妈出门了,是病了还是咋的?“今天咱俩没啥事,上她家看看去啊?”她提议。“好啊,咱也到人家的大楼房看看去!”两个人说着就向电梯楼走去。
  “哎呦,孙嫂,你怎么这么憔悴,闹毛病了是咋的?”两个大妈费了不少劲,才进得这电梯楼来,孙大妈老伴给他们开了门,进屋一看,孙大妈悻悻地从床上下来,那状态让两人吓了一跳。
  “哎!没啥毛病,就是心里有点堵挺。”孙大妈说。
  “不舒服你咋不让你儿子领你去看看?”两个人问。
  “别提了,都走了,都走了!”孙大妈忍不住眼角红了,恹恹地说。
  原来,孙大妈的大儿子早就有了起身要走的计划。媳妇到儿子那里去看孩子已经有二三年了。最近,二孙子也要出生,媳妇自己在那里忙乎不过来,他就提前办理了退休,准备过去。但他一走,这里就剩下老俩口了,孙大爷身子骨不算硬朗,基本不咋下楼。孙大娘体质还不错,但也希望自己身边有个孩子照应着。孩子们虽说是“有出息”,但把老俩口接到自己家里也不太现实,更何况这孙大爷是个故土难离的人,说北京上海再好也住不惯。所以,几个儿女一商量,才给老两口买的这个电梯楼。
  “看看你们多好啊,几个孩子都在自己身边,随叫随到的!”孙大妈忍不住叹息道,脸上完全失去了当初“炫耀”的光彩。
  “还是咱们那种楼好走,没几层,几步就到了!”
  “就是,这电梯坐着真晕。”从孙大妈家出来,张大妈、李大妈一点也不觉得这电梯楼好了。 □何康红

上一篇:读你的诗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