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在“桑者闲闲”、“鹿鸣呦呦”的《诗经》时代,我们现在熟悉的好多植物,都有奇怪的名字,比如卷耳、蒹葭、芷兰、游龙、萑苇、女萝、荇菜等,妖娆美好。它们端坐在遥远岁月的枝头,拈花微笑,含笑生香,生机勃勃。
  打开《诗经》,这种清香和生机从四野的苍茫里漫出来,带着远古的炊烟气息,让人在惊诧之余有了探秘的心理。
  读《邶风·静女》时,我一直在想,这是多么纯真的情歌,这是多么柔婉细腻、情意绵绵的场景。“爱而不见”,文雅的少女故意躲在城角看那个男子,男子在城之一隅急切地等待情人,竟至于“搔首徘徊”举手无措。后来,少女以彤管和茅荑相赠,男子珍惜玩摩,爱不释手。
  荑是初生的茅草芽,也就是茅针,“白嫩可啖,小儿嗜之”。现在河南不少地方,还把茅针叫做茅荑。旧时多用茅荑来比喻女子柔嫩洁白的手,因而借指女子的手。抽茅针时,要把茅草的茎叶撕开,向上轻轻一提。嫩嫩的茅针,握在手里,柔柔的,很舒服。这里是把手伸过去,还是赠送的茅荑呢?或许二者兼而有之。
  彤为红色,那么彤管是什么?有人说是红色的笔,让人怀疑。春秋战国时期各国普遍使用毛笔,楚国叫“聿”,吴国叫“不律”,燕国叫“弗”。但这些似乎与“管”无关。彤管是古代的一种管乐器,起初用玉制成,后改用竹子制作,有六孔,长一尺。假如是乐器,那名男子因何不当即演奏起来,用乐声表达自己的心曲不是更直接些,反复玩摩要做甚呢?
  后来看到另一种说法:彤管可能是辛夷花。这让人豁然开朗、思路大开。
  辛夷兰每年早春开花,花先叶开放,开约一个月,蔚为壮观。虽然此时乍暖还寒,枝头雍容华贵的花,却幽雅飘逸、芳香诱人。春天原本就是爱情的季节,爱情正如辛夷花,有不沾世俗的气质,有夸张的坦荡与豪放。
  辛夷的得名,因为“辛”的苦,也因为“夷”的远,“视之不见名曰夷”。李时珍说的“夷者荑也,其苞出生荑而味辛也”,指其花味辛香而幽远。我们现在知道辛夷,多因为它是一味药,其特性是辛温解表,用作镇痛剂,历来是中医治鼻病的主药。与辛夷相近的是厚朴,厚朴是木兰属植物的树皮或根皮。“厚朴”这两个字,十分熨贴,让人有一种安全感。
  在传说中,辛夷的得名是因为疗效。因此,辛夷被世人记住,庭前屋后,多有栽种,视其为吉祥之物。因此,辛夷的花语为:感恩。
  但有人是不感恩的。在“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的《桃花扇》里,在媚香楼,侯方域和李香君结为夫妇,人们认为是天作之合。“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初御富平车。青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这是他们定亲时,侯方域在团扇上写给李香君的赞美诗。时局变迁,侯方域逃走后,李香君在拒媒时说的“便等他三年,便等他十年,便等他一百年,只不嫁田仰”,让多少须眉惭愧不已。这时的侯方域呢?“笛声吹乱客中肠,莫过乌衣巷,是别姓人家新画梁。”虽然,他曾高唱国仇未雪、乡心难说,曾历数福王三大罪、五不可立,然而清军入关,仍剃了头发,换了满装,赴了科举。这样的渺小和脆弱,又从何谈及感恩?李香君一腔怨怒,心灰意冷,撕了桃花扇。难怪,剧终唱词《哀江南》这样悲凉:“你记得跨青溪半里桥,旧红板没一条,秋水长天人过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虽不事雕琢,却足以令人潸然泪下。
  辛夷花期短促。“辛夷始花亦已落,况我与子非壮年”,这是杜甫的感慨。“君看今年树上花,不是去年枝上朵”,花开花落的轮回,只为美丽的相遇。
  “妾家住虹桥,朱门十字路。认取辛夷花,莫过杨梅树。”明代袁宏道《横塘渡》里的辛夷,让人浮想联翩。这个横塘,让一生沉抑下僚、怀才不遇的贺铸忧郁过,他目送她像芳尘一样飘去,却不知锦绣华年可和谁共度,因为只有春风才知道她的居处。这个横塘,让常常到这里来的范成大留恋过,“年年送客横塘路,细雨垂杨系画船”。这个横塘,对于袁宏道诗中的那个女子来说,是什么心情呢?他们偶遇,一见倾心。分别之时,她约他到她家去,还要他认准开着辛夷花的家。这让人想起《邶风》中的静女。这辛夷花,可曾成就人间的好姻缘?
  不得而知。难得的是,诗风沉郁顿挫、忧国忧民的杜甫,看到辛夷花倒想得开:“街头酒价常苦贵,方外酒徒稀醉眠。速宜相就饮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这是不是有点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感觉?流水般的日子,平凡而普通,在有心人的眼里,不时能望出另一种幸福来。

        □任崇喜

上一篇:初冬恋歌(组章)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