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故乡村口道路两边栽种有一排刺槐树,平时光秃秃的,很不起眼,但到了春天,树梢上长满了翠绿的叶子,每年四月底,刺槐树叶色鲜绿,繁花怒放,一树洁白晶莹的花朵在风里招摇,清秀宜人,密密匝匝,好像风铃一样挂在高高的槐树上,老远就能闻到那独特沁人心脾的芳香,那一串又一串的花穗,含蓄地招展,矜持地飘过淡淡的清香。馥郁的香味弥漫在村庄的上空,空气中带有一丝淡淡的甜味,行人走过,都不由自主的把眼光投向刺槐树。
  沉浸在这刺槐花的芬芳里,想起儿时去采刺槐花烙饼的情景。那时候村庄里的刺槐树特别的多,开花的季节,我们就想方设法去摘树上的花下来,树很高,就会找来一根粗细适中,长度足够的竹竿,再把镰刀用绳子绑在竹竿上,伸向刺槐树上,只需轻轻一勾,缀满的花枝旋落一下,树下的人仰起头,用双手飞快的接到,小心地捋下花穗,那美丽的花朵就如鱼跳珠溅般“簌簌”落入竹篮,轻轻地吸上一口气,甜丝丝,凉津津,五脏六腑涤荡一新,透明透亮。
  村庄里的小孩都来采摘,很快树上容易摘的地方就被采摘一空了,只有树梢顶部中还有一些刺槐花。我们会搬来木楼梯,架在刺槐树上,用柴刀削去刺槐树干上尖尖的刺,然后,钻进浓密的树冠中,把花枝摘下。大家纷争着朝树下涌来,举起双手,都想接着树上扔下来的刺槐花,女孩们是挤不过男孩子的,只好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
  然后便将采摘好的刺槐花拿回家,让奶奶把它掺进新麦面粉里烙成槐花饼。这种槐花饼别具一格,烙好后焦黄里夹杂着嫩嫩的花瓣,放入嘴中,迫不及待的咬上一口,满嘴喷香,爽滑的口感在舌尖流淌。面粉的面香味夹杂着刺槐花的幽香,交融在一起,真可谓是天作之合了。刺槐花开得快,谢得也快,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满树的花儿就要凋谢了,由洁白变成枯黄,那些不及采摘的刺槐花就会凋零一地。
  刺槐树下,度过了我欢乐的童年时光。与伙伴们在树荫下玩耍、捉虫、疯跑。夏夜的晚饭后,就在树下纳凉,数星星,看悠远的苍穹。而如果恰逢圆月,晚风习习,天朗气清,光华流泻,打在树梢,一片碎银匝地,摇曳不定,感觉生活是那样的美好和惬意。最温馨的是,母亲常常把小饭桌端在刺槐花树下,一家人围坐在小方桌旁,说说闲话,有滋有味地吃着饭。不时,会有一朵或者几瓣洁白的刺槐花落在小方桌上。后来,我和弟弟都在外地工作,父母亲依然喜欢居住在乡下。春天刺槐花开花的时候,父亲用手机拍下一些盛开的刺槐花,以解我的思乡之渴。
  纵然时光匆匆,岁月流逝,我依然怀念故乡刺槐花素雅的芬芳,沁人心脾的幽香。又到了刺槐花盛开的季节,心底不断涌出股股暖流。遥望家乡,村口的那些刺槐树,应该又是繁花似锦,尽情地绽放洁白的花儿,让宁静的村庄浸染于那淡淡的清香中,也漫进我的梦境中来…… 
       □江初昕

上一篇:致敬·祖国

下一篇:夏日· 流云·扁豆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