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大宝是沈市毛纺厂的一名保安队长,身高一米八,英俊的外表下透着严肃、冷峻,眼睛深邃、目光锋利,像似能把人的心底看穿。
  其实大宝以前不这样,学生时代活泼好动,男女同学都很喜爱他,学习成绩也不错。高中毕业时接了父亲的班,在毛纺织厂当了一名保安员,主要负责防火、防盗和厂区治安工作。大宝的父亲是工程师,精通各种纺织机器技术,他做的模型尺寸精准,在毛纺织界很有名气。大宝小时候,他父亲就为大宝做些小玩具,比如坦克、飞机、大炮,还有木制的马车,比玩具店的还漂亮,让大宝爱不释手,成为他向小伙伴炫耀的资本,引来羡慕的目光。
  上中学时,大宝父亲偶尔把制作的模型带回家,每到夜深人静时凝神深思,打开创作灵感。一次,模型放到家里没有带回制作室,大宝看到这个模型喜欢极了,就到玩伴前显摆,在小伙伴们的赞扬中他得到了虚荣心的满足。小伙伴们有的猜测模型的轮子是什么材质做的,有的想看看轴承是如何转动的,大宝为了显示自己,就把模型拆了个七零八落,却怎么也安不上了。晚上,大宝父亲看到桌上的模型被弄坏了,气的七窍生烟,父亲暴训了大宝。而后告诉他挨打不只是因为把模型弄坏了,更主要的是不应该把模型拿出去显摆,模型和实物相似,要是让别有用心的人看了,一项技术很可能就会被剽袭,要是被境外敌对分子看到,还有可能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
  自从那次模型损坏后,大宝父亲再也没把模型带回家,大宝也不再把父亲给他制作的玩具拿出去显摆,因为他对保密方面有了基本认识。
  大宝生性顽皮,爱打架,班级里没几个男生是他的对手,他成了小区一片的“孩子王”。因为没有父亲心灵手巧的巧劲,厂领导才考虑让大宝做保安工作。上班第一天,厂保安股股长就对新来的四名保安员进行训话,其中一条就是要保守毛织厂的秘密。
  几年后,由于大宝表现突出,还亲手抓到过几个盗窃者,被破格提升为保安副队长。事业上的进步,带来了爱情上的收获,某机床厂的女工邢小丽和他谈上了恋爱。别看大宝是个爱打架的愣头青,可一遇到姑娘就脸红,看到大宝年龄也大了,大宝母亲就托媒人牵线说成了这桩婚事。
  结婚后,一对新人如胶似漆。一年后,大宝听说爱人有海外关系,让他很意外,也让大宝心里多了一分警觉,厂里的事从来不和他爱人说,邢小丽一问,就回答:“厂里的事你少打听,我的工作很好,工资、奖金一分不少都给了你,别的事不用你操心,行不?”
  邢小丽性情活泼,心直口快,人长的漂亮,朋友也多。大宝看在眼里,就提醒她:“老婆,你性格太直爽,有时候对什么人,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要把握住分寸,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应该说,要管住自己的嘴。”见她没说话,大宝又说:“你在机床厂上班,接触的都是精密仪器和尖端技术,千万不要把信息透露出去,可能会惹来麻烦。”
  邢小丽听后不以为然,咯咯地笑着:“你做保安是不是得职业病了,怎么什么事情都往坏处想,我有利用价值吗?”
  “有!你们机床厂可是有名的老厂,好东西太多了,一些技术令人垂涎。你不要讲你们厂里的事,特别是技术方面的事,可别招来商业间谍。”
  邢小丽嘴上答应了,心里却一点也听不进去,暗自嘀咕,我怎么就找个婆婆妈妈的老公呢?
  转眼10年过去了,大宝夫妇有了儿子,小日子过的很幸福。那时正值招商引资热,国家对外开放的力度不断加大,经济带来一片繁荣。邢小丽看到有人利用海外关系发财了,让她羡慕极了。正好她的远房亲戚从M 国要来中国旅游,还要来沈市看望她,并考察一下投资项目,打算回国发展,邢小丽高兴得几天没有睡好觉。表哥表嫂如期而至,住在高级宾馆,还给邢小丽带来了价格不菲的金手链和金手表及时髦的高档服装,出手很阔气。邢小丽按厂领导安排,陪她的表哥表嫂去当地著名旅游景点玩了两天,当然重头戏是考察投资项目,表哥表嫂在厂领导的陪同下参观了车间、了解了厂里发展的具体情况,但不知为什么,合作项目没有谈成,一周后他们便走了,不仅让机床厂的领导很失望,邢小丽也很没面子,但更重要的是发财的美梦破灭了。
  一年后,M国一个学术刊物上刊登了一项机床专利引起了沈市机床厂的高度重视,里面的核心技术就是该厂最近几年研发出来的新技术,专利让人家捷足先登了。原来,邢小丽的表哥表嫂借助投资考察为由,向邢小丽询问机床厂里很多技术方面的事,还用U盘把图纸和技术参数拷贝了,造成了核心技术的流失。
  机床厂新技术被窃取,邢小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被判了刑。服刑那天,大宝的儿子看到妈妈被戴上手铐,哇哇大哭。大宝心里难过极了,安慰妻子好好在里面改造,他和儿子等待她早日出来全家团聚。
  原来,邢小丽泄密的事,是大宝先查出来的,他仔细查看了妻子的电脑,发现了E盘里的一些重要技术资料,以及邢小丽与他的表哥表嫂的QQ聊天记录。大宝发现真相后如五雷轰顶,镇静过后拨打了机床厂保安科和市公安局的电话。
  在亲情和国家利益安全面前,大宝选择了后者。
       □包文军
        

上一篇:雪落心头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