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父亲走的那天
  脚步很轻
  就像一纸帐页随风飘逝
  他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离开了他
  坐了一辈子的木板椅
  
      送父亲走的那天
  我扛的幡很重
  天空的云很低
  将小镇都压得透不过气
  在苍苍的松岭下
  我们埋葬了父亲
  连同了他的憨笑
  他的咳嗽
  还有他那清越的算珠声
  
      父亲是林场的会计
  算盘打得很准
  他的算珠一响
  足已惊动一个小镇
  
      十个洋字码
  支撑了一个家庭的生活
  虽说不宽裕
  却也有几分荣耀填补
  父亲没有什么爱好
  就是喜欢在喝点酒时
  给我们讲洋字码组合的故事
  
       父亲走的时候
  年龄还不到一个甲子
  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父亲
  他是含着笑走的
  子女们用泪水为父亲清洗了
  去往天国的路
  
       每年的清明节
  都有几朵白云飘来
  像素洁的花
  父亲墓前
  当我点燃香火洒下酒时
  我仿佛听到天国里
  又有算盘珠噼里啪啦响起
  那样清越 那样流利

  森林里的老作家

  古稀的阅历
  积攒了一笔浓厚的情感
  用闪着眼神的文字
  编织成散发着
  浓浓松脂香的故事
  点燃了自己和务林人
  心里的乐趣
  
       绿荫道上
  他推着轮椅上的老伴
  像推着一生的时光
  他们的几个孩子
  都鸟儿似的高飞了
  但家里剩下的
  并不是孤寂和清苦
  依然充满着浪漫和温馨
  
       灯光里 是看惯的
  伏案疾书的背影
  躺在床上的老伴
  总是喜欢默默倾听着
  那青草抽芽般的书写声
  眼角 也常常
  流出滚烫的欣慰
  
       他的作品新鲜出炉
  老伴总是第一个读者
  和评论家
  没有老伴的允许
  他是不会让作品问世的
  '
      老俩口就这样
  相互依偎着
  向着远方微笑
  生活 在他们的微笑里
  像畅游的鱼
  翻跃着欣悦的浪花  
       □顾玉军

       

上一篇:艾草棕香端午情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