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如果没有慢下脚步,我不会在意路边开着的小花;如果没有俯下身细细观察,我不会发现它满枝的花朵竟那样迷人可爱;如果没有去识别它,我不会被它的名字深深打动,触发思索……
  2020年8月,我陪中国生态文学作家走进大兴安岭一行六位老师前往绰尔林业局敖尼尔林场采风。一天清晨,伴着浓浓的晨雾,我们漫步在林场河滨大道。这是一条尚未完工的景观路,砂石路面上,一簇簇野生花草爬满了路基,或健壮或纤细地从石缝里探出头来,在微风下轻轻点头。一同漫步的曹春玲老师是《绿叶》杂志社编辑,她拿着相机不时捕捉路边的花草,她对平日里我们司空见惯的,看起来毫无特色的植物充满了好奇。因为这里的很多植物,她大都没见过。
  “你看,这是两种不同的花草啊,看起来很像!”曹老师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对着路基边的两种花草惊叹道。在她的指引下,我也停下脚步,俯身观察。路边,几支看起来像是即将干枯的两种草枝上,竟然都开着淡淡的蓝色花朵。一种叶子细小,一种叶子稍宽。虽然密密匝匝的,但很容易被匆匆的脚步忽略掉。其中有几株花草开着如豆的蓝色花朵,纯净如晴空一般的淡蓝,看起来那样清新、淡雅,让人心生爱怜。拿过手机,我左移右挪,好不容易才在花朵上对上焦。摄入镜头,放大,竟发现它不仅有五个花瓣,还有着黄色的花蕊!而且每个枝杈上都有花朵盛开,虽然开过的枝丫上已经有种子在孕育,但看梢尖还有骨朵,这时节也还应是它的盛花期。
  “这是什么花朵?真漂亮!”“不放大还真看不出来!”我们变换着手机角度,禁不住被这小花惊艳,不忍离去。“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怕是兴安大地上,“学”着牡丹开的远不止苔花了。可惜我们的手机搜不到信号,不能利用小程序识别它的芳名。
  曹老师介绍说,她有位朋友,遍览祖国各地,用手中的相机拍摄各种植物,记录植物的生长、开花,整理植物的习性、药用价值等资料,已经整理出版了几册图书。听了她的话,我说:“要是这位老师来我们大兴安岭就好了,我们这里植物丰富,一定有得拍,一定有得写!”
  “为什么要是他,而不能是你呢?”听了我的话,曹老师反问到。我顿时语塞、汗颜了。在大兴安岭林区生活了这么多年,春绿秋黄眼前过,面对身边不胜枚举的花草,却只有少数几种开着鲜艳花朵,或能食用的,才勉强叫得上名字。很多花草都是见其型,不知其名;观其花,而不知其性。更没有想过去细细研究它们、关注它们、科普它们,就是眼前的这种小花,我还貌似是第一次见!
  每一株草,都有每一株草的生命,每一朵花都有每一朵花的绚丽。那些看似渺小的、弱小的生命其实也都有自己的高光时刻,它们努力生长,竭力开花,哪怕不为人知却在适宜的温度、合适的季节开出惊艳的花朵,结出丰硕的果实,不管是在肥沃的田野,还是在干渴的路基,只要把根深深扎进泥土,就要把握住大自然赋予的生命。它们的存在不因谁的无视而轻贱,也不因谁的轻踏而低头。回到家里,我第一时间打开“识花君”小程序,让我惊叹的是,这种花草竟然有一个浪漫的名字———勿忘草。
  它的学名叫勿忘我,紫草科勿忘草属植物。多年生草本,适应力强,产于我国大部分地区及世界很多地方,常生于山地林缘或林下、山坡或山谷草地等处。小巧秀丽,常用于布置春季或初夏时节的花坛、花境,也可盆栽观赏。
  大兴安岭植物繁盛,有六七百种。勿忘草花虽然花名浪漫,却如浪花一束,还未及人们重视,珍视它,培植它。其实,勿忘草正如它的传说一样,潜藏在草丛中,用自己的语言彰显自己的品格。
  大兴安岭还有很多像勿忘草一样的植物,在一荣一枯间等待发挥更大的价值。而我,此时不想再等。我给曹老师发了一条微信:“在生态文学的写作道路上,我如勿忘草一样未被人识,但我的生命也应像勿忘草一样,立足大兴安岭这片热土,开出有自己特色的花朵。”希望曹老师能记得,在大兴安岭,她曾邂逅了一株长在路基上的“勿忘草”,也希望自己能够记得,曾经有那么一株“勿忘草”在秋日的清晨与自己默默对语。
       □何康红
 

上一篇:大美乌尔旗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