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距离绰源林业局局址七十公里远的岭西远征水库,四周原本不长落叶松,只有一些白桦树和一棵樟子松在这里。如今,这里郁郁葱葱,湖光山色、风景旖旎,山上的落叶松有碗口那么粗,让我感到十分亲切,这片松林有我难忘的青春记忆。
  1990年春天,我所在的供热处三段接到造林任务,地点就是远征水库旁的荒山。三段的男职工再加上别的段队近百人,大家坐大板车到达远征麦点,下车后就开始搭帐篷,当落日的余晖染红山峦时,帐篷落成,我第一次睡在人挤人的小杆铺上,感觉新鲜又好玩。
  第二天吃完饭,我就跟着段长郑福全提桶领树苗,苗木储存在不远处的地窖里。栽树的荒坡上长着稀疏的桦树。第一次栽树,我仔细听着技术员刘燕飞讲解栽树要领:“三埋两踩一提苗”。每棵树苗我栽的都很认真,生怕栽不活。一天的实践,完全掌握了要领。第二天栽树时,我已经遥遥领先其他人,刘燕飞走过来对我栽的树用铁锹进行抽样,检验的结果全部合格,放心地笑着对我说:“小包栽树蛮快的。”大家栽完树躺在草丛里休息,我就和几个人抓蛤蟆,破开桦树皮,倚在树干上用草茎吸桦树水,一股略涩、微甜蔓延到舌苔的味蕾,既解渴,又解馋,喝够了,就用土把破口封上。
  一周后,这片荒山栽完,生产主任拿着图纸又分给三段一个林班造林任务,向阳坡,石头多,一天下来有些累。
  验收顺利通过,大伙很高兴,可以回家了。
  下山时才发现上山已有20多天了,车子翻越大岭时,杜鹃花映红了山谷,落叶松也绿了。我想,再过几天,幼苗扎下根来,很快就能长出清新的松针来。
  光阴似箭,转瞬30年过去了。看着当年栽下的幼苗早已郁闭成林,让人感慨万千。我留恋远征的山、远征的水,还有那清晨帐篷前布谷鸟清脆的布谷声。 
       □包文军

上一篇:《长江保护法》应处理好几种关系?

下一篇:肖洪越:一片丹心护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