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进入绰尔森工公司所在地,过了绰尔河大桥,扑面而来的是莹莹的绿。桥边,整齐的旱柳迎风摇曳,绿浪翻滚。道路两侧一株株云杉争先恐后地欢迎每一位来访者。树丛中掩映的小镇生机盎然,让人对生态建设有了深刻印象。
  这样的“绿”来之不易。熟悉绰尔的人都知道,前几年从东大桥一直到中央街这片地带,道路两旁的树植了不活,活了不成林,参差不齐,树木灰黄干涩,年年补植不见成效,让绰尔的环境打了不少“折扣”。
  究其原因,如今养牛行情好,牛价高,在这片区域居住的养殖户越来越多。他们每天要赶数千头牛,有的牛进入绿化区,碰折了枝杈,折损了树尖,所以绿化成果难见成效。
  在持续营造绿化效果的同时,护绿保绿成了当务之急。
  2016年,一支特殊的“护绿队”———林木种苗中心管护队成立了。几年来,他们以一辆宿营车为“家”,无论严冬酷暑,都会追寻牛的踪迹,巡护在路上,守护着长5公里,宽1公里的绿化带。
                                                                                  管护树苗在路上

  “今天没啥情况吧?”
  “有两处刺滚网折了,修上了。”
  一大早,管护队队长刘景阳习惯性沿着中央街至东大桥,再到塔尔气河河滨路管护区段巡护了一圈。刘景阳原来是绰尔森工公司贮木场的管护队队长。2016年,贮木场全体职工转岗到林木种苗中心后,他带领10名从贮木生产岗位转岗的伤病人员组建了这个特殊的管护队,负责看护绿化树木。
  “很多养殖户都不理解你。你不让他家牛进造林地,他不干。”管护员梁友利说。刚开始管护那会儿,大家没少受委屈。
  “我家牛吃草,天经地义。”类似这样的话不绝于耳。有的养牛户甚至放出狠话。“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一些养牛户一副满不在乎、不服管的样子。
  “没办法,我们只能耐心解释。”管护员于革说。他深知公司组织干部职工植树不易,眼见这些树木不见起色,大伙都着急,只能耐着性子跟养殖户打交道。
  为了做好养殖户的工作,约束他们任性放牧的行为,刘景阳颇费心思。有时他们看到养殖户和牛破坏树木,但缺乏执法权,只好找来派出所民警。经过说服教育后,有的养殖户依然我行我素,管护员们只好跟在养殖户后面,边耐心解释,边帮助赶牛。
  为了得到养殖户理解,刘景阳不仅自己上门交涉,还找到一位养殖户的朋友,挨家挨户找其他养殖户沟通,让他们知道牲畜养殖和生态保护间的关系,认识到生态保护建设的重要性,争取理解和支持。
  “那天,我一看张某家的牛进造林地了,赶紧赶到他家牛圈。”梁友利说。一来二去,管护员们都掌握了这些养殖户的放养习惯,谁家的牛几点放,几点 赶,牛有什么特征,他们都了如指掌。
  慢慢地,养牛户终于明白了管护员的良苦用心,管护员得到了理解,往造林地放牛的人少了,养殖户自觉性也高了。
  “不好意思,没看住,给你们添麻烦了。”现在,要是自己家的牛进了树丛,没等管护员说什么,养殖户就会主动道歉。

                                                                                 护绿更爱绿

  一次,有个养殖户看围栏里的草茂密,趁管护员不注意,就把架设的刺滚剪开,把牛赶到围栏里,再把刺滚拧上,等管护员发现并找其理论时,养殖户还装作不知道,管护员们只能一方面加大巡护力度,一方面加装刺滚,把围网夹得更紧实,更密实。
  “我们随手都拿着钳子、铁线,随时随地修围栏。”刘景阳说。在管护站宿营车的一角,铁锨、铁线、刺滚等用具一应俱全。哪儿的刺滚松了,该紧一紧,哪根木桩腐朽需要更换,他们心中都有数。为了不给单位添麻烦,管护员自己截断角铁、打眼、下桩架设,管护队成员大多是伤病人员,遇到更换围栏柱脚强度大的工作时,刘景阳就找帮手,让身体相对好的队员上手,其他队员充实到巡护岗位。
  冬天,养殖户的牛从下午2点开始就往回赶,管护员就上路看管,一直到天黑。春秋防火季节,放上横杆,管护员还要监管进入管护区的车辆、人员,检查车辆防火设施,确保责任区防火安全。只要责任区沿途公路上有过往牲畜,就要跟随巡护。“冬天树枝特别脆,一碰就折,更得仔细。”于革说。
  管护人员特别细心,除了及时看好刺滚围栏,他们还在架设刺滚时注意不让刺滚损伤树木,在挨着刺滚的部位,细心地用编织袋把刺滚包裹起来。
  每天看树护树,他们对这些树也有了深厚的感情。看到围栏有白色垃圾,他们会随手捡起来,看到护坡上栽植了花草,就会拉上一根带着五颜六色小旗的网线,提醒过往人员注意。在护绿的同时,让绿的景致更清爽怡人。
  植树一朝一夕,护绿久久为功。经过几年的精心管护,这片管护区域的树越长越高,郁郁葱葱、高大挺拔。看到自己的管护有了成效,管护员们心里都美滋滋的。
       □何康红

上一篇:雅多罗的“常住居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