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吴钰

“我们对中国艺术歌曲的研究一直在进行,但没有像德奥和其他国际同行对本国艺术歌曲研究得那么全面,处在比较小众的状态。”著名歌唱家廖昌永表示,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艺术歌曲发展了98年,真正长期深入研究中国艺术歌曲的音乐家至今寥寥无几。

  难道中国艺术歌曲注定曲高和寡?日前在上海音乐学院举行的首届中国艺术歌曲国际声乐比赛学术研讨会上,国内作曲界、声乐界名家郭淑珍、陆在易、王真、刘辉、敖昌群、王士魁等聚集一堂,纷纷就“以美声唱法的中国化发展,推动中国文化走向世界”为题展开讨论。著名作曲家陆在易认为,艺术歌曲是高雅音乐中“最雅”的部分之一,受众面虽然小于流行歌曲、抒情歌曲,以艺术歌曲的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却完全有可能推向更广的受众。

  国际评委为中国艺术歌曲之美深深赞叹

  “中国艺术歌曲和德奥经典艺术歌曲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创作的文化背景非常有吸引力。”首届中国艺术歌曲国际声乐比赛不久前举办时,德国科尔歌剧院艺术总监莱茵哈德·林登受邀成为决赛评委,对中国艺术歌曲深邃情感和丰富文化内涵赞不绝口。

    大部分国际声乐比赛不仅要求选手唱歌剧,也要求唱艺术歌曲,但中国艺术歌曲却在这些比赛中长期缺席——这是廖昌永心头一直以来的遗憾,“中国美声歌唱者要学德国、意大利、法国艺术歌曲,为什么外国人不能学中国艺术歌曲呢?”

  不仅如此,中国艺术歌曲的研究和创作发展相对较为缓慢。陆在易指出,目前写艺术歌曲的中国作曲家少,高质量的艺术歌曲更少。许多所谓“艺术歌曲”伴奏很粗糙,对母语的四声关系、音节关系、语调语气、逻辑重音的修养欠缺。如何在传统基础上出新,是亟待解决的课题。

    “艺术歌曲是一种立体式呈现,艺术、音乐、文学含金量高,歌词选择的无论唐诗宋词还是现代诗歌,都内涵深刻。”著名作曲家赵季平表示,歌唱家如能将艺术家、作曲家、词作家的内涵表现出来,由心而唱,会格外打动人心。

  推动中国声乐和作品走向世界

  在首届中国艺术歌曲国际声乐比赛中,美国选手Aaron Scarberry在决赛中演唱了《红豆词》和《天路》,发音吐字标准得让人惊讶。四年前第一次来中国时,他还不会说中文。他说,是听到中国艺术歌曲,让他产生了学中文的念头。“中国广阔的历史文化很多都能在艺术歌曲中体现,用唱歌的方式开始学中文很有趣,也能帮助矫正发音。”

  多年前,周小燕先生就提出“学好洋唱法,唱好中国歌”,要让中国声乐作品走向世界,沈阳音乐学院刘辉教授看来,“声乐课堂最重要的有两件事,一是教授技术,一是传承文化,才能培养出有全面艺术修养、文化修养的歌唱家。”

  中国人唱好中国歌也并非易事。香港歌剧院艺术总监莫华伦指出,中国歌唱家目前接受的训练基本是以美声唱法演绎外国歌曲,而美声唱法唱中国歌曲有一定难度。因为中国发声方法更往前靠,咬字也有区别:“我刚回国唱中文歌的时候,也唱得一塌糊涂。”此外,很多歌唱家对中国歌曲重视不足,“从国外回来的艺术家花很多时间学习西洋的作品,可能认为中国作品字说得明白,词也看得明白,明白之后下的功夫就少了,不如西方音乐功夫下的多。”廖昌永分析。

  不少业内专家表示,未来将在教学中更注重美声唱法的中国化发展,推动中国声乐和作品走向世界。“中国文化走出去,挖掘不同年代的中国艺术歌曲是最好的渠道。”莫华伦说。

上一篇:《摘金奇缘》发布“世纪婚礼”预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