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刘建

   几株月季花开放着,或浅红、或深红、或粉红,很抒情,但不张扬不热烈。也许这是它们的无奈。我始终认为,轰轰烈烈地追求一种风情万种的灿烂,是花朵最本质的生命特性,与生俱来,像刚出生的婴儿,寻找乳头一样的自然。现在,那些月季花在我看来有些颓丧,旁边的一棵高大梅树让它们舒展不开筋骨,但花香依旧。这个时候不是梅花开放的时节,枝枝桠桠全被绿叶占据了,显得有些铺张。

      这就是我宿舍窗外的景色。

      工余时间,我喜欢坐在靠窗而置的写字台前,静静地看窗外的风景,嗅微风送进来的花香,听鸟儿飞来飞去的鸣啭。我还常常与摆在写字台上的女儿照片说话。照片上的女儿双眸看着我,是那样的纯净,对未来充满想象。女儿是一名中学生,在家乡一所重点中学读高中。此时我的内心再一次被思念咬痛,泪光迷离,不知所措。

      我一直认为自己并不像诗人和女人那样多愁善感,但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在我身上表现得倒很鲜明,淋漓尽致。

      十多年前,我辞去在镇政府从事了多年的文字工作,从苏北家乡来到无锡惠山区一家私企打工。那时,女儿还是小学生,一个毛丫头。至今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她走路时,两条小辫子骄傲地一扬一落,一顿一挫,一平一仄,无数次搅动我的诗情,让我的心灵深处诗意盎然。这是她那个年龄段小女孩的普遍映像,却个性鲜明地印刻在我的记忆之中,让我的回忆轻车熟路,抵达女儿的那个年代和那个年代的女儿,简简单单、从从容容。

      女儿的成长也是平平常常、从容不迫的。当女儿以不算时尚的学生发型代替两只小辫子,我知道她已从黄毛丫头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一切都在我的设想之内,又在我的设想之外,还是叫我感到有点猝不及防。窗外的那几株月季花也是这样,明明见到的是逗号模样的花蕾,在我的不经意间,已经出落得感叹号一样的惊艳,释放自己鲜鲜灵灵的美丽。

      渐渐长大的女儿,与我有一种融入血液的亲近感。每年为期不长的探亲假里,我喜欢拉着女儿的手,父女俩亲切交谈。听女儿讲一些学校里的事情,我给她描述想像中的未来;或者父女俩一起去逛超市,给女儿买她爱吃的食物。一切都是那么平常,又是那么真实,与大部分人的家庭生活并无二样。然而,在这平常的生活之中,充满了温馨,充满了值得珍惜和歌颂的亲情。

      闲暇时我经常用手机给女儿发短信,后来又学会使用QQ、微信和女儿交流,鼓励她努力学习,祝福她平安健康。这些现代的网络沟通手段,已被我用得炉火纯青,得心应手。我曾经在题为《写给女儿》的一首诗中这样描述:

      昨晚我们借助电脑聊天

      键盘上脚步匆匆,无奈千里遥遥

      你说:爸爸,你怎么不理我呢

      女儿啊,你不知道我正躲在刚刚给你写的诗里

      痛哭失声,不能自己

      这些都是我与远在老家的女儿的最好交流手段和表达彼此之间内心情感的最好出口。除了与写字台上的照片里的女儿对话,我就是利用这些方式——天涯咫尺,亲情扑面而来。

      夜阑人寂。打开窗户,花色树影已被夜色笼罩,但有暗香袭来。此刻,远远的亲情匆匆赶来,渐行渐近,无可阻挡,香醉我心。

上一篇:中年时期的阅读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