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邵庆平

        清晨有客来访。

        破晓时分,听得窗户上有声响,如鼠落纸上,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大,却百转千回地拨弄着你的心鼓。睁开蒙胧的眼,是两只麻雀,并不叫,正抖动双翅,或飞,或跳,在如雾的纱窗外腾挪跌宕。

        此刻,屋子里,除了我,还有睡梦中的他,以及一室寂静的空气。我不出声,静静地看。那两只麻雀,并排站着,忽然“呼”的飞起来,接着,一会又重新落在那方窄窄的窗台上。我仔细地端详这两位客人,它们像两朵轻盈而温暖的棉絮,在那里跳跃着,灵动,亲切,可人。可惜,我不认识它们,这多少让我的心中充满歉意。

        它们互相逗弄着,一会儿上下翻飞,如疾风卷起的秋叶,随风乱舞;一会儿又斜刺里飞出去,再子弹一般射下来,风驰电掣,牵弄着你的眼睛。晨曦的辉光,因为这两位客人的嬉戏,开始一层一层荡出欢愉的涟漪,我沉浸其中,静享着这一早上的美好。

        我在县城的体育南路经营着一个小小店面,店东面十米处,就是县体育场,每日下午或清晨总有很多人在体育场内健身,或步行,或慢跑,男女老少,皆有。

        说不上有多少个日子了,一对老夫妻俩成了体育场内每日最独特的风景。

        每天早晚各一次,他们从我的店西边而来,路过我的店门前,或并排牵着手,或老爷子拉着老太太的衣襟,走进门东十米处的体育场内。

        问过才知道,老爷子今年八十三岁,老太太今年八十一岁,他们相守相伴六十五年了。

        早在十多年前,老爷子就患上了老年痴呆,谁都不认识了,包括他的儿女,可是,他却认识老太太,他谁也不相信,唯一相信的就是每日搀着他手的老伴。

        当老态龙钟的一对老夫妻俩走在褚红色的塑胶跑道上,有多少人在为这一幅相濡以沫的画面而心生感慨呢。

        得闲与几个同学一起到一位女同学家小聚。立在她红砖黛瓦的院门前,看青烟淡笼的村庄,掩在茂盛的树荫下,像写意的山水画,已是让人心生向往。她的院落里,一院子的瓜棚豆架,桃李芬芳,流丹飞翠,更是让人按捺不住。摘熟得红透的西红柿几个,在刚刚打上来的井水中泡过洗过,一口咬下去,汁液肥满,满嘴生香,沁人心脾。然后坐下来,静赏几朵黄花聚拢处,蜂蝶一二,翩跹飞舞,细听隔篱远处,东犬西吠。田园的气息,萦绕并依偎在心田周围,轻触着心脉中脆弱而柔软的部分,觉得有无限情趣与意境,挥之不去。

        大街上,见一小女孩,胖胖的,走路时样子蹒跚,屁股像企鹅一样摇摆着,可爱得不得了。我走过她身边的时候,望着她,含着笑。她回过身,朝我莞尔一笑,声音清脆,带着奶腔,说:“阿姨好!”我心中一惊,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哪料,小女孩站住,盯着我,说:“阿姨,你干嘛不理我?不懂礼貌!”我赶紧开口:“你好你好!”小女孩身边的年轻妈妈,跟着笑了,语气中有着无奈:“这个小丫头,不认生,很喜欢说话。”我走近小女孩,摩挲了一下她的头看她纯真的笑脸,听着她纯净的笑,我的心中掠过一阵莫名的激动。我的内心,与一颗童真的心灵靠得竟是如此之近。

       前几日,朋友自遥远的北疆寄一本我心仪已久的新书来,扉页留给我四个字:岁月安好。安好的岁月是什么呢?也许,就是过尽沧桑后偶得的生活中的这些美好吧。

 

上一篇:老屋和外婆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