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吴芙蓉

       累了一整天了,我无力的躺在床上,四肢酸乏,深感疲惫。我慵懒的打着哈欠,告诫自已快睡吧,明天要加班完成所有工作,才能去看望生病住院的妈妈。

       我静静的躺在床上,乏困地微闭双眸,四周的一切静悄悄的,脑海里思绪杂乱,因为担心生病的妈妈而感到不安;又在预计明日的工作进程……睡意正在逐渐减少,我甚至能清晰的听到客厅里钟表的“滴答”声,它似乎在暗示我:快点儿睡吧!明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我暗暗告诫自己:放松心情、舒缓情绪、斩断思绪、长出气、轻呼吸、闭上眼,睡一觉……我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着,本以为这样的方法会起点作用,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客厅里钟表的滴答声似乎变成了雷鸣,搅得我心烦意乱,在床上不停的翻来覆去。完了,彻底失眠了……

       怎么办?数羊吧。这老套的催眠法闪入我的大脑。于是,一只羊,两只羊……“哎呀!该买羊肉了,女儿快放假回家了,她最喜欢吃我做的红焖羊肉了。”数羊又使我泛起对女儿的思念。我翻个身,换了个相对舒适的姿势,调整呼吸,尽力消散脑中的杂念,给大脑留一片空白,让睡意尽量填充我的脑海。我缓缓的呼吸着暖暖的空气,渐渐地,我似乎感受到神经开始慢慢松驰……

       “吱嘎、吱嘎、吱嘎。”窗外传来行人踏雪走路的声音,引来了前院邻居家几条狗的狂吠,撕裂了冬夜的静谧,又让我这刚刚舒缓的大脑活跃起来。唉!这段时间累晕了,每天都腰酸背痛、头晕眼花。我们部门三个人,现在两个人出差,各种文字总结、数字报表、系统数据更新、系统数据报表、文件收发等工作让我应接不暇。今天不歇气的忙了一天,晚上没吃晚饭加班到8点多,直到许多工作见了亮,电脑屏幕刺得眼晴疼才收工回家。想到这些我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大脑像上了弦的钟表转动起来,心思细密的回忆着一天的工作,电影回放似的一点一点的疏理,查找是否哪里出现纰漏,以便尽早发现及时更正。因为许多工作并不是自已负责的本职工作,干起来也不是得心应手,他们俩人都不在,我必须责无旁贷的承担起所有工作。但是,总是担心哪里出错,影响本局整体工作。在这寂静的夜里,我的大脑不停的反复翻转,占据了所有睡眠空间。

       墙上,一盏带着粉红色蝴蝶结的小猫的小夜灯亮着淡淡的柔光,给这间漆黑的房间一点点温暖的光亮。母亲生病住院好几天了,我忙于工作尽管心中万般担心,却不能去看她。心里充满无限愧疚。明天周五了,我和领导请了半天假,加上双休日两天时间,能赶过去看望妈妈。但前提是,得把手头工作做完,还不能有什么突发工作才行。想着这些我心里忐忑起来。无奈的双臂抱头,翻身侧卧,告诫自已别想了,快睡吧。

       我想起以前睡不着觉的时候,心里默默的念首古诗,心绪会变得平和、坦然、宁静。不知不觉中刘希夷的“白头吟”浮现脑海:“洛阳城中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此翁白头真可怜,依惜红颜美少年……”此翁白头真可怜,此翁白头真可怜……背着背着,这一句诗就像在我脑海中烙大饼一样翻来覆去的滚动。又使我想起了妈妈,记得妈妈说过:“人老了真可怜,身体好还好,身体不好自己遭罪,还要麻烦儿女。”此时,我真觉得对不起妈妈,我是妈妈唯一的贴心小棉袄,可总是在妈妈最需要我的时候,不能陪在她身边。唉,我用拳头砸砸额头,告诫自己,别胡思乱想了,快睡吧。可大脑依旧清醒,睡意全无,浮想联翩,又加上封存许久的记忆也一起开了闸……

       窗外,响起了嚓、嚓、嚓踩雪走路的声音和路上行人说话的声音。这是早上了?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从床上坐起来,揉捏惺忪的双眼,敲打晕沉沉的头。唉,我这失眠的夜啊!

 

上一篇:童 年 的 腊 八 粥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