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侯秉忠

        练习书法,既能陶冶情操,又能锻铸身心。

        我从小就喜欢书法。

        我上小学的时候,家在农村。当时,全村就只有一位老先生毛笔字写得好,每逢春节,全村人都要请他写对联。因此,村里的人们都很羡慕他、敬佩他。那时,父亲在生活很拮据的情况下,省吃俭用,给我置买笔墨纸砚,并一再嘱咐我,在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书法,争取以后能自己写春联。

        学校的老师,书法水平虽然不太高,但他却很认真、很严格地教我们、督促我们。每天都要用毛笔写小楷、练大仿,交作业,老师会在写的好的字、好的笔划上,给打红圈儿,以示鼓励。而且,学生写作文必须用毛笔以小楷字抄写,若用其它笔写就给撕掉重抄。

        由于父亲的反复叮嘱,老师的严格教诲,我的毛笔字渐有所长进。因此,也时常受到父母、老师和同学的夸奖、鼓励,从而使我对书法兴趣日浓,经常挤时间主动练习。

       后来,我在中学和中专读书时,已不再设书法课了,但我从小培养起来的兴趣,始终保持。我经常阅读字帖和书法书刊,虚心向写字好的老师、同学请教,同时也抽时间练字,也常为班级墙报题写刊头、时而参加学校的书法展览,这些都给我增添了很多乐趣。

       我至今还记得,那年春节,不再求人写对联,第一次由我自己写的对联贴在自家大门时,父亲在半天内出去好几次,到门口满面笑容地反复端详那对联,他虽然没有说夸奖我的话,但我想他心里肯定是非常高兴的。

        参加工作后,对书法的爱好仍然坚持。我经常读名帖、拜名师。那时,我还经常为单位写刊头、会标、宣传标语、公告通知与参加书法展览,并被选为大兴安岭林区书法协会理事。我在学校是学林的,出校后也从事林业技术工作,虽然都与书法关系不大,但是书法爱好为我的工作带来了很多方便,为我的生活增添了很大乐趣。

       另外,每当我出差和外出旅游时,就特别注意拜读那些商铺、名胜古迹的门额题名和楹联,常常久久驻足仰视赞叹,迟迟不愿离开,有时甚至情不自禁地用手指在衣服上临摹。特别是那次去西安参观碑林,突然看到那么多名人的名碑名帖,我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欣喜若狂,惊叹不已,那真是一次书法艺术的盛宴啊!我在那百花艺苑里反复踱步,盎然拜读,久久不愿离开,直到人家到了闭馆时间,我才依依不舍地出门。

       在春节家家都要贴笔写春联的年代里,每逢春节来临,我都要为亲友和同事们写大量的对联,常常一连数日在家里、在办公室起早贪黑地写,累得我腰疼手酸、头昏眼花,但是一想到能为大家做点事,特别是听到人们赞扬和感激的话语,心里就很高兴,正所谓是累并快乐着。

       我退休后,有了充裕的时间,每天除了做家务、锻炼身体以外,就是看书、写诗文、练书法。

       我常常拜读名帖,向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赵孟頫、启功、刘炳森、欧阳中石等名家大师请教,与他们“对话”,既常产生高山仰止的敬慕、喜得名师的熏陶教诲,又能增添勤学苦练的动力。

       我也常常濡墨挥毫习练书法。偶尔写出一幅自己比较满意的字,即高兴地悬挂于高处,反复地左看右看、自我欣赏,自娱自乐,别有一番情趣。

       游弋于墨海艺苑,徜徉于黑白世界。桌案上摆置名帖纸砚,书房里溢满艺韵墨香,或伏案秉笔慢临,或站立悬腕疾书,斯时,欣然陶醉。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的书法水平不高,此生也不会成为书法家了。但是一个年逾七旬的老翁,能有此项爱好,感到非常幸福、快乐,为生活增添了情趣,是高雅的艺术享受,也有利于身心健康。既然如此,又何乐而不为呢?
 

上一篇:我的姥爷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