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隋海涛

 

        所谓大兴安岭。自然山岭相连,山那边是岭,岭那边是山。老舍先生曾说,大兴安岭有兴国安邦之意,兴国安邦自然离不开人,第一代务林人曾被世人称作“林老大”,这绝无蔑视污化之意。林区人靠伐木撑起新天地,不怕苦、不怕冷、不怕死,玩命地在山场上干,地方政府有修路架桥等需要,“林老大”便拿出伐下木头挣下的钱,慷慨捐赠,该掏腰包的掏,不该掏腰包的也掏。豪爽、好客、仗义,敢作敢为。在历史的演进中,酒是“林老大”的灵魂,尽管来自五湖四海,但他们对酒的热爱是一致的,尽管他们也受到外来文化的交汇融合的影响,但他们仍然透出一种率真粗犷豪迈的原始情调。

        第一代务林人的劳动保护之一就有酒,因为极寒的天气很容易将在山场上劳动的工人冻伤甚至冻死,可以想象,那些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汉子,在风雪严寒、辛苦艰险中饮下烈酒,在他们一声声嗨哟、嗨哟雄壮的抬木号子中,深山老林变成了林业局,工棚子变成了家属院,林业工人的粗犷仗义,东北民俗的豪放无忌都蕴藏在这浓烈的酒中。

        遥想苏轼坐在豪放派的头把交椅上,吟诗作对也是醉意朦胧:“酒醒还醉醉还醒,一笑人间今古。”想象一下我们林业工人在楞场上靠着酒劲大干苦干那英雄形象吧:冲着最粗的木头大喊一声:我来这个,谁跟我过招?“谁服谁?我来跟你抬。”“大小肩、前后杠随你挑。”“抬就抬,谁怵你。”“听我打号勒,哈腰挂。”只见两个汉子脚尖往里扣,脚跟向外微撇,呈里八字,蹲下身子,抬起木头腰板挺得直溜的。

        顺利的抬完木头,两位汉子虽然谁也不服谁,也真是惺惺相惜,到了晚间倒满浓烈的白酒,就着几粒盐豆,半块咸菜疙瘩照喝不误,一醉方休。林区人热情豪放,在山场干了一天的活儿,最高兴的莫过于邀请工友到家里一顿海喝,这是我的亲身经历,父亲就是个伐木工,我从小是在他的酒桌下长大的,林业工人喝酒大多拉长桌,喝酒谈论的最多的也就是山场上的那些事,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他们的行酒令,喊得震天动地,小时候不知道行酒令的蕴意,直到现在我真切地感受到了那是一种深山老林里另类的酒文化,透着不服输的韧劲,蕴藏着好客情愫,同时也代表着林业工人“以和为贵”的朴素情怀。

        划拳时振聋发聩的大呼小叫,看似滑稽,其实挺有讲究,吹拳,拇战,行酒令,甩拳,就好像武术名家,战斗开始。吹拳伊始,也有讲究,伸出拳头,五指摊开,平辈就叫:兄弟好啦。隔辈就叫:爷俩好啦。待呼腔拉调协调了,便正式开战。

        只见父亲和工友舞舞旋旋地呼喊着、吆喝着、比划着,惹得四邻的妇女和小孩也在一旁围观,弄得笑声满堂,酒香满屋,快乐的味道弥漫着板夹泥房屋内。入宴如观景,举杯“同心酒”,“三杯三巡”方入境。宴间杯舞盏转,行酒令不停,最终以客兴激昂,宾醉为度。

        酒的确是好东西,务林人在父辈的影响下,对酒的依赖已超乎味蕾的需要,更是一种情愫。在大兴安岭吃请,不喝酒是不行的,请客的大方地喝,被请的不好意思不喝,怕抹杀东家的脸面,酒的气息经久弥漫,人与人之间厚重朴实的情感就这样建立了。酒是这片山林上的魂,如游丝从地底下缓缓升起,穿越时光隧道,从深山老林抵达现在的城市乡镇。大兴安岭又是多民族聚集的地方,诸多民族,各具特色,各有所好。鄂温克族人善游牧,蒙古族人能歌舞,鄂伦春族人好狩猎,汉族人事耕。唯独对于酒,乃众家之所好。出猎出牧,以酒壮行;婚丧嫁娶,以酒待客;你来我往,以酒会友;凡歌舞,则以酒助兴;遇风雨,则以酒御寒;逢不幸,则以酒浇愁。譬如林区小镇大都有烧坊酒厂,以产高粱玉米酒闻名。用甘泉雪溪之水,酿造出醇香佳醪,负盛名的如图里河“蒙汗王”白酒、甘河“鲜卑源”啤酒等等。大兴安岭如此的神奇雄浑之地,如此深厚的文化渊源,如此质朴的林俗民风,她的子民们爱喝酒怪谁呢?喝醉酒又怪谁呢?

        “水乃酒之魂,好水酿好酒”,大兴安岭酒好,源于水的清冽甘甜,酒在什么样的环境中诞生,就像人在成长过程中和谁生活在一起,将直接影响到品质。当然了,出名的酒厂做酒的秘方都是保密的,我们可以总结著名酒厂酿酒的经验,就可以管窥一斑。好酒得“人必得其精,曲必得其时,器必得其洁,火必得其缓,水必得其甘,高粱必得其实,缸必得其湿。”一杯酒,斟满,端起,倒入口中,几秒钟的事。就酿酒而言,却是个精细的系统工程。所以说,林区的美酒是天地的造物,是粮食的精华,是森林中的山川、河流、植物、动物共同的创造,林区的好山、好水、好粮、好阳光,酿出来的酒想不好喝都难!

        酒是大地之子,是有生命和记忆的。人是酒的承载者,透过酒可看出人的心情乃至品质,林区的男人秉承着大兴安岭人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栉风沐雨,爬冰卧雪,乘着酒意说干就干,把千万良材运往祖国的四面八方,有力地支援了国家建设。酒醒了,该回家回家,该干活干活,该向媳妇妥协就妥协,不失为大丈夫。可见人的性格禀赋在酒的助力下充满悲喜欢愁,酒事即人事,隐含着事理,酒所蕴涵的一切,比酒本身更深远。

        当然了,酒是好酒,喝到肚里就不一样了。清人袁枚在《随园食单》中写道:余谓烧酒者,人中之光棍,县中之酷吏也。打擂台,非光棍不可;除盗贼,非酷吏不可;驱风寒,消积滞,非烧酒不可。”有些品质不好的人,喝了酒就原形毕露了,庸俗“酒文化”,完全消泯了酒让人们转向内心,寻求本我、真我的独特价值。如今的酒桌上,也不乏说的是“场面话”,喝的是勉强酒,饮酒者痛苦大于快乐,压抑多于释放的现象。为图“表现”而拼酒、斗酒,与真正的“文化”是沾不上边。更有甚者喝完酒口无遮拦,说大话、套话、传瞎话、谎话、做傻事、疯事。光棍,一身怨气;怨妇,一身媚气,酷吏,一身邪气,把全身的负能量发泄出来,毫无风雅意趣。招笑的事有之,譬如老一辈说现在的年轻人喝点酒就要“酒休”,一躺就是一天,和前辈们在山场靠着酒劲伐木那种战天斗地的精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或许吧,每一个懒人酒后都会来一个“回笼觉”,难道每一次酒醉后的睡眠都有一个“黄粱美梦”?林区历史的酒文化,巅峰体验,畅畅快快,洋洋洒洒,属于豪放派,刚健,张扬。大兴安岭人精神在酒的浸润下愈发光芒,时间愈久,愈历久弥新,这才是我们值得永久继承和推崇的…….
 

上一篇:去鄂伦春看雪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