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候广安
      父亲是个手艺人,在一家木器厂做木工。父亲除了在单位按要求完成本职工作任务后,回到家也总是要为左邻右舍的孩子结婚做家具,有的老人过世了,还要帮忙做寿材,父亲总是有求必应,尽量满足乡邻的要求。每天父亲忙完一天的活就已经很劳累了,但他回到家不是倒头就睡,而是把家中那块不大的小院空地、墙根、过道种上喜欢的花花草草。父亲爱花草在我们这个镇子里是出了名的。
      劳累一天的父亲回到自家的小院,就有自己亲手种下的花草相迎,俗世的尘埃落定,一切都归平静,只有回到这块安安静静的小院,父亲的心情才会表现的十分愉悦,幸福的笑容常常挂在多皱的脸上,这给我们全家的生活带来了无比快乐。
      然而好景不长,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父亲,退休后没几年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就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肝硬化,我们做子女的从不同地方赶回家中,父亲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脆弱,他对我们说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就像再美丽的花儿也会有凋零的时候。然后医治无效,没多久父亲就离开了我们。
      当时家里人口多,生活困难,为了贴补家用,大哥、二哥就跟父亲学了木工,生活逐渐好了起来。父亲平时就让我好好读书,一般家里的活都不让我干,我读完初中,又到旗里读高中,后来考取了一家中专学校,也算没辜负父亲的栽培。
      我参加工作是在一家森工企业,单位效益还不错,挺让人羡慕的。闲暇之余,我想起了父亲生前养花种草的经历,于是在心里萌生了在家中种植花草的念头,我还专门到旗市的花卉市场了解行情,心里有了底后,马上和妻子商量这件事。妻子看我说的有理有据,也没有反对,说干就干,我们马上把家里的园子进行了平整,拉来肥料,买来各种花籽。我们这里夏季气温低,我就建起了塑料保温大棚,整个过程是辛苦劳累的,但一想到孩子马上就要考大学了,用钱的地方太多了,一切疲劳就都克服了。就这样,艰难地度过了那几年,孩子也大学毕业了。
      转眼孩子已经工作了,我也退休安度晚年了。虽然退休工资不高,但每月的生活还能过得去,此时再用不着靠养花养家了,但我对养花的爱好没有变。我一边养花一边写作,养花给我的写作带来了无限的灵感,所以我至今依然喜欢在小院子里种些花花草草。
      在园子的杖子边上,种上一株爬藤,用不了多久,蔷薇和爬墙虎就会在春天泛起绿意,到了夏天整面墙布满阴凉,还有那人人都爱的铁线莲,别看个头小,爆发力却很惊人,开春买的小苗,如今爬满枝头。春夏时节,铁线莲开出满墙的花儿,清风吹起,花瓣儿翩翩起舞,这时我就会忍不住拿起相机拍下一张张美照。这里有幻紫、爱莎、蓝光、百合,还有一些纠缠在一起的花卉,我也一时记不起叫啥名字了。
      看着绿色的绣球花慢慢变蓝、变紫,心里美滋滋的,每天跑出去好几遍观察各种花卉的成长过程,各种花儿也都争奇斗艳,一天一个变化,有时我也会把花的变化及时告诉妻子,但她却很少出来观看,手里始终拿着手机观看着没完没了的小视频,人的爱好不同,她喜欢的就有她的道理,何必强求一致呢。
      就这样,园子里花越来越多,有时也会引来众多南方过来的游客观赏,他们除了赞美一番,也会买几束路上欣赏。得到游客的肯定,我对种花就更有信心了,既然养花能给人带来愉悦的好心情,对我自己来说还可以带来经济收入,那我就一直继续过着我的“花样”生活吧。

上一篇:雨中,用爱撑起那把大伞

下一篇:我和《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