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时佰超

      母亲节是天下儿女感谢母亲养育之恩的日子,但是我再也没有机会了,今年母亲节的晚上,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我深深地爱着我的母亲,母亲这一生很多往事值得我永远回忆。
      我的祖籍在吉林省农安县,因饥荒祖辈们迁移黑龙江省泰来县和平镇联合村。我家世代以耕种谋生,家境贫苦,整个村子的生活水平都差不多,都是老实地道的农民。母亲共养育八个儿女,我小的时候,家里特别困难,母亲既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又要扶养八个孩子,白天有时还要跟随父亲下地干活儿。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每天晚上睡觉很晚,在油灯下为一家十余口人做棉衣,用废布拼贴鞋底做单鞋棉鞋,为一家人辛勤操劳。母亲是个爱劳动的人,从我记事起,她总是天不亮就起床,每天负责十余口人的一日三餐,在做饭的同时,还要管理菜园、喂猪、喂鸡,从不闲着。母亲就是这样整日忙碌着,但从不说一声累。我到七八岁时就能跟随哥哥、姐姐们到地里挖野菜喂猪、喂鸡,帮助大人浇地、下地除草,我也从母亲那里学会了很多生活知识和生产的本领。
      六十年代农村家庭的生活自然是很艰苦的,但由于母亲的勤俭能干,一家人的日子也勉强过得去。我们点的是油灯,吃的菜都是自家小园里种的,鸡蛋也从没有吃过几个,母亲都攒起来换钱用。只有在我们伤风感冒时,母亲会亲手给我们做一碗白面疙瘩汤吃。虽然吃得清淡,但母亲却能做得让一家人吃起来有滋有味。
      母亲性格和蔼,从没打骂过我们,与邻居的关系也相处的特别好。但是母亲对我们的管教很严,不允许我们染上吸烟、赌博等坏习惯,鼓励我们上学识字,将来出人头地。
      1985年我读高中,到离家60公里的县城上学。住宿在学校,每月12元的伙食费,吃不饱是经常的事,我每次周末回家,母亲都给我做好吃的,盛饭时把肉埋在饭下,按了又按,生怕弟弟妹妹们看见。一次周末回家,临行前母亲给我带了一饭盒高粮米豆饭和炒鸡蛋。到学校后,同学们都把从自家带回的好吃的放在一起来分享。在我的饭盒里,同学发现了一个用塑料袋包裹严实的小袋,当我打开塑料袋时,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里面竟是一张叠得规整的5元钱,这是母亲知道我在学校吃不饱,这不是简单的5元钱,这是一个母亲对儿子深深的爱。
      弹指一挥间,2013年父母来满归定居,母亲因多年积劳成疾,患上了小脑萎缩。儿女们都成家立业,生活条件也都好了起来,可母亲却老了,身体也每况愈下。2016年瘫痪3年的父亲因心肺衰竭不幸离世,对母亲的打击很大,她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为了让母亲生活得更舒适些,儿女们让老人住进温暖舒适的楼房,轮流侍候母亲,一日三餐吃的都不重样,再贵的东西,儿女们都舍得买来让她吃。今年5月12日中午,大哥给我打电话说母亲身体不舒服,我与爱人马上去母亲那里,带母亲去看医生并无大碍。可到了晚上8点,母亲再次发病,还没等到联系好医生,母亲便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母亲虽然没有给儿女们留下什么遗产,但是母亲留给儿女们的精神财富让我们家族的子孙后代受益终生。母亲虽然永远离开了我们,但她永远活在儿女们心中。妈,我们永远想您、爱您,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永无病痛。

上一篇: 额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