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刘梅华  
      妈妈去世整六年了,六年来我无数次地坐在电脑前想写点文章纪念妈妈,却每次都是欲语泪先流,只有掩面离开书桌。
      妈妈四岁就没有了父亲,不知当时她心中可曾凄惶。妈妈一向是坚强的,坚强到你不知她心里在想什么,我是在她走的那一刻心里就空了,想必她也如此吧。妈妈走后,我想到最多的是她这苦难的一生。妈妈四岁的时候,姥爷就被人杀害了,他们抢了家里的土地和树,是年仅22岁的姥姥守寡一辈子辛苦把她养大,有时我戏称她是最老的“独生女”,可是谁又知道当年她和姥姥生存下来的艰辛。记忆中,妈妈总是起早贪黑、一刻不停地忙碌着,她要设法让全家人吃饱、穿暖,而她自己总是用剩饭填饱肚子、用旧衣服抵御严寒。由于常年超负荷劳作,妈妈患了严重的腰疾,一到阴天下雨天,疼痛常常让妈妈声泪俱下,但她含着眼泪依旧继续奔忙,因为这个家需要她,她不能倒下!她用瘦弱的身体支撑了这个家几十年,用无尽的付出给家里人以最大的关爱。可惜那时我还年幼,不能为爸妈分担更多。
      妈妈很瘦弱,但她的坚韧和不屈令人惊讶。1996年我上中专的第二年,爸爸患病去世了。家里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那时我每年的学费要交2000元。妈妈怕我学习受影响说:“好好读书吧,有妈在,你怕啥?”为了多挣些钱,不会骑自行车的妈妈每天步行四五里路去山上采山货,有时一天下来全身都肿了,原本受损的腰变了形,就这样她吃着止疼药忍着疼痛第二天还是照样上山,从不耽搁。就这样,在妈妈的坚持下,我完成了学业。在她的期盼中我终于走上了工作岗位,圆了她的一个梦。
      妈妈为人善良而谦卑,与人交往时总怕亏欠了别人,从来不愿给别人带来一点麻烦,哪怕是自己的儿女。参加工作后,收入微薄的我总是每月省下几十元钱偷偷地藏在她睡觉的枕头下。这些钱大部分也都被她悄悄攒下来,一段时间后拿出来,让我带走,她说她花不了什么钱,说我在外面工作又刚成家,用钱的地方多。在我和别人的交往中,妈妈常常叮嘱我:不要让你的朋友吃亏!邻居有一位大娘是我家常客,这位大娘老伴早年离世,孤苦伶仃,子女不愿多管。大娘每次到我家,妈妈总要把我和哥姐带回的好吃的拿出来给这位大娘吃。时间久了这竟成为一种习惯,以至这位大娘如果连续几次来我家都没吃到好东西,就会不高兴。对此妈妈置之不理,一如既往的待她。时至今日我才明白妈妈用言行告诉我一个做人道理:这个世界最大的善,是不求多少回报和多少人理解,但求心安理得。
      妈妈对生活充满了热爱,虽然年纪已七旬,但她在院里种了各种花和蔬菜,殷勤地锄草、浇水,每到夏天,这里总是一片生机盎然。妈妈常常在院里放几个凳子,亲戚和左邻右舍的老人都喜欢来这聊天。我每次回家,妈妈总要坐在我身边,不知疲倦地向我讲述最近一段时间里发生的故事,包括某个亲戚来看望过、附近或老家哪位老人去世了,等等。2014年初冬,一向不爱麻烦别人总为他人着想的妈妈突患心梗过世了。接到消息后我居然没有眼泪,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一直待到天黑,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妈妈走了,去了一个没有病痛、没有苦难、没有孤独的地方。留给我的,是无以言表的愧疚和刻骨铭心的思念。
 

上一篇:致远去的童年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