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王玉环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近50天了,这些天来,他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对父亲的思念一刻都没有停止过。但在母亲面前,又不得不隐藏起这份情感,所以,我只能在夜深人静时,将对父亲的思念之情诉诸笔端。
      父母一共养育了五个子女,我是唯一的女儿,有三个哥哥,一个弟弟。今年正月初八,我和弟弟为他们二老过完57周年结婚纪念日。我曾一度认为,媒妁之婚不过是柴米油盐和勤俭持家的日子,但父亲在病重的最后一年里,母亲寸步不离的陪伴和无微不至的照顾,特别是父亲即将起灵那一刻,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让我深深感受到父母多年来相濡以沫的爱情,是那么的真实纯粹和刻骨铭心。
      父亲是家庭责任感极强的人。他是家中的老大,下面还有五个弟弟。受家境所迫,父亲1962年就来到林区参加开发建设,修过路,当过技术员,后来做过木匠。1963年结婚之后把母亲带出农村,紧接着把爷爷奶奶也接了过来,又让四个叔叔陆续来到林区成家立业,可想而知,那时我们家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大家庭。父亲自己默默扛起这份家庭的重担,而母亲则负责这一大家子的饮食起居。我们小时候的生活是清贫的,这么多年过去,父亲从没有过抱怨。当我们慢慢长大,理解父亲的同时,经常对父亲竖起大拇指,佩服他当年的勇气和担当,但父亲总是说:“作为家中的长子,这些都是应该做的,要说了不起的,是你妈,侍候了这么一大家子人,跟着我也没享啥福,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孝敬她。”这番话父亲说了很多次,尤其在他病重期间经常提起。
      父亲是善于学习的人。记忆中,父亲每月工资只有70多元的时候,就开始订阅《半月谈》、《中学生阅读》《参考消息》等书刊,直到1992年退休,还是愿意读书看报。那时的他只是贮木场队里的木匠,却多次在林业局、单位举办的各种知识竞赛中获奖。记得有一个学校的校长曾想让他去当地理老师,由于当时教师的工资很低,父亲考虑我们兄妹五人都在上学要用钱,便婉言谢绝了这份好意。父亲也非常重视我们的学习,当年大哥连续两年都没考上中专,母亲想让他上班挣钱贴补家用,却被父亲固执而坚决地否决了,他说:“知识改变命运,只要他愿意学,就让他复习再考。”父亲退休之后,仍然一直关心国家大事,每天必看《新闻联播》、《海峡两岸》等节目。即使在生命停止的前一个月,被病情折磨得睁眼都费劲了,父亲还坚持着听新闻。
      父亲是热爱生活的人。父亲从未被家庭重担和工作压力吓倒过,记得父亲每天下班后都会哼着歌儿回家,一有空闲就会给我们讲历史故事,《卧薪尝胆》和《完璧归赵》的故事最早就是父亲讲给我的,至今记忆犹新。父亲无论是住老房子还是现在的土二楼,门前屋后都种满了花花草草。退休后的他,自己开垦了两块菜地,拾掇得不见一根杂草,每天吃完晚饭,他就和母亲一起听着收音机、领着小狗去遛弯儿。父亲这种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让我们晚辈都感到望尘莫及。
      父亲是懂得感恩的人。他总是跟我们讲,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任何时候都要爱党爱祖国。他每年都非常关注全国两会,对每一条改善民生的政策都是赞不绝口,我们谁要是说一句对社会上的一些现象不满的话,哪怕是一句牢骚,父亲都会及时纠正,让我们传播正能量的东西。当他看到全国各地党员纷纷为新冠肺炎疫情捐款时,他也要捐款,我告诉他非党员捐款没办法入账,父亲很失望。其实那时,他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还有一件令我难忘的事,在去年七月份,我陪他到天津肿瘤医院看病,父亲被一个精心照顾他的很敬业的小护士感动,临出院时,他哽咽着对护士说:“你的父母可能还没享受到你这样的照顾,这都应该是我的儿女为我做的。”小护士微笑着说:“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大爷您别想太多,回去后按时吃药打针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回报。”听了父亲的话,那位护士转身后泪水早已溢满眼眶。
      父亲是感情细腻的人。对待小他四岁的母亲,总是关爱有加。年轻时就和母亲分工明确,男主外,女主内,母亲只管做饭和做家务,至今都没劈过一块儿柈子。我们若出差去外地,他总是嘱咐我们给母亲买点啥,他却啥也不要。最近这些年,发现母亲不太爱喝水,每天为母亲倒5杯白开水并看着她喝下去成了父亲的必修课。在他最后的日子里,经常仔细观察我们每个人。他经常心疼地说:“姑娘脸上的痘痘长多了、老儿子长年在外晒黑了、大儿子烟抽得太勤有些咳嗽了、二儿子的胳膊最近抬着费劲是不是受风了、三儿子天天做这么多人的饭是不是太累了……”眼神里流露出满满的不舍与牵挂,那恋恋不舍的眼神让我们多次落泪。
      父亲是开明的人。父亲生病从确诊到离开整整一年时间,虽然一直没有告诉他病情,但我们彼此心照不宣都在接受着这个残酷的事实,他从来没问过自己的病情,却会一件一件地交代很多事情。2020年春节,是我们家人口聚得最全的一年,我们彼此都知道,这可能是与父亲过的最后一个年了。吃年夜饭时,父亲作为家长为我们来了一个开场白,讲到他自己只身来到林区的奋斗史,讲到我们这个和谐大家庭的来之不易,说出了我们几个人的优缺点,又祝福了我们每个小家庭,最后,他拿出一个小本本,对我们每个人包括母亲在内都概括总结了三句话,这是我们始料不及的。之后,父亲故作轻松微笑着说:“我该说的都说了,一会吃完饭咱们每人唱首歌,你们长这么大,我还没听过你们唱歌哪。”我们都欣然赞同,满足了父亲的这份心愿。当父亲病情发展到后期,他已骨瘦如柴、吞咽困难,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们很心酸,父亲却安慰我们,说他活到八十岁知足了,过上了国泰民安的日子,儿女都很懂事很孝顺,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都不要过度伤心……
      父爱如山。此时此刻,我的情感不能自控,泪水模糊了双眼,一切美好的词汇都抵挡不了我对父亲的思念。陪我成长的父亲,一生虽没有丰功伟绩,但他坦荡做人,明白做事,身上折射的优良品质似一盏明灯,照亮我们前行的方向,让我们受用终生。
 

上一篇:书信寄相思

下一篇:夏日小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