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孙玉林 
       1957年2月,我在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大兴安岭牙克石林业管理局新建的奎勒河(大杨树)森林经营局参加工作。
       1960年2月,奎勒河森林经营局筹建加格达奇林业局。我一月转干,二月随守义局长和参加筹建的人员一起来到加格达奇,招兵买马开始了筹建工作。
       加格达奇山高无路,岭上森林茂盛,树高遮日,山下是一处无人区。要在这里建个住宅区,可想而知,是多么困难的事。但人争一口气,有条件要上,无条件也要上。没有砖,我们自己烧;没有水泥,我们用风化沙代替;没有途具,我们就人背肩扛。干部同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经过全体上下齐心合力,努力奋斗,家属住宅区于当年十月峻工,奎勒河森林经营局职工家属也从大杨树搬迁到加格达奇。
       我在这片土地上工作生活整整60年,今年80岁。人老了,要和儿孙们一起生活,于是,我来到了鸟语花香、四季如春的昆明安度晚年。但故土难离,大兴安岭是我的第二故乡,这里的山山水水,人之往来,让我难以忘怀。 
8月18日,我回到参加工作的原始地大杨树。这里有我在森警部队的老战友鄂满堂、有一起工作三个月的鄂伦春族猎民兄弟、有同吃一锅饭的工友德定金、江顺元……
      下午13点,火车到了大杨树。下车一看,楼房林立,大街小巷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与我印象中的大杨树相比,完全变了模样,但我坚信,我要找的人肯定还在这城里。我向一位70多岁的女同志打听:“以前大杨树东头的鄂伦春猎民村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女同志说:“现在在西边,从这条大道直往西走就是猎民村。”谢过之后,我又继续向前走,走着走着前面是河堤大坝,正好过来一个小伙子,我问他猎民村怎么走?并向他说明了来意。小伙子说:“我就是你要找的鄂满堂的儿子,我叫鄂铁峰,在森林公安局工作。”听他这么一说,我高兴地一把把他的手握住,“鄂满堂是你爸?太好了,真是缘分啊!”小伙子还向我介绍了我要找的其他人的近况。晚饭后,我见到了我的老战友鄂满堂。人老了、瘦了、个子也矮了,但精神非常好,当年亲切、热情、笑面待人的鄂满堂又出现在眼前,祝老战友健康长寿,晚年幸福。
昆明四季如春,可看的风景很多,欢迎大兴安岭的老乡们来昆明游玩。
 
 

上一篇:夏日小欢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