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隋海涛
    “我想有一个家,家前有片菜园子,园里可以种窝瓜,窝瓜沿竿而爬,迎着阳光开出朵朵黄花,我就坐在那板杖子下,看窝瓜身上一粒粒突起的小疙瘩……”
      在这宁静的日子,我就这样在白纸上写下这一页心语,像是跟劳作了一生的母亲说,像是向已故的父亲说,心里无限感慨。小的时候在菜园子里玩耍的情景,就像电影片段一帧一帧地闪过,我似乎闻到了菜园子里的果蔬香气。曾记得在林场,父亲为了支撑八口之家的生活,在自家房前屋后开垦了很多菜园子,并将小菜园用板杖子围起来,种些葱、香菜、蒜、豆角等蔬菜,大的菜园子干脆也不用板杖子围,立几根柱脚,围上几道铁丝,以防牲畜拱苗,种些土豆、萝卜等。别小看这些菜园子,在我们全家人眼里那可是一块“宝地”,它滋养了我们姐弟六人的身子骨。现在,林场大多数都搬到镇区居住了,更有许多人住进了楼房,有一块属于自家的菜园子便也成了奢望,况且很多年轻人都不会打理菜园,过去的菜园子是那样令人怀念。
      记得那时,每年五月,爸妈就开始忙活儿起来,把菜园里的土翻了个遍,再用耙把牲畜粪便平铺在菜园里,一大块土地被分割的纵横交错却又秩序井然。播种之后,父亲也不闲着,每天来回穿梭在垄沟之间,哪块地需要浇水了,哪块地里种子冒出头了,他们都心里有数。六月初,菜苗也出齐了,嫩绿的叶子如新生儿般娇嫩,淡雅的小花如小家碧玉般,躲在绿叶丛中,欲遮还羞。父亲常倚靠着板杖子下享受着日光,目睹着菜园子里生命的茁壮成长。夏日炎炎,豆角、黄瓜要攀架了,母亲一根一根将扯丝的秧苗扎在架子上。绿叶下,一根根小黄瓜头顶黄花像待嫁的闺女般娇滴滴,红灿灿的小辣椒机灵地藏到低矮的绿叶下纳凉,紫莹莹的茄子头碰头交谈着。
       菜园让勤劳的父母打理得井井有条,他们年复一年地在菜园子里劳作,从不唤苦叫累。到了果蔬丰收的季节,是林场人最快乐的时刻。秋天,林场家家户户的地窖里都装满了土豆,耐贮存的白菜、卜留克等则被放进暖房,以备冬天日常所需。富余下来的蔬菜,父母会大方地送给街坊四邻,让大家共同享受秋天菜园子里丰收的喜悦。
      我工作后,搬到了镇区,住进了楼房,时常会想起儿时的菜园,眼前更是会浮现起父母在园中侍弄蔬菜的身影。

上一篇:仲夏之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