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李桂芹
时光匆匆,转眼我已走过了半个多世纪,回想这貌似一帆风顺的半生,其实也有好多次的凶险,想起来都后怕。
      那年我五岁,弟弟小我三岁,还在吃奶,邻居家刚刚生下的孩子没奶吃,母亲便帮忙给那家的孩子喂奶,让我俩在自己家门口玩耍。邻居家有个年岁大的老人,储存了寿材,我们姐弟俩和大我一岁的邻家小红就在寿材附近玩起了游戏。我们玩得正起劲,这时来了一头猪,它在寿材边蹭起了痒痒,圆滚滚的木头禁不起它的摇晃,开始抖动,我们玩得热火朝天、兴高采烈,这一切我们浑然不知。突然粗大的木头掉落了下来,砸在我们的身上。听到孩子们的哭声,母亲们慌忙跑出来,妈妈查看我和弟弟的伤情,我的后背皮肤严重受损,弟弟则是大腿上掉了一层皮,而小红经检查没发现外伤。
      劫后余生,母亲吓坏了,流着眼泪将我和弟弟抱在炕上,摸摸这、问问那,好不难过。
      小红回家没多久就开始发烧,当地的火车一天一趟,早就开走了,这大晚上的,上哪找车去呀。挺到第二天,小红的父母抱着她坐上了火车,到城里给孩子看病,一路上的煎熬可想而知。看着烧得迷迷糊糊的小红,只好中途在一个小镇下车,急急忙忙跑到医院,医生接过孩子,小红已经没有了呼吸……
      经过这次事件,我们家对我和弟弟的照顾更加细致入微,再不敢放我们在视线之外了。
      但长腿的孩子哪能时刻监管到位,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一个和我要好的同学对我说,有座山上有山杏。一听说采山杏,我眼前展示出一幅美丽的景象。
      我俩密谋好了时间,悄悄地去采野山杏,没想到途中还要经过一条河,河上有个独木桥,中间水深及腰、水流湍急,我怕得要命,可是我的那位同学很轻松就过去了,在她的鼓励与催促下,我克服了心理上的惧怕,小心地挪移着,终于过河了。同学拉着我的手跑向了山脚下,这里的确有一片丰茂的山杏林,我们赶紧采摘,书包挂在脖子上,小手还挺麻利,一会儿就采了半书包。看看太阳已经落山,我建议回去,我们又来到了小河旁。我刚站上去,身体就直摇晃。也许是肚子饿了,也许是忙活累了,我眼冒金星,一点劲也没有,还头晕,刚走了两步我就退了回来,无奈这是回家的必经之路,我壮着胆、咬紧牙、横下心、往前进,走到河中心“一栽楞”,书包掉到了河里。我已无心关心身外之物,只想今天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爹妈。
      那一刻,仿佛河水在走,独木桥在走,青山、白云在走,只有我不想走,但是理智告诉我必须得往前走。可能是注意力分散到思考的问题上了,脚下也没了那么多的犹豫,不知不觉过了河,我的同学早已急不可待了,拉着我就往家的方向跑去,我“死里逃生”的经历没敢跟家人说起,但再也不会随意外出行动了。
      在家里也不意味着绝对的安全,记得小时候,孩子们动手能力都很强,其中做钢丝手枪就是男孩子的重要发明,一段弹性很强的钢丝,折成手枪模样,放上指甲大的柳条就可以射击。我有幸拾到了一把,回到家左看右看,也模仿射击,没注意到小妹妹就在眼前,开枪正打在了她的眼角上,顿时,红红的血丝布满妹妹的双眼,我惊魂未定地查看,还好没伤到眼球。
      这些都是陈年往事,可在我的记忆里总是那样清晰地映在眼前,警示着我凡事都要小心谨慎。生而为人,有很多不确定、不安全的因素围绕着我们,能够预见的危险一定要尽力避免,不能预见的天灾,就面对现实,力争将损失降到最低。
      这两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就是我们不可预知的灾难,但我们有伟大的祖国全力抗疫,一切不好的事情终将过去,多年后,再想起来都会是那年、那月的那些事……

上一篇:与父母共圆团圆梦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