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李春红
       吃过晚饭,我和好友一起去湿地公园散步。在这个草木葱茏的季节,路边五颜六色的野花争奇斗艳,为大自然带来无限生机与活力。我们一边走,我一边向好友介绍路边各种野花的名字,就像在介绍我熟悉的每一位老朋友。
      “这一片叶如柳、花如兰的长穗状粉花叫柳兰,柳兰就喜欢生长在这种排水条件好的公路两侧;那片有着淡粉色花序的植物是蓍草,蓍草不仅药用价值高,相传它还是古时候占卜用的神草;这一株叶片轮生的长穗状紫花是轮叶婆婆呐……”。我边走边说,此时,脚边正是一片只有豆粒大小、天蓝色花瓣,明黄色花心的勿忘我,我折下两枝递给她说:“送你一束勿忘我。”朋友接过我递过去的花,惊喜地说:“这就是勿忘我呀!这种花看上去很普通啊!”“对呀!就是因为它太不起眼,创世之初,上帝给万物起名字时,落下了这种小草,它急得大叫‘勿忘我!勿忘我!’,上帝听见了就说:‘你就叫勿忘我吧!’它也因此得名”。
      朋友好奇,问我怎么知道这么多野花的名字和故事。其实,能一一叫上脚下这些花草的名字,还要感谢女儿曾经的那一句“妈妈,返魂草能让人起死回生吗?”的疑问。也正是为了答复女儿的这个问题,在我深入了解返魂草功能作用的同时,对这片土地的其他花花草草也产生了兴趣。
      在这之前,我对林区所有野花的认识,都停留在小时候从大人那里得到的答案,比如,“钢笔水花”“铅笔屑花”“洋火头花”“野大烟花”“耗子花”等等。而当我知道了那株造型奇特、灵动雅致,好似一群紫色的蝴蝶在翩翩起舞的“钢笔水花”真正的名字叫紫花鸢尾,而那个边缘呈锯齿状,像被削下来的“铅笔屑”一样的粉花儿叫石竹时,着实有一种被大人们忽悠了的感觉,想想大人们为了让小孩子学习也是用尽了心思。但当我得知那有着和火柴头一样的红骨朵,开着白色小花儿的“洋火头花”竟是大名鼎鼎的狼毒,别名断肠草时,小时候我们却一把把地采在手里玩,更为自己的无知惊出了一身冷汗。
      问起身边的人,他们对林区野花的名字也是知之甚少,就更分辨不出什么花儿有毒没毒了。
      为进一步认识这些野花,了解它们的功能作用,我利用周末和节假日,走遍了镇区附近的旷地、沟边、林缘,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拍下不同季节的野花近百种,再上网一个个比对确认。因为那时不知道有“识花君”和“百度识图”这个识花工具,所以在分辨它们时我着实下了一番功夫,但仍然有很多花找不到名字。庆幸的是,我将所有照片整理出来后,制作了美篇《故乡,那一片花海》,在美篇中我注明每一张图片上的花名、功能作用,又将不知道名的那些图片编号。美篇发出后,吸引了大量的美友阅读、留言,更有热心的“美友”按编号直接将那些我不知道的花名发给我,还告诉我手机识别花卉的方法,“美友”的热情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也帮我解决了困扰我的难题,在“美友”的留言中,也进一步证实了大多数人对身边常见的野花,都属于“不知道名”的状态。
      深入了解之后,我得知这些野花都是林区正宗的植物门派,每一朵花儿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或多个名字,每一种花都有自己特定的形态,又包含着不同的生命信息,这些或常见、或稀有、或娇艳、或朴素的小野花,还有一定的药用价值,有些甚至还是名贵的中草药。至此,我不仅爱上了这些花草,更对这片土地充满了感恩与敬畏。
      走进自然,在那段与花起舞的日子里,我的生活变得忙碌而笃定,快乐而充实,我的心灵也从大自然中得到滋养。那些付出的辛苦和努力,那无数次被汗水、露水、雨水打湿的衣裤鞋袜,那一个人走进野外的惶恐害怕,如今想来也都算不上什么了。
      说完这些我与花草的故事,太阳已经西下,我和好友的身影在夕阳下被拉长,路边的“野大烟花”随风舞动,阳光穿透它薄薄的花瓣,像是一位美丽的姑娘穿了一件金色的纱裙,而这位美丽姑娘的名字叫“虞美人”。
      我问好友:“你还记得南唐后主李煜的那首阙词吗?‘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用虞美人命名的《虞美人》词牌名和虞美人花一样,都来自虞姬。当年,西楚霸王项羽兵败乌江、四面楚歌,自知气数已尽,便劝虞姬另寻出路,虞姬广袖舒张、朱唇轻启,一如往常那样为项羽跳了一支舞,在唱道‘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后拔剑自刎。传说,后来虞姬的墓上长出一种花,无风自动,仿佛虞姬在翩翩起舞,便把这种花命名为‘虞美人’”。
      原来花开一季,不只为把缤纷的色彩带给大地,它们还有各自的使命和故事。那些华丽的、普通的、繁盛的、寥落的小花儿,也有着各自不同的宿命,在或肥沃或贫瘠的土地上,用自己的方式和热情,去演绎各自的生命故事。

上一篇:话 七 夕

下一篇: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