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钟寿军
      兴安八月,野果飘香,又到了跑山的季节,禁不住大山的诱惑,周末我和朋友们匆匆吃过早饭便驱车向山林进发。
      我们听着音乐,欣赏着沿途的风光。公路两侧逶迤的群山,草地上悠闲吃草的牛儿,山坡上白云般游动的羊群,丰收在望的庄稼,正在结籽的野草都一掠而过。一路上,我们时不时会看到隐没在路边草丛中的自行车、摩托车。我们在入山路口不远处停车,大家拎着竹筐、拿着塑料袋走进林子一探究竟。
      穿过一人高的茅草丛,走进树林,大家分散开来,自顾自地找着蘑菇。半人高的杂草被蹚出一条条小路,尽管多人来过这片林子,可我还是在一棵大松树下找到了灰顶蘑,这可是林区的好蘑菇了,它肉质厚,不生蛆,口感好。我把篮子放在一边,蹲下来,扒开草丛,小心翼翼地采下一朵胖胖的尚未开伞的灰顶蘑。采完眼前的蘑菇,我又扩大范围向四周搜寻起来。正当我兴致勃勃地找蘑菇时,同伴一声接一声地喊起来:“这里蘑菇少,咱们再走远点儿。”
      我们尝试着进入一片又一片林子,看着神秘莫测的森林,猜想着里面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可每次都是败兴而归。原来,大家都有这样的想法,近处的蘑菇肯定都被采完了,远处的林子没人去,于是都到了远山。当我们继续往里面走时,一座坍塌的小桥隔断了我们的去路,没有办法,只能往回返,我们又回到了最初那片林子。尽管里面有多人走过的痕迹,可越往里走,人迹越少,蘑菇也多了起来,我兴奋地摘下一朵朵蘑菇放进竹篮。
      大家像探地雷一样低着头弯着腰从山脚往山上走去,成群的蚊子像轰炸机一样鸣叫着追逐着我们,随时降落在我们的脸上、手上、胳膊上,我们不得不腾出手来拍打它们。国强带着两个胆小的女生一直游走在我前方十余米处,怕我跟丢了,他不时会呼喊我一声。快到山顶时,蘑菇多了起来,凭着停滞不前的声音我判断他们也停在一个地方专心致志地采蘑菇。而我,独自一人畅游在山坡空地的紫花脸儿王国里,尽情地采撷着大自然的馈赠。不知不觉,我的竹篮采满了,塑料袋也满了。不敢翻山,我决定原路下山,这时,国强他们也呼喊着往回返了,尽管大家是一路采着蘑菇上山的,可返回时,依然采到了很多蘑菇,回到公路上时,我们都收获满满。我们把篮子和塑料袋摆放在公路边,欣赏着彼此的蘑菇,真的是包罗万象。国强夫妇采的多数是紫红色的松树草蘑,秀杰采的蘑菇种类繁多。欣赏完蘑菇,大家才惊愕地发现,东子还没出来,他的手机也落到车上了。我们站在路边对着森林呼喊着“东子”,没有回音,这可怎么办。国强安慰我们:“不要慌,东子跑山经验多,不会迷路的。”他让我们在原地等着,一个人进山去找东子了。
      半个钟头过去了,国强和东子都没出来,我们终于打通了国强的手机,得知他进山后一直呼喊着“东子”,却没有回音,国强又返回公路上了。我们望着公路两侧连绵起伏的群山,听着蝈蝈恼人的叫声,心里都七上八下的。东子胃不好,几个月前因胃出血,晕过去了,他会不会旧病复发晕倒在山林里了?他会不会翻山后又找到蘑菇圈进而迷失了方向?他没带水和食物,如果走失时间太久就会因饥渴过度而有生命危险,那样我们怎么向他的家人交代……想到这些,大家都不寒而栗。
      国强决定不再进山寻找,他让我们依旧等在原地,他开着车鸣着喇叭到前面的公路上搜寻东子去了,我们焦急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的车子。在前方约一百米处,我们看到一个人影闪到公路边,我们心里涌起一丝惊喜,那个人会不会是东子?国强的车掉转头后往回返了,公路边那个人蹲了下来,我们确定,那个人就是东子,果然,车到他身边时,停下了,那人打开车门上车了,我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了。
      当晚,东子家传出阵阵欢声笑语,我们几个在他家一边包蘑菇馅饺子,一边分享着丰收的喜悦。
 

上一篇:秋日私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