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柳爱华
       一个晴暖的日子,宾客盈门、觥筹交错,在朋友家的喜宴上,她又见到了他。
      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不大的城市里,二十多年来,却从未碰到过,这次相遇,让她有些错愕,有些恍惚,而他分明是惊喜的。他在她身旁坐下,频频举杯,侃侃而谈,但更多的是抱怨他工作上的诸多不顺,人际关系的复杂与险恶,父母日渐衰老的身体所带给他的压力,妻子每天周而复始地唠唠叨叨,这个世界对他又是如何的不公平……她耐心地听着,出于礼貌,开始还搭上几句话,后来索性连敷衍都懒得做,眼神也开始游离。岁月是什么?真的是一把刀吗?那个在她心里男神一般存在的人就这样被雕刻成了油腻无比的大叔,她无暇细想,也无意去探究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是懊恼这次见面,就这样打破了她无比美好的青春记忆。
      那时的他还是一个充满阳光、无比帅气的少年,她和几个小伙伴常常和他在一起玩耍,他年纪稍长,自然成了他们的“首领”。寒冷的冬日里,他大汗淋漓地带着他们在被白雪覆盖的草地上踢缺了气的皮球。晴朗的夏天,他指挥着他们在清澈的小河里打水漂、捞鱼,在他的家里玩捉迷藏。有时候,他们也会静静地坐在草地上,对着蓝天白云谈论自己远在天边、遥不可及的梦想,不知谁说到了什么好玩的事大家就嘻哈着笑作一团。那时候,因为她爱挠人,他给她起了一个绰号叫“大猫”,时而还会叫她“咪咪”,有时候她刚说完话,他马上立正敬礼,一本正经地逗她说“yes,sir”。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看到他就会让她莫名的心跳加速,她开始有意避免和他目光的对视,他也逐渐成了她和小伙伴们的话题中心,她和她们悄悄谈论着他的一切,小心翼翼地探寻着他的喜怒哀乐,他成了她青春岁月中最闪最亮的那颗星。
      后来,他搬家了,大家都忙着学业,他们见面的机会也变得屈指可数。每次路过他家的老房子时,她总会放缓脚步,看着房前屋后丛生的杂草,感慨着他们昔日嬉闹玩耍的乐园就这么日渐荒芜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少女的心事也在光阴的流转中成长着,他的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他不能参加高考,他要去工作了。那天,她鼓起勇气走进他的家门,羞涩而坚定地向他吐露心迹,他眼神躲闪、略带犹豫地说:“现在刚刚上班,只想好好工作,家里想让他找个有工作的对象……”她笑自己傻,她当他是她的竹马,就天真地以为她也是他的青梅。从他家里出来,她深深吸了口气,如释重负,终于可以放下这段自以为是的感情,走这一趟就算是给自己的懵懂青春做一个交代吧。
      此时此刻,看着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男人,再找不到一丝当年的影子,她极度失望。如果一直不见,他便一直是她记忆中的样子,她想象着他会有宠辱不惊、诗情画意的幸福。而如今,他就在她面前淋漓尽致地铺开一地鸡毛、杂乱无章的生活,属于中年人的深沉不惑在他身上看不到一星半点,这让她猝不及防,更让她心生厌烦。他完全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对她的不悦没有丝毫的察觉,一直在自顾自地说着,她再也坐不住,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告辞了。
      后来的十几天里,他一直试图添加她的微信,她都视而不见,不加理会,他们之间已经没有必要再有交集。她试图再次回想曾经的那段岁月,脑海里那个少年的样子却越来越模糊,取而代之的是那张充满怨怼和谄媚的脸。她摇头轻叹,曾经的他给了她最难忘的青春记忆,而今又是他亲手揉碎了这份美好。有时候,回忆里的人,不是不想见,只是有的人,真的经不起再次相见。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这句话只是美好的祝愿,想想便作罢吧。时光中,过往勾勒出沧海桑田,流年里,又有谁真的能得偿所愿?缠绵的音乐在她耳边响起“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原来,相见真的不如怀念。
 

上一篇:天堂里的父亲,你还好吗?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