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初雪过后的小镇静谧安详,小木屋、草场、道路全部被白雪覆盖,一派银装素裹。突然,一阵鸟鸣打破了瞬间的宁静,抬头看见枝头雀妈妈在梳理孩子的羽毛,民警党俊宽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小男孩惊恐无助的眼神———
  那是2019年6月的凌晨,乌尔旗汉森林公安局值班室响起了报警电话。电话那头有一个声音慌乱地说:“在公安局辖区铁路家属楼单元楼梯口发现一个小男孩在啼哭,而且无人看管。”
  “好的,我们马上就到。”党俊宽接警后迅速出警。
  到达现场后,楼道一片漆黑,在2楼楼梯处看见一个大约有5、6岁的小男孩,小男孩穿得非常单薄,冻得浑身瑟瑟发抖,无助地哭泣。
  党俊宽轻声地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儿住啊?”
  小男孩抽泣着说:“我家就住在附近。”
  得知小男孩家就住在附近,党俊宽将他抱到车里,等他不再发抖后,又开始详细询问。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小男孩称自己叫小文。党俊宽看小男孩开口,又继续问道:“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不回家呢?”
  小男孩抬起头怯怯地说:“我不敢回家,怕爸爸打我。”说完就开始流眼泪。
  党俊宽又尝试问道:“小文,可不可以带叔叔回你家呢?”
  小男孩低下头半天没有说话,后来轻声细语地说:“我家在……”
  从谈话中得知,小男孩叫小文,家就住在铁路家属楼附近,因怕他父亲醉酒打他,不敢回家,党俊宽问清住址后立即将小文送回家中。
  回到家后,小男孩的母亲将他搂在怀里放声痛哭:“文文,你跑到哪里去了,急死妈妈了。”
  小男孩躲到母亲怀里一声不吭,只能看到慢慢抽动的肩膀,就在这时,正在另一间屋子喝酒的小文父亲听到儿子回来,冲到屋内一把将小男孩拽过去,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小男孩倒在了地上。
  党俊宽被这突发情况吓了一跳,迅速上前将小文的父亲制止。
  “您知不知道这叫家庭暴力,为什么要打孩子?”党俊宽说。
  小文的父亲大声说道:“吃饭不喝酒,我就吃不下去饭,不给我准备酒,我就打他们娘俩。”
  通过仔细询问才知道:小文父亲魏某,因为中午吃饭没有喝酒,便动手打了小文母亲,随后,魏某到小卖铺买酒,喝醉后再一次打了小文和小文母亲。小文母亲怕小文被打坏了,便让小文出去躲起来,等到应付好眼前的局面,再出门接小文。小文在离家不远的胡同里藏着,天黑后又冷又饿,就跑到附近楼道内取暖。后来,因为害怕就哭了起来,被楼内住户发现并报警。
  党俊宽了解情况后,做起了小文父亲的思想工作,“小文爸爸,可不能打孩子,孩子这么小什么都不懂,这样会对他造成伤害。”
  小文父亲蛮横地说道:“不打?棍棒出孝子你不懂啊?”
  看到父亲凶凶的样子,小文可怜的看着党俊宽说道:“警察叔叔,救救我。”随后便抱住了党俊宽的大腿。
  党俊宽把小文搂在怀里,安慰他:“别怕,有警察叔叔在呢”。
  看着聊了一晚上也没什么结果,民警们便将喝醉酒的魏某强行带回派出所做思想教育工作,经过4个多小时的交谈,最终说服了小文父亲,小文的父亲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我错了,我对不起孩子,对不起孩子他妈,以后我一定改,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一个捡破烂的,没有正经工作,天天只能借酒消愁,以后保证不再犯,绝对不再打孩子,请给我这次机会。”说到这里小文父亲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看到小文父亲确实真心悔过,经教育后民警们又把他送回家中,看到小文在家中炕上睡得香甜的样子,民警们露出了微笑。 
       □侯梦冉

上一篇:荣誉伴我从警路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