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近日,浙江文艺出版社推出了诗人韩博在多年的文化考察和跨文化思考之后集大成的图文新作———《与酒神同行》和《涂鸦与圣像———异托邦城市简史》。这两本配图随笔集,既是他旅行多年的游记精选,也是他跨文化比较的思考笔记。
  诗人韩博是一个在圈子里非常有名,却可能被一般大众忽视的名字。有人可能还记得他曾经是高考文科状元,有人可能会想起他是复旦诗社社长,但说到他现在的身份,可能很多人就并不太熟悉了———他是美国爱荷华大学荣誉作家,曾获得刘丽安诗歌奖等多项奖项,他在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旅行、写作,他的诗歌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和西班牙等多个国家翻译出版。可以说,他在海外的知名度远远高于国内。现在,他作为驻德作家往返于德国和中国之间,通过写作把他所认识的世界介绍给中国读者。
                                                《与酒神同行》:一个中国诗人眼中的酒神地图
  酒神精神,最早是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提出,用以解释古希腊文明中狂热、混乱、纵情等文化特质的概念,和代表秩序与理性的日神精神构成对照。日神精神和酒神精神总是或同时或交替地影响着人类社会的进程,对个人来说则缺一不可:过度纵欲容易现实受挫,过度理性容易精神空虚。
  在诗人韩博看来,当下的社会正是日神力量过大导致了严重失衡,比如市面上甚嚣尘上的成功学典型及此类图书、视频就是一个例证。每个人都感受到精神的空虚,却对此无能为力———就像一个沙漠中的人口渴,却不知应该喝水。能浇灌干渴的灵魂的,只有酒神。可中国不缺酒,也不缺酒徒,唯独缺酒神精神。于是,诗人韩博利用自己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考察的便利,为中国人绘制了一张“酒神地图”———《与酒神同行》。
  在《与酒神同行》中,诗人韩博重点考察了六个地点,它们有着六种文明底色———有着古典文明与文艺复兴底色的意大利,有着罗马天主教文明底色的波兰,代表东正教文明的塞尔维亚,代表新教文明的英国,可以看作欧洲文明“新世界”的阿根廷,以及“上帝死了”后以达达主义为代表的现代文明的发源地瑞士。这六个地点,六种文明,只有从酒神精神的角度看,才能看到它们的内在联系。诗人韩博就像一个探索者,他在古希腊剧场的精神骨髓、肖邦的当代回声、塞尔维亚的超现实魔法、莎士比亚的永恒世界,以及阿根廷的原始森林和瑞士的“没什么意味”之间,串联起一条条隐秘的线,构成了一条时间空间交错的“酒神地图”。
                                                 《涂鸦与圣像———异托邦城市简史》:用涂鸦建造奇幻的异托邦
  西方世界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涂鸦,从诞生之日起便是正统世界中的差异性存在。它不断以亚文化的姿态提出新的质疑,针对真真假假的“圣像”,擅自修改“正统”世界的外形。诗人韩博选取涂鸦作为他行走西方世界之时的旅伴,正是为了打开世界的另一面———在涂鸦覆盖的社会剧场之中,诗人彷如进入一种与现实极大偏离的异托邦,在想象与真实的双重幻觉之中,观赏理性时代缺乏的狂欢作乐。
  任何一个偶然的瞬间,人生都有可能化为虚无,但多数人并无警觉。可总有一些人,基于本质的思考,行使个人的自由,在理性的时代寻找狂欢。比如涂鸦艺术家,比如诗人韩博。在他们看来,上帝的分配并不丰裕,没有生命可以浪费在鸡零狗碎之中。嬉皮士、朋克、大麻、致幻剂,亚文化与主流之间的博弈如同涂鸦与圣像的关系一样充满张力。诗人韩博用十五年的生命经验记录下这种博弈和对抗,然后涂画成一本《涂鸦与圣像———异托邦城市简史》。
  《涂鸦与圣像———异托邦城市简史》收录了诗人韩博在七个国家写下的旅行笔记:丹麦、英国、德国、法国、美国、塞尔维亚和阿根廷。哥本哈根的无政府主义飞地、伦敦卡姆登市场的复古舞会、柏林墙边反对体制的艺术与体制彼此共处、巴黎的涂鸦一般朝生暮死的诗歌、旧金山以音乐与迷幻药描绘的爱之夏、诺维萨德自由广场前的大型涂鸦露出布满刺青的小腿,以及同时身为画廊和菜场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制造”……在西方世界,不经意撞见的涂鸦与城市中的人共享命运,那些孤独的、非理性的、活生生的“存在”,正是在理性的时代恣意展现的狂欢。 □ 魏冰心

上一篇:张恨水,不仅仅是“鸳鸯蝴蝶”的梦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