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李娟”这个名字可能还比较陌生。从《九篇雪》到《阿勒泰的角落》,从《羊道》系列到《冬牧场》,李娟行走在北疆草原,给文坛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阿勒泰”之风。她以一颗真诚纯净的心书写着自然和生命,勾勒出天山外哈萨克族聚居区的风情和文化,用一个平凡普通的女性视角展示了她的生活和北疆,在散文中构筑了一个行走的世界。
  《羊道》系列散文(《春牧场》《前山夏牧场》《深山夏牧场》)是李娟与哈萨克牧民扎克拜妈妈一家共同生活、历经寒暑跋涉后,在几年时间内陆续写下的文字。在文中,李娟恰到好处地展示了与大自然生死相依之情,对哈萨克牧民的生活进行了细致入微地描写,字里行间流露着他们原生态的生活与交流方式,使散文整体透出灵动原始的基调。
  《羊道》系列散文写的是遥远地方的事情,戈壁、草原、雪山、帐篷、骏马、牧人,这些事情对于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里的都市人来说,天然就有一种新引力。阿勒泰地区是最典型的游牧地区,这里的哈萨克民族也是世界上仅存无几的真正意义上的游牧民族。他们每年迁徙路程约500多公里,搬家次数最多的家庭平均每4天搬一次。在这样一个世界的角落,李娟面对大山戈壁,写尽阿勒泰的人、事、物,写下雪兔、河边洗衣服的时光、草原上的爱情和孤独、幸福和悲伤。
  《羊道》所写的人物,是生活中本真存在的人物;所写的思想,是人民群众所思所想; 所写的感情是人民群众的痛苦、欢乐、憧憬、追求;所写的语言,是牧民嘴里的土得掉渣的生动活泼的语言,这一切都是生活化了的浓而又浓的令人沉醉其中的原汁原味。“天气很少那样晴朗温暖。天空已经蓝了一整天了,只在中午最暖和的时候形成了一点点云。但是下午起了大风,又把天空刮得干干净净。我们望向门外,远处高耸的山石上,我们雪白的头山羊正在那里远眺着什么,纹丝不动。更远处森林蔚然,岑静凝重。”游牧生活是艰苦的,基本生活资源的匮乏、繁重的体力劳动、恶劣的天气气候……然而这一切,在李娟的笔下却有了一层诗意。
  李娟的散文世界,不是平面的风景画,因为她不是在描绘那种异域光景,而是生活在其中,阿勒泰与李娟已经浑然一体。与现代都市文明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不同,阿勒泰的世界除了旷野便是黑暗,“那种黑———闭上眼睛那样黑,睁开眼睛也那样黑”,但这并不妨碍李娟欣赏它的美。“而且毡房已经很旧了,一下雨,好几个地方都在漏。没到雨天,花毡潮潮的,地面很是泥泞。太阳出来时,光线从天窗透进来,破漏处也洒下点点光斑。当云朵在大风中飞快地移动,毡房内的空气便忽明忽暗,满地的光斑也闪烁不停。”“睡醒后,风停雨住,天空中满是灿烂耀眼的崭新白云,云和云之间的天空破碎而湛蓝。”她写游牧民族穷困艰辛却又不失乐趣的古老生活,也写只属于自己的敏感脆弱,以及在成长路上终究逃避不掉的孤独与荒凉。那些生活中不起眼的事物在她笔下就像被施了魔法,跃动着质地纯粹的鲜活生命力。她说:我从不曾被写作磨损,也从不愿勒索一般强行书写。或许正是这种自然和真诚,让文字背后作者丰饶辽阔的内心世界显得更加干净而坦荡。
  在我看来,《羊道》 系列真正吸引人的,不仅仅在于题材的力量,而是在于李娟的文字,从来不是大张旗鼓惊心动魄的,它不是瞬间响彻天际的那一声惊雷,而更像是幽幽弥漫穿梭于寂寥山谷中的那一抹让人倍感亲切的回声,缓缓绵延至内心深处。
  李娟用诗意的文字创造了一个纯净明朗的世界,这里有真正的生活,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意愿活着。在真实与虚构、生活与体验之间,在边缘与中心、欢乐与孤寂之间,在放牧时候眺望远方,在走夜路的时候大声歌唱。□ 孙美好

上一篇:一个中国诗人眼中的酒神地图和涂鸦异托邦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