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我是纯纯的八零后,可同事却说我是从古代穿越来的,不但对网络游戏丝毫不感冒,而且连麻将规则都不懂,偏偏爱看古诗词,没事儿还爱画个古装美人儿之类的。最近我又对安意如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爱不释手,书中讲述了一首首经典诗词背后的一个个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既是对历史片段的回眸,也是用她生动细腻的笔触从诗词入手把读者带入当时的情境中,让读者去体会诗人的伤心落寞、悲痛欲绝的凄美,使人读后久久难忘、回味无穷。也许快乐的感受是短暂易逝的,但伤感的滋味总是那么动人心弦、意味悠长。
  最让我难忘的是《钗头凤》背后哀怨凄美的爱情故事。诗人陆游与表妹唐琬都出身书香门第,从小青梅竹马,陆游二十岁时以一只家传的凤凰金钗为聘,迎娶唐琬为妻,此后两人诗书唱和,赏花扑蝶,就是小说中才子佳人的典型故事。可惜这样的日子太短了,唐琬只记得有一天,婆婆对她说,他们两个太相爱了,这会荒废儿子的学业,妨碍功名的。唐琬至死都没有想通,相爱也会是一种罪名。不过她更没想通的是,那个据说在大风雨之夜出生在淮河一条船上的诗人,后来又横戈跃马抗击金兵的表哥,竟然违不了父母之命,在一纸休书上签下了羞答答的大名。
  几年后的一个春天,两人在沈园偶遇,惊鸿一瞥后千种思绪、万般柔情、痴嗔怨念一齐涌上两人心头,唐琬走后陆游在沈园的墙壁上写下了《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四十八年后重游沈园,发现了园壁间一阙褪色的旧词,也叫《钗头凤》,这是唐琬的词迹: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唐琬是在一个秋天忧郁而逝的,临终前,她还在念着表哥那阙被后人传唱的《钗头凤》。
  《人生若只如初见》是浩瀚书海中一叶古朴清雅的小舟,她似在谈诗词,又似在谈风月,她既不拘泥于对古典诗词字面解释,也非传统意义的赏析,而是一种风格独特、感情充沛的散文随笔,她用清丽感性的笔调,描绘出一幕幕古典诗词背后唯美、动人的历史爱情画卷,引领读者倾听一段段经典诗词背后经典、震撼的浪漫往事。诗人、词人,凸显其旷世奇才与至真性情。才子佳人情真意切的嫣然,执迷不悔的凛然,心照不宣的释然,让读者在悲喜交加中恍然…… □尹原华

 

林海日报社主办林海日报国内统一刊号:CN15-0074林海日报官方网站

上一篇:“我的诗歌,不只是《乡愁》”——忆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