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明明的《零度诱惑》是一部直抵人性深处的优秀长篇小说,成功地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拟像时代的符码———猎女。文本极富都市时尚气息,豪宅、名车、名品服饰、化妆品……几乎所有最为前沿的时尚元素都囊括其中。《零度诱惑》中每一个时尚元素的抛光面都折射出对人性的思考,尤其对“猎女”形象的塑造及其反思,聚焦式地浓缩了一个时代,也放大、抽象了一个时代。
  文本中女主人公尤嘉霓出身寒微,对“平庸生活有着与生俱来的厌恶。平庸生活是生活里细琐微小的声响汇聚,是母亲阔扁的叫喊声,姐姐响亮的鼾声,父亲啪嗒的拖鞋声,它们充斥着每个罅隙处,毫无意义,日复一日地存在着”。所有这些卑琐、平庸,都是尤嘉霓想要奋力摆脱的,但是,摆脱平庸并不如想象中那样轻而易举。
  在尤嘉霓的身后,明明为我们呈现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时代病灶,道出了“猎女”之所以产生的根本原因。可以说,尤嘉霓的奋斗史就是一场被裹挟在拟像喧嚣时代的堕落史。面对现代媒介所打造的“媒体凸凹镜”,现实的一切都被“放大或缩小,凸显或遮蔽,添加或删减……一切皆在有利于意识流窜的通道里,取景、剪裁、定格”。以客观真实性标榜的影像,不露痕迹地将真实改写成拟像,创造出充满审美诱惑的幻觉,这正是鲍德里亚所说的“完美的罪行”。让·鲍德里亚在他的“拟像理论”中指出,拟像,是指没有原本东西、现实坐标的描摹。我们所看得见的不是真实的世界,而是由媒体所营造的、由被操控的符码组成的“超真实”世界。
  在拟像诱惑之路上,尤嘉霓遇到了两位重要的“人生导师”。首先是陶萃丝。这个被媒体热捧为21世纪女性新偶像的女人,依靠大脑中与生俱来的极其准确的GPS定位系统,锁定了全球奢侈品牌的顶级富豪Robert,并一举拿下对方,成为所有女性心目中众望所归的英雄。从陶萃丝身上,尤嘉霓知道了什么是“猎女”,即用自己的美色为诱饵,去捕获那些在霓虹灯下熠熠闪光的人,用自己的青春去换取那些成功人士倾己一生打拼的声名和财富。所以,尤嘉霓一旦找到自己的“猎物”,她就会选择“零度诱惑”。
  而第二位“导师”林美琪则是现实生活中尤嘉霓试图抵达的“拟像”。她首先引导尤嘉霓扮演“时尚真人秀”。在各种名牌的包裹中,尤嘉霓意识到“我之所以是我,是在别人看待我的目光中,是我消费的名牌Logo映射在别人眼眸里的形象,Logo 的个性代表自己的个性,面孔不过是样品的号码。如果不是各种名牌Logo组合的我的身份,我将一无所有!”尤嘉霓的时代鼓噪着各种声响,世界背景般的雷鸣声响,屏蔽了内心的真实声音。她听不到自己灵魂的声音,她失去了自己的原声。
  显然,《零度诱惑》 并不以情节取胜,它承载了更多对时代的反思和批判。在拟像时代,真实与虚假、现实与想象早已模糊了界限,拟像从真实性的终点开始追求真实审美幻觉的极致化,让真实等同于幻觉,这无疑是我们时代最大痼疾。明明将这一顽疾聚焦于尤嘉霓这个“猎女”身上,使得这部小说的叙述呈现出不容忽视的“内暴力”。尽管文本“入口”并不大,但整个叙述却贴着人物,让我们看到,在一个喧嚣、浮躁、人性迷失的拟像世界里,生存与欲望、绝望与希望、善良与邪恶之间的此消彼涨。明明细致而又无奈地触摸着这个时代的伤痛,把笔触伸到对人的存在意义的审问之中。明明塑造的这个“猎女”形象,勾连起了当下人与世界之间的象征、隐喻关系,并且在故事的层面再进一步超越故事。从这个角度来看,尤嘉霓这一人物形象便有了文学史的意义。

      □梁海

上一篇:《梁漱溟往来书信集》辑录书信七百余封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