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尚翠萍

        明嘉靖年间,东南沿海寇匪盘踞,民不聊生。1561年,倭寇疯狂侵犯福建兴化,守城参将侯熙暗通敌寇坐视不管,致使兴化府城周围村镇血流成河,百姓苦不堪言。

       1562年,戚继光受命率师自浙江驰援福建,不料在进军途中因向导通敌,队伍腹背受敌,尽管打了胜仗却损失惨重。随后戚继光满怀沉痛率领残部班师回浙。次年年底,一名京军带着加急圣旨直闯戚继光的军帐。戚继光听罢圣命大惊失色。

        原来,在戚家军撤离福建后,倭寇卷土重来,纠集6000多人包围了兴化府城。广东总兵刘显奉令率兵从福州增援,派8名士兵先去府城联络。8人在中途全部被倭寇杀死。倭寇扒下他们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并带着伪造的刘显书信混进城中,里应外合一举占领兴化府。朝廷大震,急调俞大猷任福建总兵,派谭纶为福建巡抚主持抗倭军事,命戚继光火速增援。

       戚继光愁眉紧锁。除兵力严重不足外,燃眉之急就是先要跟两位大臣取得联系。然而,倭寇奸诈狡猾,接连设局陷明军于被动。鉴于前两次的惨痛教训,怎样才能确保书信安全送达,成了戚继光面前的拦路虎。

       转眼过了除夕。这日,戚继光骑着战马去视察招募新兵的情况,正低头凝眉之时,一根长绳横亘鼻梁。戚继光勒马定睛,方才看明白是城中百姓为过上元节准备灯谜。他顿时眼前一亮,计上心来。

        到了募军处,戚继光即刻命人拿来笔墨纸砚,挥毫写下两首诗。一首是:“柳边求气低,波他争日时。莺蒙语出喜,打掌与君知。”另一首是:“春花香,秋山开,嘉宾欢歌须金杯,孤灯光辉烧银缸。之东郊,过西桥,鸡声催初天,奇梅歪遮沟。”随后又分别给谭纶、俞大猷和刘显写了一封通篇只有数字的信。他叫几个贴心随从把这两首诗铭刻脑海,并让他们乔装改扮后,火速把信送往各位大人。

        三位将帅收到信后喜出望外,用同样只有数字的信函互通了消息,并一边紧锣密鼓严密部署,一边等待戚家军的到来。1563年4月,戚继光率部抵达兴化城东亭,作为中路主攻,与左路明山的刘显部、右路秀山的俞大猷部三路夹击,一举歼灭了盘踞在许厝的倭寇,救出被掳群众3000多人。自此,兴化倭患消除。

        只有数字的信函跟这两首诗到底有何关系呢?原来,戚继光用这两首诗,首创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于军事情报的“反切码”,他取前一首诗的前15个字的声母,依次编号为1到15;取后一首诗36个字的韵母,编号1到36;再将当时的八种声调也按顺序编上1到8的号码。这样就形成了完整的“反切码”体系,比如:数字5-25-2,切出来就是“敌”。他让送信人牢记诗歌当面背给三位将领,就是考虑到即使信落到倭寇手里,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样一堆数字竟然会是军事信函。

       之后,戚继光在此基础上专门编写了一本《八音字义便览》,用来训练专业情报人员及通信兵,为中国乃至世界军事的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上一篇:解读神秘的鄂伦春族萨满跳神仪式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