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董联声

 

“阿龙山”地名的含义和由来

        乘坐由齐齐哈尔始发的齐满列车,跨过松嫩平原,穿越大兴安岭的崇山峻岭,攀上哈达大岭之颠,向北顺坡而下,便来到了根河市(原额尔古纳左旗)西北重镇——阿龙山镇。

        这是一座以林业生产为主的林区小城,始建于1968年4月20日,原为牛耳河镇的一个辖区。阿龙山镇区东依西度士山,西傍奔流不息的激流河(即贝尔茨河),海拔1520米的奥科里堆山便高高耸立在镇区中部。发源于镇东北深山峡谷间的阿龙山河,蜿蜒流向西南,在镇区以北约3公里处注入滔滔的激流河。座落在阿龙山河下游南岸的阿龙山镇及阿龙山车站、阿龙山林业局均由此河得名。

        这一带历史上曾是鄂温克猎民的游猎区域,主要是固德林氏族狩猎区域。因此,这一带广袤的山区,从山山水水直至丘陵沟壑、岩石草木等均有“使鹿部”鄂温克民族语的准确称谓。但“阿龙山”是什么含义?它的来历和演变如何,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认为,既叫“阿龙山”,应为因山得名,但远近却无“阿龙”一山;或者说是根据汉人的名字得名,却又缺乏足够的根据和佐证。几位熟悉狩猎区域如同熟悉自己手掌的鄂温克老猎民,也无法解开这个谜团。素有大兴安岭“活地图”之称的索罗共氏族的后代、老猎民索·杰什克认为,游猎在这一地区的固德林后代、中年猎民古·安道的父亲古·依那兼吉,曾是牙林铁路筑路大军的向导,虽然本人已去世多年,但其长子、长时间同父亲共同在这一地区狩猎的安道一定了解此事。安道被急匆匆从狩猎点请来,一道历史谜团终于解开。

        原来,“阿龙山”一词是由这位中年猎民古·安道的父亲古·依那兼吉在1959年修筑牙林铁路时提出的。阿龙山河原名依安娜河,即鄂温克语“水流平缓,河面宽阔”之意。随着国家森林的开发,牙林铁路由新帐房向北延伸。1959年初,铁路勘测队伍来这一带勘查线路,向导就是这位中年猎民古·安道的父亲古·依那兼吉。在确定车站名称时,因附近有两处很大的水泡子相连接,这位老猎民便随口而应“哈兰——安”,即“两个水泡子相连结”之意。由于勘测队伍不熟悉民族语言,译音不准,表音失真,结果便写成“阿龙山”。在车站附近滔滔流过的大河即依安娜河,也随之改为阿龙山河。

      阿龙山本应译作“哈兰安”,结果以讹传讹几十年,熟悉本民族语言和历史状况的鄂温克老猎民也无法翻译,险些成为历史之谜。

 

“金河”地名来历趣闻

       额尔古纳河以东、大兴安岭西北麓的广袤原始大森林,历史上曾是被称作“雅库特”、后被清政府称为“使鹿部”的鄂温克猎民游猎的主要区域。这里山高林密,水网如织,大小河流纵横交错,金河便是其中较大河流之一。金河是大兴安岭著名水系激流河(即贝尔茨河,1965年更名)的上游,发源于卡达梯岭、静岭间的广大山区,水量充沛,河面宽阔,全长约150多公里,流经根河市(原额尔古纳左旗)的金河镇、牛耳河镇、阿龙山镇三镇,容汇牛耳河、乌鲁古气河,于牛耳河镇以北约10公里处汇入激流河。金河流域土地肥沃,林木葱茏,自然资源十分丰富,野生植物数不胜数,森林资源以落叶松为主,樟子松驰名遐迩,还有白桦、黑桦、杨、柳、柞、榆等众多树种。林产品主要有都柿(今称蓝莓)、红豆(俗称牙格达)、忍冬(即羊奶子)、野杨莓、托盘等野果外,中草药更多达150种以上。在这块土地上,还栖息着鹿、犭罕 、狍子、野猪、棕熊、紫貂、猞猁、北极狐以及飞龙、灰鼠、棒鸡、雪兔等无数珍禽异兽,大小河流里流动着哲罗、细鳞、鲫鱼、鲇鱼等鱼类,是祖国北部边陲一块美丽富饶的宝地。

       关于“金河”河名的由来,在老一辈鄂温克猎民中流传着这样一段有趣的故事:约在民国年间即1935年,一个叫莫尔盖(“杰出猎手”之意)的鄂温克猎民,出猎途中在此河边无意中拾到了一块新鲜的兽肉。鄂温克猎民的主要猎物是犴、鹿、野猪等较大野兽犴,和鹿的主要部位均有鄂温克语的准确名称。莫尔盖仔细辩认后,发现这块被遗落的鲜肉是一块被称作“金”(“金”发“近”音)的犴的里脊部位。按照鄂温克猎民的狩猎习惯,狩猎者猎取野兽后,只将皮张或其他贵重东西带走,运输任务则由鄂温克妇女来承担,由她们牵着驯鹿,循着树号将兽肉驮回。这块鲜肉是怎样遗落在途中的呢?十几天之后,莫尔盖回到“乌力楞”(由血缘关系组合起来的原始家庭公社)的住处,才知道是另一个猎民为了招待其他氏族部落前来定亲的客人,专程出猎而不慎将肉遗落在河边的。此后,猎民们谈起这段趣闻,相约称这条河为“金河”,意思是“(捡到犴的)里脊肉”的地方,这便是金河河名有趣的来历。

 

“满归”地名的含义与来历趣闻

        “满归”为滨洲铁路支线牙林铁路(牙克石 ~ 满归)的终点站,也是根河市满归镇所在地,驻有满归林业局。满归火车站和满归镇均因流淌在镇区北部的“孟库依河”得名。“满归”是“孟库依”的汉译谐音,由于表音失真而写成“满归”。

       有人将“满归”直接解释成“满载而归”,这完全是望文生义杜撰而来,没有任何根据。还有人认为“满归”是蒙语,也没有出处和依据。其实,“满归”一词是有真正的来历和准确的含义的。“孟库依河”位于大兴安岭西北麓,是激流河(原称贝尔茨河)的较大支流。大兴安岭西北麓是“使鹿部”鄂温克人的近代狩猎区,包括根河市(原额尔古纳左旗)、额尔古纳市(原额尔古纳右旗)、牙克石市(原喜桂图旗)、鄂伦春自治旗、黑龙江省漠河县、呼玛县以及俄罗斯后贝加尔南部广大山区。漫长的狩猎生涯,使鄂温克猎民的足迹踏遍了这一地区的山山水水,到处留下了他们的狩猎足迹,也留下了为数众多、内容丰富的“使鹿部”鄂温克语地名,从高山大川到河流湖泊,从山石岩洞到沟壑植物,都有鄂温克语的准确称谓。这些地名称谓不经任何仪式命名,而是根据狩猎行为、历史事件等命名,代代相传,约定俗成。大兴安岭西北麓广袤浩澣的原始森林,在大兴安岭林区开发前,极少有人进入这一地区,因此这一地区的地名主要为在原始森林中游猎的“使鹿部”鄂温克语,约占全部地名的90%,“孟库依河”便是众多鄂温克语地名中的一条河名。

       据素有“大兴安岭活地图”美誉的“使鹿部”鄂温克老猎民杰什克·索、阿力克山德拉·古等人介绍,120年前即清光绪年间,有几个骑马狩猎的俄罗斯猎民进入鄂温克人狩猎区狩猎,在路过这条河边时,发现一个人打渔后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地在沙滩上晒太阳,下身全部暴露并露出小便器。经简单沟通后,才知道这是一个来自呼伦贝尔草原的蒙古人。原始林区未开发前,除鄂温克猎民外,极少有其他民族进入这一地区,一个蒙古人进入鄂温克人狩猎区捕鱼极为罕见。这几个俄罗斯猎民路过鄂温克猎民的驻地时,将在河边发现一个蒙古人一丝不挂地在河边晒太阳露出小便器的这个故事讲给在这一地区狩猎的索罗托斯氏族鄂温克猎民听,鄂温克猎民相互传讲这段趣闻,便将这条河称为“孟库依河”。“孟库依”即鄂温克语“蒙古人(脱光衣服洗澡)露出下身”之意,以后代代相传,约定俗成。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国家大规模开发大兴安岭原始林区,修建牙林铁路。1965年末,牙林铁路修至满归地区,确定车站名称时,便以“孟库依”河定名,将火车站定名“满归”车站,以后建立的镇及建立的林业局均由此河得名。

       作者简介:董连声,现为汉语方言学会会员(国家一级会员)、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呼伦贝尔分院特邀研究员、呼伦贝尔学院文学院客座教授、呼伦贝尔学院历史文化学院特聘研究员。

       致力于“北方三少民族”民族历史研究、地方发展史研究、东北方言研究、东北民俗研究、扎兰屯市旅游研究、中东铁路研究等研究工作。先后主编《扎兰屯市志》(1993年版)、《扎兰屯商业志》等大型志书,调查、研究“使鹿部”鄂温克人民族历史近40年,取得了珍贵的研究成果,编著出版发行“使鹿部”鄂温克人民族历史研究成果专著《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2013年出版发行东北方言词条专著《中国·东北方言》一书,收集载入东北方言13000余条。

上一篇:为何说“杯酒释兵权”是赵匡胤一生中最大政治错误?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