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董联声

 

         图里河、伊图里河、库都尔为滨洲铁路支线牙林线铁路(牙克石 ~ 满归)3个较大车站,建于大兴安岭林区开发的1952—1954年,现为牙克石市所辖3个镇所在地,分别驻有图里河、伊图里、库都尔3个林业局,其中1962年、1975年先后建立图里河、伊图里河铁路分局,1970年、2002年先后撤销。

         关于图里河、伊图里河和库都尔地名的来历和含义,长期以来一般认为是蒙语,许多文字资料都有记载,“图里河”为蒙语“清澈透明,水平如镜”之意;“伊图里河”为蒙语“清澈透明、水平如镜的大河”之意,(“伊”为蒙语“很大”之意);“库都尔”为蒙语“有獐子的地方”。“库都尔”原写作“苦都尔”,1953年牙克石林管局在这里建立森工局,改“苦都尔”为“库都尔”。

         如今,“图里河”、“伊图里河”和“库都尔”3个地名的来历和含义又有了新的说法。

        大兴安岭西北麓,包括根河市(原额尔古纳左旗),额尔古纳市(原额尔古纳右旗)、鄂伦春自治旗(原鄂伦春旗)、牙克石市(原喜桂图旗)、黑龙江省漠河县、呼玛县以及俄罗斯后贝加尔南部广大山区,均为被称作“使鹿部”的鄂温克猎民近代狩猪区。他们世世代代牵着驯鹿在深山密林中游猎,足迹踏遍了这一地区山山水水,因此,到处留下了内容丰富、为数众多的鄂温克语地名。今牙克石市北部广大山区,曾是鄂温克猎民和鄂伦春猎民游猎的结合地区,鄂温克猎民中的固德林氏族一部长期在这一带狩猎。约距今100年前后即民国初期,在这一带游猎的固德林氏族鄂温克中年女猎民约乌列娜,牵着几头驯鹿在这条河边驼其丈夫嘎乌日勒打到的猎物(“使鹿部”鄂温克人传统狩猎习惯,男性猎民负责打猎,女猎民则循着树号负责将猎物用驯鹿驮回),她将驼鹿、野猪等兽肉兽皮驮到驯鹿背上时,由于两侧重量不等,猎物不停从驯鹿背上掉下来。于是,这位女猎民在这条河边用桦木制做了一个驯鹿驮物时用以找平衡的“小东西”垫在驯鹿背上,顺利地将猎物驮回了驻地。回到驻地后,她将这段小故事讲给其他猎民听,以后鄂温克猎民便将制做“小东西”的河称作“图里河”(鄂温克语标准发音为“图列”Tuli),意思是(驯鹿驮物时找平衡的)“小东西”。时隔不久,这位制做“小东西”的鄂温克女猎民游猎到相隔不远的“伊图里河”河边时,再找“小东西”却不见了,不知丢在哪里。她不停地问其他猎民:“我的‘小东西’哪里去啦?”以后鄂温克猎民便将丢失“小东西”的这条河称作“伊图里河”(鄂温克语语发音为“伊—图列”Yī--tulie,意思是“小东西”哪里去啦?)。“伊”是鄂温克语疑问动词“哪里去啦”之意,“伊图里河”即“‘小东西’哪里去了”之意。

        关于“库都尔”的来历,与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有关。“使鹿部”鄂温克猎民历史上将熊奉为本民族的图腾,将公熊称作“合克”,即“祖先、曾祖父”之意,从不猎熊,更不吃熊肉。狩猎中如遇到熊,则远远避让,摘枪卸弹,以示虔诚。到了近代,由于饥饿所迫和信仰的变化(由“图腾崇拜”发展到“萨满崇拜”),逐渐开始猎熊并吃熊肉。但从猎熊到吃熊肉都有一套繁琐而隆重的仪式。相传,在距今140年前即19世纪末期(清光绪年间)的一个冬天,在这一带游猎的鄂温克固德林氏族的一个“乌力楞”(由血缘关系联系在一起的家庭公社)准备有计划地集体猎熊,便在这条河边举行了盛大而隆重的猎熊仪式。为纪念这一事件,猎民们便将举行猎熊仪式的这条河称作“库都尔河”(鄂温克语标准发音为“苦都乐”Kudul),意思是“盛大而隆重的猎熊仪式”。

        1962年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组织了少数民族代表参观访问团,到自治区内各少数民族地区参观访问。在去往首府呼和浩特的列车上,“使鹿部”鄂温克猎民代表、女猎民娜杰莎·索(原额尔古纳右旗奇乾鄂温克民族乡乡长、民族首领尼格来·古的岳母、曾担任敖鲁古雅民族乡副乡长、呼伦贝尔市民族事务委员会民族事务科副科长的大玛妮·古的姥姥)将上述自己父母亲身经历的故事亲口讲述给少数民族代表、鄂温克民族历史研究工作者、时任鄂温克自治旗政协主席的哈赫尔听,哈赫尔将上述故事牢记在心,21世纪90年代末期,亲口转述给娜杰莎·索的后代玛妮·古,于是便有了上述3个地名来历与含义的最新说法,也是最有根据、最有说服力的一条鄂温克语地名的来历。

       作者简介:董联声,现为汉语方言学会会员(国家一级会员)、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呼伦贝尔分院特邀研究员、呼伦贝尔学院文学院客座教授、呼伦贝尔学院历史文化学院特聘研究员。

       致力于“北方三少民族”民族历史研究、地方发展史研究、东北方言研究、东北民俗研究、扎兰屯市旅游研究、中东铁路研究等研究工作。先后主编《扎兰屯市志》(1993年版)、《扎兰屯商业志》等大型志书,调查、研究“使鹿部”鄂温克人民族历史近40年,取得了珍贵的研究成果,编著出版发行“使鹿部”鄂温克人民族历史研究成果专著《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2013年出版发行东北方言词条专著《中国·东北方言》一书,收集载入东北方言13000余条。
 

上一篇:唯一被谥为“大皇帝”的帝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