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杨睿轩

       熊图腾是鄂温克人图腾崇拜的重要对象之一,它似一股源源不绝的清流浸漫在鄂温克人悠久绵长的苍茫历史大地上,它流过郁郁葱葱的兴安岭,流过蜿蜒曲折的额尔古纳河,汇聚在鄂温克人的血液里,铸就了鄂温克人辽阔的胸襟和勤劳勇敢的精神。熊与鄂温克人分享着共同的山川湖泊、日月雨露和飞禽走兽,这种自然环境为熊在鄂温克人丰富的神话故事里提供了生存和演绎的场域。鄂温克人秉承“万物有灵论”,把熊这一意象虚幻成与人类有着共源之处的亲族关系,将熊人格化、神圣化,使熊与鄂温克人之间衍生出一种神秘朦胧的血缘感应。熊图腾也因此成为理解鄂温克人民族内涵的一把钥匙、建构鄂温克人族群认同的一枚精神符号和传承鄂温克人历史文化的一面经幡。

        鄂温克人把在日常生产生活中积累的经验凝练升华,赋予熊高度的人性和神性,创造了丰富多彩的人熊神话故事,设置诸多关于熊的风俗礼仪,给人与熊的关系渲染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在收集、查阅、整理诸多文献资料后,笔者大致爬罗剔抉了五则鄂温克人与熊的神话故事。

(一)

       熊原本就是拥有超凡记忆和勇猛力量的人类一种。有一天,一只母熊与一位叫做古尔丹的英俊猎手在森林中相遇,母熊对古尔丹一见钟情。为了感动古尔丹,母熊每天不仅为古尔丹准备丰富可口的饭菜,缝制衣服被褥,收拾住所。母熊感动了古尔丹,并与其结婚生子。后来由于古尔丹厌倦了与母熊的生活,就离开了母熊与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日后成为森林中的两个英雄。

(二)

        一位猎人上山打猎,被一头母熊抓获,并强行猎人与其成婚。婚后猎人与母熊生了一只一半像熊一半像人的崽子。后来猎人趁母熊不在之际便乘机逃出山洞,等母熊追到之际,猎人早已乘着木筏顺江逃跑了。母熊十分生气,将小崽撕成两半,留在自己身边的这一半长大成了熊,而抛向猎人那一半就成了鄂温克人。

(三)

        话说有一天,在熊与人比力量时,上天发现熊力大无比,能将石头抛很远。上天怕熊以后欺负人类,就把熊的拇指给切断了。没有拇指的熊害怕人类以后杀它,就央求上天说,如果人杀了它不要把它的骨头乱扔。上天同意了熊的要求。从此,鄂温克人打到熊以后必须把熊骨风葬,否则以后不但打不到熊,而且会被熊杀害。

(四)

       在很久以前,生活在高山中的一对姐妹放牧驯鹿时因遭遇暴风雪,结果妹妹走失。姐姐去找时不小心掉进了熊洞,并和熊过了一冬。第二年春天又回到了家中,没过多久又从家中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有一次,她母亲从熊洞边经过时,发现洞里有婴儿啼哭,母亲进去一看,发现是她的女儿和两个婴儿,一个婴儿全身是毛,另一个则是普通婴儿。母亲怕别人知道了笑话她女儿,就把全身是毛的婴儿带回家自己抚养,另一个普通婴儿则有她女儿抚养。后来这两兄弟长大后,因一场力气比赛,长得像人的那位把长得像熊那位弟弟给砸死了。从此,鄂温克女性就不愿意吃熊肉和不愿意看到熊眼、熊头和熊体,更不愿意去接触猎熊的男人或丈夫。

(五)

       传说中,一个女人与熊相遇结婚后,生了两个像熊一样的孩子。孩子长大后,这个女人自己独自回到熊那里。临走时,对两个孩子说,三年内不准杀熊,否则那就等于杀了她。然而,孩子却违背了母亲的告诫,第三年杀死了一头熊。剖开熊腹时,竟看到了那个女人的乳房在里面。

        在这些有关熊的神话故事中,鄂温克人通过奇特的想象和超现实的创造,把故事注入了活性和灵性,使熊被赋予了高度的人性和神性。鄂温克人对熊的想象是幸福参杂着隐隐的忧虑,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他们的精神生活。同时,鄂温克人的这种想象也是他们把日常生活经验与生产经验借虚拟故事的形式加以记录以使他们民族历史文化得以保存的一种方法。从众多有关熊的礼俗中我们也窥探到,鄂温克人对熊始终是待之以人的礼节,将熊看作是与人处于平等地位的亲族甚至更高的神格地位。通过设置猎熊、食熊、祭熊和有关熊的禁忌等习俗,在一定程度上调适了人与熊之间的紧张关系,消弭了人熊矛盾所带来的焦虑,维护了人熊和谐统一的想象关系,使关于熊的想象在鄂温克人的精神世界里有了无限延伸的空间和可能。

        鄂温克人崇拜熊图腾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在早期的社会生活中,熊与鄂温克人在生活环境上有着共同的地域特征,在生理特征上也存在着诸多相似性,致使鄂温克人坚信熊与他们有着不一般的关系。二是鄂温克人对熊的仰慕与敬畏的复杂心理使他们把熊的动物兽性升华成拥有人性和神性的神秘复合性,这种想象是对人与自然、社会和谐统一关系的思考。三是鄂温克人的萨满信仰认为世间万事万物都是有灵性的,虽然承载生命的物质形态会消亡,但生命的灵魂却会逗留在人世间。在“万物有灵论”信仰根基的支持下,鄂温克人对熊的崇拜便有着深沉的伦理意味和合乎情理的天然因由。诚如著名少数民族语言学家朝克所言,熊图腾崇拜是鄂温克人在“特定历史条件、自然环境、生存空间、思维意识中产生的不可回避的精神活动的产物,是他们在远古时代对自然界及自然界万事万物的原初感应和阐释”。

        鄂温克族是北方三少民族之一,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民族。然而,随着现代文明的加速发展、狩猎时代的日趋解体和生态迁移政策的实施,作为鄂温克人精神文化象征的熊图腾在现代人的记忆里渐渐模糊。熊图腾文化的失落和衰微掀起了潜藏在鄂温克人记忆幽深处的悲伤涟漪,召唤出一种复归民族历史文化的渴望情愫。熊图腾文化衰微的背后隐藏着现代文明与族群文化的内在冲突与矛盾,从侧面揭示了被荫蔽在现代文明阴影中的少数族群的生存状态和精神面貌。熊图腾文化是鄂温克人精神世界的当代映射,是鄂温克人多舛命运的见证,它提醒我们子孙后代应当唤醒沉睡的历史记忆,守望那正在失落的精神原乡,捡拾那正在消逝的文化符号,保护鄂温克人得以彰显自我和特色的族性标签,让那些消失在森林和原野中的历史风景重回大众视野。

       作者简介:杨睿轩(1992—),男,汉,四川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上一篇:一个“纳”字引发宋辽之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