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邵秋萍

        在过去狩猎时期,“篝火舞”是鄂温克猎民娱乐生活的重要内容,许多好的舞步、旋律、唱词和故事保存并流传下来。作为传统舞蹈,在狩猎民族的生产生活中有着无可替代的精神愉悦、男女交际和节日庆贺功能。

       (一)娱乐功能——夜晚娱乐、酒后娱乐

        使鹿鄂温克人千百年来生活在高寒森林地带,生产、生活环境恶劣,生存状态异常艰难。在与驯鹿、大自然天人合一的狩猎生活中,猎民们形成了粗狂豁达、勇敢坚毅的性格和热爱大自然,珍惜生命的积极乐观的心态。食物和生活用品不需要很多,你有我就有,够用就好。喜怒哀乐不做半点掩饰,心情和情绪的变化也经常借助歌舞表现出来。

        夜幕降临,酒后激情澎湃,猎民们经常在篝火边歌舞玩耍,篝火舞是大家娱乐首选。简单朴素的娱乐目的,是这个民族乐观、积极、粗犷的民族精神,也是篝火舞流传的主要依附。

      (二)交流功能——男女恋爱、朋友相聚

        散居在原始森林里的使鹿鄂温克人最早是以氏族“乌力愣”为单位开展狩猎活动,因地理环境和距离遥远,平时很难见到同胞。所以,在朋友相见时会喝酒吃肉、歌舞狂欢。

        使鹿鄂温克人氏族内严禁通婚,年轻人要恋爱结婚,只能与不同部落氏族的人进行。因为狩猎区相距遥远,平时很难见面,青年男女相聚时便会歌舞相娱,大家在跳篝火舞时激情澎湃,拉近距离也增进了解,篝火舞成为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媒介。

      (三)庆功功能——狩猎丰收、重大节日

        猎民们在狩猎期丰收的季节和重大节日都会狂饮高歌,熊熊篝火彻夜长明,篝火舞整夜不停。2004年,敖鲁古雅的使鹿鄂温克猎民已经在国家的禁令下上缴了猎枪,结束了沿袭千百年的原始狩猎生活。昔日“老弯”、“碟温”上那些挂满的马鹿肉干和各种兽肉再也不会重现,那些庆祝狩猎丰收的场面,现在年轻的使鹿鄂温克人也只能从画册上去扑捉和感受,篝火舞也随之消失。

      (四)禁忌功能——民俗信仰

        鄂温克猎民非常尊崇火神,关于火神有许多神话和传说流传。现在的篝火舞都是围着火跳,这在最初的山林狩猎时期是决不允许的。那时的猎民在篝火旁边跳舞,篝火只是起到照明的作用。据笔者了解,97年去世的使鹿鄂温克最后一位女萨满妞拉曾经为此发火,对围着篝火跳舞的人大喊:“为什么你们要围着我们神圣的火神跳啊,不允许!快点离开火神!”。

篝火舞的现状与反思

        篝火舞的现状与传承不容乐观,在敖鲁古雅乡基本看不到传统的篝火舞场面。由于缺失狩猎“语境”、缺失民族语言,使鹿鄂温克的传统文化出现严重的断代问题。

      (一)生活“语境”的消失:禁止狩猎后,原始的生产生活环境变迁,狩猎丰收的场景不再。狩猎生活的终止,使传统的歌舞内容逐渐远离猎民的生活,篝火舞缺失继续发展和口传的环境。

     (二)语言的消失:因为没有文字,语言是唯一承载民族歌舞的传承工具。目前,会说鄂温克语的老人相继离世,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不会讲自己的母语,中年人与老年人也存在语言交谈困难, 年轻人不会说民族语言,不喜欢老辈的文化和娱乐方式,老人们感叹再也见不到传统的篝火舞了。过去的篝火舞有多种跳法和唱词、曲调,由于缺失赖以生存的文化“语境”,流传下来的已经很少,老猎民们非常着急,他们不希望那些激昂、美妙、狂放的篝火舞在他们这一代失传。老猎民都希望能够恢复、再现过去的篝火舞场面,希望能看见一场真正的篝火舞。

 

        2013年7月25日,以“人·驯鹿·自然——可持续发展”为主题的第五届世界驯鹿养殖者大会在根河市敖鲁古雅乡召开。大会结束时,在主办方敖鲁古雅猎民表演的篝火晚会上,我看到久违的篝火舞,也从此对这个族群的未来充满希望。原定在森林猎民点举办的篝火晚会,因为连雨天而改在敖乡政府门前广场上。雨一直下,篝火在汽油的带动下终于熊熊燃起。敖乡的老猎民雨中坐在广场中心,看先前由他们指导的后代们的歌舞。年轻貌美的姑娘、健壮英俊的小伙子表演了传统婚礼中送亲的场面。他们围绕着篝火,巴拉杰依的孙子举刀跳舞走在队伍前边,他宽阔的后背,完全展现出老一代猎民的雄姿和风采。节目的最后是篝火舞,“敖好代”、“伊凯娄”等舞曲像烈火一样把周围的观众不断的带进舞动的行列,场面热烈、庞大。孩子们完全跳疯了,可以感觉到他们血液里像燃烧的烈火一样的热情,这是我自从接触这个族群,第一次在孩子们脸上和眼睛里找到的东西。好多孩子都是缺失父母的,今夜却都笑得那样灿烂!

        我从老猎民沉浸在往日时光的面颊上,在年轻猎民那高大健硕的身体和美丽姑娘的明眸中,看到他们祖辈的血液在奔腾,那是氏族流淌的血液,它不会消失,就像这雨中雄起的篝火一样。血液里的东西不会消失,会源源不断的延续下去,我相信,属于这个民族的篝火舞也不会消失,因为那是他们生命的舞蹈,它会自然的在族群中代代相传。

         作者简介:邵秋萍(1956-),女,汉族,呼伦贝尔学院音乐与舞蹈学院副教授。 研究方向:声乐教学及呼伦贝尔三少民族音乐研究。

 

上一篇:朱熹六劾贪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