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董联声

        从原始图腾崇拜到萨满崇拜,从猎熊、食熊到为熊实行风葬的一套繁琐、复杂而庄重的仪式。萨满教崇拜,是在万物有灵、自然崇拜、图腾崇拜、鬼魂和祖先崇拜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萨满崇拜较其他崇拜内容和形式都更加复杂,是原始宗教信仰的最高阶段。

        有史以来,牵着驯鹿游猎于茫茫林海之中的“使鹿部”鄂温克人,由于生产力的过于低下和文化的落后,同其他原始时期的少数民族一样,对于人类的起源总是赋予一种神秘色彩。即认为他们本身和自然界的某种动物或植物——熊、鹿、狼、蛇、龟、鹰及大树、谷物等,有种亲缘关系或其他特殊关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逐渐产生图腾观念,形成图腾崇拜,某种动植物便成为本民族或本氏族的保护者或象征。“图腾”系印弟安语“他的亲族”之意。图腾崇拜是一种原始的宗教迷信,意味着原始宗教的产生。实际上也是动物(植物)崇拜与鬼魂崇拜(或祖先崇拜)互相结合起来的一种宗教形式。由于各少数民族社会发展阶段不同,所处历史和自然地理环境不同,其图腾崇拜的对象也不同。我国南方一些少数民族如傈僳族历史上主要以虎、羊、蜂、鼠、猴、熊、竹、荞等为本氏族的图腾崇拜物,北方少数民族如鄂伦春、达斡尔等历史上多以狼、熊、鹿、豹等动物为自己的图腾。鄂温克族各分支也分别有各自不同的图腾崇拜物,如有的信仰水鸟,有的信仰鹰、天鹅等,而以狩猎为主要生产方式、始终处于渔猎时期、被称为“使鹿部”的这支鄂温克人,是将熊作为本民族图腾来加以崇拜的。

        大兴安岭浩瀚无垠的原始大森林中,栖息着无数野兽和飞禽,这是鄂温克人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但是,一些凶猛的动物如黑熊、野猪等,经常威胁着处于原始渔猎时期使用石器、长矛、弓箭的鄂温克人。而熊在森林中最为常见,这种凶猛的动物发怒时力大无穷,凶悍无比,人不可敌。同时熊又具备某些人的特征,它的前肢可以直接送食物入口,后肢可直立蹒跚而行恰似人形,每当望远,便直立以前肢成眼罩避光远眺。熊的这些外貌和特征,为其他野兽所不备,这便构成鄂温克人把它奉为人类的祖先的重要根据,在漫长的狩猎岁月里,熊便逐渐成为鄂温克人所崇拜的图腾。

        鄂温克人对于将熊作为本民族图腾崇拜的表现方式,不同于其他北方少数民族,没有崇拜对象的标记和图腾象征物。他们的表现方式,主要是在称呼、禁忌和风葬仪式等方面。

        鄂温克人的祖先对熊有着极其尊贵的称呼。他们将公熊称作“合克”,这是鄂温克人对父系最高辈的称呼,即“曾祖父”之意;而将母熊称作“额沃”,这是对母系最高辈的称呼,即“曾祖母”之意。从称呼中不难看出,他们将熊尊为祖先和最高长辈,而自己则是熊的“后裔”或子孙。

        其次,鄂温克人在狩猎当中,尤其是后来的猎熊活动中,有许多禁忌要互相遵守。比如他们最忌讳说“我们打猎去”“上山打围去”这类话,打到猎物也只能说“老天爷赐给你点东西”等。尤其是任何人也绝对不许说是鄂温克人打死了熊或熊被打死,而只能说“睡觉了”“熊睡了”等。他们还将杀熊或剥熊皮的猎刀称作“刻尔根基”,意思是什么也割不断的钝物,将后来传入的枪称作“呼翁基”,即“吹火筒”。总之,在狩猎生涯中要忌讳说道出猎兽行为和刀、枪的凶器性质。

        处于渔猎时期的鄂温克人,开始对熊——本民族的图腾崇拜物严禁射杀,即使猎手在出猎中偶然与熊相遇,也要悄然稳退,绕道而行,或放下狩猎工具以示虔诚。但是,从事原始的狩猎生产,为求生存和繁衍,或因饥饿所迫,在同自然界的斗争中,他们并不能永远将熊排斥于生活资料之外。最初一般为了自卫才将熊杀死,但除特别饥饿外绝不食熊肉。十五世纪之后,以萨满为核心的萨满教开始兴起,图腾观念逐渐淡薄,鄂温克人慢慢开始猎熊,并逐渐把熊肉作为肉食来源的一部分。一方面将熊作为图腾来崇拜,一方面猎熊并食熊肉,这是处于原始时期落后民族的一种特殊心理反映,是一种求生本能的需要。因此,在漫长的狩猎岁月里,产生了从猎熊、食熊到为熊实行风葬的一套繁琐、复杂而庄重的仪式。

        猎手猎获熊后,要由负责运输任务的鄂温克妇女牵着驯鹿将熊的尸体驮回驻地。食熊肉前,通常由“乌力楞”(“子孙们”或“住在一起的人们”之意,即由血缘关系联系在一起的原始家庭公社)的全体成员,围坐在被称为“纠”(即“撮罗子”)的火堆周围。开餐前,年岁最大的长者坐在“撮罗子”东北角的神位上,其余人都依次坐在篝火周围。长者首先把熬好的熊油用小勺倒进火堆里祭火神,大家齐声喊“火笑了!火笑了!”然后在“乌力楞”首领“新玛玛楞”的带领下,首先发出一片和乌鸦一样“嘎嘎”的叫声,表明是乌鸦在啄食熊肉而不是鄂温克人,口中同时不停叨念“是乌鸦在吃你的肉,不是鄂温克人在吃你的肉”一类的话,新玛玛楞把熊油分给每人一份,大家喝了熊油后,再开始分食熊肉。

        鄂温克人认为动物是有灵魂的,这也是图腾崇拜与鬼魂崇拜相结合的表现形式。他们认为动物的五脏及大脑等便是灵魂停留所在,因此,熊的大脑、眼睛、食道、心、肝、肺等部位绝对不能吃,否则就会触怒神灵,给狩猎和民族兴旺带来不幸。其他动物如犭罕 、鹿等兽的内脏也不能吃,后来犴 、鹿等兽的内脏改为在树上挂两、三天后再吃掉。上述习惯一直沿袭到近代仍在恪守。

        鄂温克人对熊的图腾崇拜,在为熊实行风葬日仪式上表现得最为繁琐而庄重。这是鄂温克人图腾崇拜的最高形式。在吃熊肉前,他们首先要将熊头、眼睛、内脏等部位留下,连同各掌五趾、右上肋骨二根、下肋骨三根、左上肋骨三根、下肋骨二根,用桦树枝条齐整地捆在一起,再用柳枝横拦六道。然后在树林中选择枝叶茂盛的粗大松树,将相邻的两棵树相对内侧削成平面,横刻十二道深沟,用木炭、鲜血和各种野花把平面抹得五颜六色。同时要将熊头方向一侧的第六道沟两侧砍出刀口,镶嵌熊的一对眼睛。这一切完成后,要把捆好的熊骨挂在事先安放好的两树中间的横梁上。这时参加风葬仪式的人们都要像死了亲人一样假意掩面啼哭表示哀痛,然后在风葬的上风头架柴点火,用烟熏的办法为熊骨去污。整个风葬仪式表现得尤为虔诚、庄重。参加风葬的人们往往是“乌力楞”的全部人口甚至整个氏族的全部成员。整个仪式尤为庄重虔诚,充满了神秘的原始宗教色彩。

       作者简介:董联声(1949-),男,汉族,全国汉语方言学会会员、内蒙古社科院呼伦贝尔分院特约研究员、呼伦贝尔学院民族历史文化研究院特聘研究员。研究方向:“北方三少民族”、东北方言与东北民俗文化研究。

 

上一篇:中国无线广播电台第一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