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董联声

        图腾崇拜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信仰之一,它是氏族社会出现的产物。长期以来,这支鄂温克人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他们的宗教信仰也曾有过相应的变化,从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到灵魂崇拜和祖先崇拜,一直到萨满的产生,这期间尚受到东正教的冲击,原始宗教曾长期深深地占据了他们的精神世界。今天的鄂温克人距其生产和兴盛时代已不知多少年了,图腾观念已基本湮没无存。目前仍然残留的一些对熊的各种禁忌和一些仪式,不过是沿袭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习惯作法。由于所处历史地位的变化和汉族文化的不断渗透,如今这部分鄂温克人已无法明确回答熊是本民族的图腾——祖先了。

       萨满教是我国东北少数民族普遍信仰的一种原始宗教,曾长期流行传播。“萨满”是通古斯语——满语的音译“激动不安者”或“狂怒之人”的意思,即“巫”的意思。萨满教认为世界分为三层,“天堂”为上界,诸神所居,“地面”为中界,人类所居,“地狱”为下界,鬼魔所居。被称为“使鹿部”的这部分鄂温克人的萨满教兴起最迟起于十五世纪,大体止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

        鄂温克猎民信仰萨满教,是在万物有灵、自然崇拜、图腾崇拜、鬼魂和祖先崇拜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萨满崇拜较其他崇拜内容和形式都更加复杂,是原始宗教信仰的最高阶段。他们认为,萨满是神,可以交往于人和神之间,具有巨大的法术,不仅可以为病人驱魔赶鬼,还可以保佑人鹿(驯鹿)平安,为猎人祈福。

        萨满的主要宗教活动是给病人祭神赶鬼,或祈求狩猎丰收。萨满作法时,杀白色驯鹿为祭品,没有白色驯鹿时,也可以犭罕 、鹿为牺牲,对“舍卧克”神(祖先神)和“玛鲁神”(诸神统称)献祭。当病人生病时,认为其灵魂离开了肉体,则举行招魂仪式。祭神形式很有讲究,祭神的白色驯鹿的处理很复杂,剥皮也与平时不同。首先,在“撮罗子”东南角搭建一座祭祀棚,将驯鹿的心、肝、肺、食道、头等一起放在棚上,驯鹿的头朝向日出方向。其他部位煮熟后,贡给“玛鲁”神,人不能吃,然后在“撮罗子”里的“玛鲁”神位前铺满桦树枝条,神位前再立两根大松木桩子,在桩子上系满红、绿、黄等五颜六色的布条,木桩的上端还要涂满驯鹿血。这一切准备完毕后,萨满身着萨满服,手持被称为“温都翁”的圆形萨满鼓,开始作法。作法时,萨满双目微睁微闭,口中念念有词,手舞足蹈,装出神鬼附体之态,仿佛与神鬼说话,使自己进入神鬼境界之中。通过这些庄重而神秘的仪式,或跳神施法,驱魔赶鬼,为病人治病,或问卜神灵,祈福免灾,为猎民祈求狩猎丰收,平安吉祥。人死后,也要请萨满跳神,这种仪式鄂温克猎民称作“伊特格特勒格楞”,意思是帮助被埋葬的人除污去秽。跳神前,要杀一头白色小驯鹿,如没有小白驯鹿可用白色野鸭等物替代。跳神后,要清理剩余的埋葬杂物如棺材木屑、死者用过的衣物、日用品等,认为这些都是有害的物品,都要收拾干净并烧掉,目的是除污去秽,保佑狩猎顺利。如猎民长期打不到猎物,也要请萨满跳神,祈求福气好运。猎民要拿一条手巾或布块,挂在萨满的住处,随身带去2只飞龙鸟或野鸭,作为贡品,还要用柳条编成鹿的形状,供在“玛鲁”神位前。参加求神的“乌力楞”成员把猎枪中的子弹火药卸掉,再用枪瞄准去打这些物品,大家表情严肃,态度诚恳虔诚,齐声喊:“打中了!打中了!”表示从此可以在狩猎中百发百中。然后再将飞龙鸟或野鸭的皮剥掉,取出心、肝、肺、舌头、食道等物,将这些物品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棚顶上。他们认为这样就可以改变命运,顺利地打到猎物。

       萨满作法时所穿的萨满服十分复杂,设计独特而充满神秘色彩。萨满服由鹿皮条和驼鹿皮条缝制而成,由神帽、披肩、短上衣、神裙、神裤等部件组成。神帽尤为复杂,为瓜皮形圆帽,外有铁环架,中有十字形半圆形环,后垂长方形布帘,十字环上有两个小鹿角。神鼓上多绘红、黄、蓝三色圈纹,象征吉祥如意。鼓槌用狍子蹄做成,前端包兽皮,槌背上饰有火纹图样。萨满双肩、披肩及袖子上面挂满了各种祭物,其中有熊、狼、布谷鸟、水鸭、天鹅等象征物,这些动物各司掌着不同职能。熊代表始祖图腾,狼则因伤害人类也被崇拜,布谷鸟、天鹅等则代表物候历法。与其他民族的萨满服不同的是,他们将萨满看成是人的身体在神身上再现,因此萨满服设计有骨骼、肋骨、关节、脊椎骨等,脊椎骨则是用柳叶形木片(后改为铁片)连成长串物,挂在神衣后领下面。在神衣腋下伸出七条并列的条状物(可以是皮制也可以是簿铁),这就是肋骨,胸前挂一面铁制磨光镜(后改为铜镜),头戴鹿角神帽,脸上戴假面具。

        萨满在鄂温克猎民中享有极高的威望,男人和女人都可以成为萨满,但萨满必须是极有威望、狩猎能手、办事公道而有能力的人担任,因此往往是由氏族首领担任。萨满是世袭的,每个氏族都有自己的萨满。老萨满去世后,由其亲弟妹或亲生儿女来继承,若无弟妹或子嗣,则在本氏族内选择继承者。男人或女人都可以当选为萨满的继承者,但男人必须装扮成女萨满模样,胸前缝制类式女性乳房的物品,衣服上要缝有女式衣服的兜,戴上女式假发,身穿女式服装。成为一个合格的萨满,首先要学会一整套法术,学习期一般为三年,并陆续备齐神帽、神衣、神鼓组成的全套法器法具。新萨满一般拜其他氏族的萨满为师,每年夏天举行3天的领神仪式。第一年最为隆重,首先以驯鹿或驼鹿祭奠萨满的主神——“舍卧刻”神,在“撮罗子”火位的北边立两棵神树,左边为落叶松树,右边是桦树,两树间拉一皮条,把祭祠用的鹿或驼鹿的心脏、肺、肝、食道等物挂在两树之间的皮条上,将两棵大树前的一松一桦两棵小树上涂满鹿或驼鹿血。“撮罗子”左右分别挂木制月亮和太阳的象征物,再在东西挂大雁和布谷鸟的象征物。这一切完成后,新萨满便可拜师学艺,学习萨满法术了。到第4年,新萨满法术已经达到较高的境界,法器法具已准备齐全,才可以独立进行宗教仪式活动。

       萨满教是原始社会中的产物,曾在鄂温克猎民中长期存在。社会制度的不同,各民族的萨满的社会地位和社会职能各不相同。在北方各少数民族中,萨满均有着崇高的威望和极高的社会地位。但有所不同的是,其他北方少数民族的萨满从事萨满神职活动是要索取报酬甚至很高的报酬。他们以此为职业,成为专门神职人员。但被称为“使鹿部”、历史上一直从事狩猎生涯至解放前夕一直处于原始社会末期的这部分鄂温克人则不同,萨满是“乌力楞”普通成员,从事萨满活动不过是一种社会责任,同样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不收取任何报酬。

        十七世纪中叶沙俄势力东侵之后,随着与俄罗斯商人和农民接触日益频繁,萨满教受到东正教强烈冲击。在沙俄教会势力的压迫下,这部分鄂温克猎民逐渐接受了东正教的一些形式,如同样过复活节、定期到东正教堂洗礼作礼拜、给婴儿起名要起俄罗斯名字、举行婚礼抬耶酥像、人死后实行土葬并插十字架等。但鄂温克人所接受的只是东正教的形式,其教义并没有被真正接受,萨满教仍在鄂温克人宗教信仰中占主导地位。正如老猎民杰什克·索所说的:“我们唯一的宗教信仰是萨满教,只相信祖先,不相信上帝……”在鄂温克猎民中,既没有教堂,也没有神父、教士等神职人员,更不接受洗礼、领圣餐等东正教活动内容。

        二十世纪初期,这部分鄂温克猎民大部分移动到贝尔茨河(今激流河)流域,五、六十年代,他们先后在奇乾乡和敖鲁古雅乡定居,萨满教逐步退出历史舞台。这一时期,四大氏族尚有3男2女共5名萨满在世,偶有萨满作法。八十年代中期之后,萨满活动完全停止,只有一位女萨满在世(即牛〔妞〕拉·卡,1997年7月10日因病死亡,时年85岁——编者注)。1986年10月中旬,女萨满牛拉受呼伦贝盟(市)民委的邀请,为有关人员表演了萨满作法的全套仪式。

       作者简介:董联声(1949-),男,汉族,全国汉语方言学会会员、内蒙古社科院呼伦贝尔分院特约研究员、呼伦贝尔学院民族历史文化研究院特聘研究员。研究方向:“北方三少民族”、东北方言与东北民俗文化研究。

 

上一篇:长征中神秘的"明码电报"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