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陈雄

 

        白居易三十五岁时才结婚,妻子杨氏是同事杨汝士的妹妹。婚后一年,两人生了第一个女儿,取名金銮子。

       他对这个女儿很是疼爱,写诗说“行年欲四十,有女曰金銮。生来始周岁,学坐未能言”,还说“若无夭折患,则有婚嫁牵。使我归山计,应迟十五年”。

        白居易为爱女考虑得很长远,爱女刚刚周岁,他就开始为她的婚姻大事操心了。然而,白居易长了一只“乌鸦嘴”,一语成谶,“若无夭折患”,还真让他说中了,金銮子刚刚三岁,就不幸夭折了。

        这一年,他三十九岁,写了《念金銮子二首》表达悲痛之情,其中有一句“衰病四十身,娇痴三岁女。非男犹胜无,慰情时一抚”,却暴露出白居易“重男轻女”的思想。

         不过,金銮子夭折,他是真的很悲痛,说“朝哭心所爱,暮哭心所亲。亲爱零落尽,安用身独存”,悲痛得不打算活了,哭得肝肠寸断,两眼昏花。

        四十五岁时,他生了第二个女儿,取名阿罗,他写诗说“寒衣补灯下,小女戏床头”。不过,他很忧虑,自己年纪这么大了,阿罗这么小,恐怕自己满头白发了,才能看到她长成人啊。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白居易朝思暮想盼望有一个儿子。著名诗人元稹和白居易是铁杆,元稹也没有儿子,白居易写诗安慰说:“无儿虽薄命,有妻偕老矣。”

         把无儿上升到“薄命”的高度,可见这已成为白居易心中的至痛。

         白居易五十八岁这年,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一个儿子,取名阿崔。

         老来得子的他,对阿崔视若珍宝。他整天看着小阿崔,简直是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受到长女金銮子早夭的影响,他对这个小生命的成长很没信心,说“未能知寿夭, 何暇虑贤愚”,不知这小子活不活得长,哪里还能管他将来有没有出息啊。

         他 这诗没写几年,阿崔又不幸夭折了,年仅三岁。

         阿崔之死对他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因为传宗接代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他变得很绝望,也不想留什么遗产了,“有子不留金,何况兼无子”。

         这时候的白居易有点像“祥林嫂”,写诗给同年的刘禹锡,说自己悲伤得头昏眼花,找不着北了。

        刘禹锡回了一封信,宽慰他,真诚而幽默,说你如此悲伤,我也掉眼泪,“从此期君比琼树,一枝吹折一枝生”,被风吹断了一根树枝,有什么关系呢,再生出一枝就行了啊。

        要知道,白居易当时都过六十岁了,再生儿子,任务还是很艰巨的。

        白居易三个孩子,只有二女儿阿罗得以长大成人,养娃真心不容易啊!

 

上一篇:“异香”给古人生活带来的影响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