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刘忠国

        当前我国北方人口最少的一个少数民族部落,是在根河市境内生活的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他们曾在游猎生活中创造了璀璨的文化与艺术。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世世代代以游猎驯鹿为生,他们的生活环境决定了他们所创造出来的艺术具有独特的民族特征。他们的艺术成就主要体现在丰富多彩的岩画艺术、文化内涵丰富的萨满服饰艺术、种类繁多的桦树皮工艺和精美绝伦的皮制工艺上。对于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艺术的深入探究,为更好地传承和弘扬民族文化打下坚实的基础。

        鄂温克人来自于三百多年前的列拿河,那时拥有七百多人口的敖鲁古雅人之所以迁徙到我国的额尔古纳河流域,是由于列拿河一带的猎物非常稀少了。他们顺着石勒喀河来到了额尔古纳河流域之后,由原来的狩猎为主的生活,开始过上了驯鹿为主的生活,这也就是他们被称之为“使鹿部落”的主要原因。又因大兴安岭北麓的额尔古纳河流域杨树茂密,所以他们把自己生活的地方叫做“敖鲁古雅”,鄂温克语意为“杨树林茂盛的地方”。敖鲁古雅鄂温克人常年生活在大山深处,他们过着打猎、驯鹿、吃兽肉、穿兽皮、住撮罗子的与世隔绝的世外生活。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狩猎、驯鹿、桦树皮、萨满、图腾文化。他们在打猎生活中有了萨满宗教信仰,有了对宇宙、自然、动植物的图腾崇拜,在萨满服饰艺术中就体现出了这些图腾崇拜观念与思想。他们在岩石上刻画出打猎与驯鹿生活场景,他们的日常生活中所采用的各种皮制服装和工艺品,以及使用桦树皮制作的生活用具和工艺品,都是敖鲁古雅鄂温克人所创造出来的璀璨文化艺术。

        敖鲁古雅鄂温克岩画一般都是先人利用坚硬的石器或其他金属利器在岩石上刻画出来的,有的是利用红褐色矿物质颜料画出来的。这种岩画往往都是用来记录先民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为主要内容的。这些岩画大多具有自然、古朴、粗犷的艺术特点,是鄂温克早期先民留给后人的一笔珍贵文化遗产。其中最为有名的两处岩画就是“阿娘尼岩画”和“交唠呵道岩画”。

      (一)“阿娘尼岩画”

        “阿娘尼岩画”坐落在额尔古纳河右支流牛耳河的阿娘尼小河的悬崖处。“阿娘尼”鄂温克语意为岩石如画。阿娘尼岩画规模较大,但是画面比较分散,由于属于不同时期的绘画,所以绘制技法也不一致。令人遗憾的是此处岩画因悬崖岩石严重风化而残缺不全,但画面上所描绘的驯鹿、人物、驼鹿、天鹅、猎犬形象,以及围猎的场景和萨满鼓一类的法器等依稀可见。其中有一幅最为精彩的围猎图,画面上一群猎人在围攻一只受伤的鹿,画面展现出一种紧张的气氛,内容丰富,形象生动。其中画幅中出现的萨满法器萨满鼓直接反映出敖鲁古雅鄂温克人信仰万物有灵的思想观念。在阿娘尼河流域还有一处保拉坎的岩石上也画有形体轮廓比较完备的驯鹿,以及手持弓箭的猎人形象,还有鸟的形象。有一幅最为精彩的《围猎图》岩画,表现了一群猎民在围猎一头驼鹿的情境场面,画面洋溢着浓厚的狩猎生活气息。在岩画中鹿的造型过于简单,所描绘的鹿角不过是横线上的一条交叉线,鹿头也只是示意性的描绘,明显带有原始性的符号特征。再如天鹅的描绘,向上竖起的长长脖子下面有着两条弧线,链接着天鹅的躯体,驱干两旁绘制几个向外扩展的平行线条,用来表示天鹅飞翔的翅膀。萨满鼓造型也不过是用一个不规则的圆圈表示,圈内有一个十字形的装饰线作为把手。所有造型都是那么的简单概括。这些岩画大都结构简单,线条粗犷有力,颜色运用的是暗红色的赭石颜料,虽历经风霜雨雪,但依然色彩分明且层次清晰。总之,这些岩画造型简单,具有符号学的色彩和示意性的特征,人物造型也比较概念化。阿娘尼河流域的驯鹿岩画是鄂温克先民绘画的艺术结晶,反映了他们长期游猎与饲养驯鹿的社会生活。这些具有抽象与写实相结合的现实主义风格的岩画,也体现了鄂温克人丰富的想象力和抽象的思维能力。这些岩画也是我国唯一的驯鹿岩画,在中国美术史应该留下重重一笔。

       (二)“交唠呵道岩画”

        “交唠呵道岩画”位于在根河市西北部的原始森林,“交唠呵道”鄂温克语意为石硅子。这处岩画处于交唠呵道小河畔的山岩间的岩缝石壁上,画面上描绘出猎人、猎犬、驯鹿、驼鹿、麋鹿等形象,也是运用了红褐色颜料勾勒出的单线或双线条,其中一幅画着一个猎人牵着一头驯鹿的景象,这些依靠信仰意识和神灵呵护而创造出来的岩画艺术,集中体现了鄂温克先民们早期的狩猎与驯鹿生活,以及驯鹿在他们宗教生活和精神世界的位置。这处岩画据考古界考证约有三百年的历史,晚于“阿娘尼岩画”,在我国岩画艺术史上也算晚期作品了。其实此处岩画规模不大,也不过几平方米左右,该岩画画面有些模糊不清了,一共有十三幅,内容除了男人女人之外,还有形象生动的犴、鹿,以及难以辨认的图形等,从一些具象的形体来看,岩画作者有着深厚的打狩猎生活经验,此处最大的画面积约三十厘米,最小的面积也有十五厘米左右,且线条比较粗旷,作画手法粗糙。这些具有写实性风格的岩画作品,与鄂温克狩猎生活和萨满教信仰有着紧密的联系,岩画绘制于岩缝的石壁上本不是一种偶然,而是有着强烈的山体崇拜意识,猎人经常出去打猎时需要经过此地拜祭山神和动物神,祈求自己打猎成功。他们在此绘制岩画给以顶礼膜拜,完全符合一种宗教信仰观念,他们把岩画比作神灵加以祭拜已经成为由来已久的习俗。总之,这两处岩画艺术再现了鄂温克先民们热爱生活、崇尚自然、相信万物有灵的思想,也体现了他们独特的审美情趣和宗教观念。

        作者简介:刘忠国(1968—),男,汉族,内蒙古呼伦贝尔学院美术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艺术学。

 

上一篇:关羽失荆州还让刘备损失了哪四位重要人才?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