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娜仁其木格
    一个民族的文化记忆彰显了其民族文化内涵,在“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的当下,我们有必要进一步挖掘并记录人们记忆中的传统文化。本文以霍日里村为研究对象,在田野作业和文献资料的基础上,概括总结出达斡尔族移民村的文化变迁及文化记忆。
    一、霍日里村的文化变迁
    霍日里村是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腾克镇的行政村,在上世纪50年代对原前霍日里村开展过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的社会历史调查,霍日里村与上世纪50年代相比发生了变化,在此做简要分析。
    霍日里村文化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村落名称发生了变化。前霍日里村的旧村貌已经荡然无存,成为人们记忆中的村落,在2001年撤乡建镇时把四个霍日里自然村合并为两个行政村,前、后霍日里村合并后称之为霍日里村;中、东霍日里村合并后称之为腾克村。2004年修建尼尔基水库时,这两个村都搬迁到腾克镇镇政府所在地,隔街相望。原前霍日里村是一个自然村,后与后霍日里村合并成一个行政村,又因水库移民而成为移民村。二是传统多种经营方式发生了变化。在上世纪50年代,除了农业还有牧业、猎业等多种经营方式并存,如今主要以农业为主,大部分农民以种植大豆为主要经济来源,部分没有耕地的农民一方面靠低保,另一方面靠打工维持生活,从2010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去外地打工。三是农作物发生了变化。上世纪50年代,霍日里村种植苏子、燕麦、荞麦等植物,如今主要种植以豆类为主的经济作物。四是基础设施得到了改善。有了自来水和电,柏油路、有线电视、网络等基础设施基本完善,文化广场、图书室、文化活动中心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也已建立。五是家庭结构发生了变化。上世纪50年代联合家庭、主干家庭占多数。而如今联合家庭已消失,主干家庭也在逐年减少,霍日里村现在的家庭类型以核心家庭为主,其次是主干家庭、单亲家庭。六是风俗习惯发生了变化。现在吃手把肉、奶食品、山丁子饼、苏子饼等传统饮食的家庭越来越少。传统民居已经消失,移民后统一建造了砖瓦房,屋子里不再垒砌传统的三面炕,每个房间都安装了暖气,铺上了瓷砖,屋内各类家电齐全。婚姻观念、婚姻缔结途径、结婚服饰、结婚仪式、婚礼场所、婚礼饮食、接亲交通工具等也都发生了变化。
    二、霍日里村的文化记忆
    文化记忆是个人对历史文化的记忆,也可理解为记忆中的文化。霍日里村的村落来源记忆是靠长辈传授获得,传统房屋的记忆是从现实生活中获得。
    (一)村落来源记忆
    传统的达斡尔族社会中,是以同一“哈拉”(父系氏族)的人们建村聚居的。但是近七八十年来,达斡尔族固有的同一村落中同一“哈拉”聚居的状况已经发生了变化,村落中有不同“哈拉”的人们居住,不再有单一“哈拉”和家族的村落。传统上达斡尔族一个村落是一个“莫昆”建立,可以理解为同一个祖先的后代。
    霍日里是达斡尔语,意为烟囱,达斡尔族村落多以山河命名。霍日里村的名称来历也不例外,由于村落前面有个像达斡尔族传统房屋大烟囱一样的山石,所以该村落命名为霍日里村。据《达斡尔族百科词典》记载,“布特哈鄂嫩哈拉第三代的七兄弟之一,吴克科于清朝初年最早建立的屯落位于嫩江上游支流霍日里河河口处。因屯西有座烟囱形的大石耸立,达斡尔语称为‘霍日里绰罗’(烟囱石),屯名由此而来。全屯分为前、后、中、东四屯,相距各约几百米至一公里”。据《达斡尔族社会历史调查》记载,前霍日里屯位于嫩江中游右岸,属半山区,原由鄂嫩哈拉人聚居,后其他哈拉人迁入,形成了几个哈拉人杂居的屯落。
    据文献资料和达斡尔族老人们的讲述,霍日里村是鄂姓建屯,后因兄弟们各自成家,人口增多,便分成前、后、中、东四个霍日里村。从地理位置上看,前霍日里村在后霍日里村的东南方向,前、后霍日里村不是因建立年代的先后而得名,而是由地理位置得名,前霍日里村建立要晚于后霍日里村。尼尔基水库移民时,在霍日里村前面山上像烟囱一样的山石被水库淹没,后来,腾克镇政府在腾克镇广场上复原了“霍日里绰罗”(烟囱石),把广场称之为“霍日里绰罗”广场,它唤醒了人们对历史文化的记忆,形成了达斡尔民族文化认同的重要标志。
    (二)传统房屋记忆
    达斡尔族传统住房一般都坐北朝南,多以松木或桦木栋梁为房架,土坯或土垡为墙,里外抹几道黄泥,顶苫房草,二间、三间、五间不等。居室的南、北、西三面或南、东、北三面建有相连的三面大炕。房屋结构展现了一个民族的建筑文化,更是表现了丰富的民族文化内涵。据一位达斡尔族老人回忆,1979年他结婚时新建了房子,上房梁时要在梁上挂双数铜钱,如没有铜钱,就把硬币从中间穿个洞连起来,把筷子弄成十字形,把串好的钱拴在筷子上,寓意钱多。钱串子的下面再挂上一个放五谷的红色包,寓意五谷丰登。室内还垒了三面炕。现在大多达斡尔族人家都修建了砖瓦结构的房子,室内大多只有北炕,与传统房屋相比发生了巨大变化。老人搬到移民村已有13年,住着砖瓦结构的房子依旧念念不忘达斡尔族传统的土坯大烟囱房子,只因在老房子居住了多年,对老房子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这份恋恋不舍之情转化成了他们永恒的文化记忆。“我们的老房子被水库淹没了,做梦都想再住回老房子!”一位达斡尔族老人道出了对传统文化的不舍。土坯房是达斡尔族文化的重要标志,怀念老房子体现了对民族文化的眷恋,这是守好精神家园的重要支撑点。
    三、传承文化记忆
    现代化的进程、经济社会的发展,与外来文化的交融必将带来达斡尔民族文化的变迁。被遗忘的达斡尔族传统文化在挖掘、整理、保护中得到了很好的传承,传承传统文化的体系也在不断完善,人们对传承传统文化的认知有所提高。保护、传承传统文化的意识越来越强。挖掘记忆中的文化有助于更好地传承传统文化,一方面,注重家庭生活中传授记忆中的文化。达斡尔族是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多年来,达斡尔族传统文化的传承是依靠口传身授的形式相传至今。文化根植于现实生活,家庭生活是获得传统文化的主要场所,家庭在传承传统文化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需加强自觉传承文化的意识。在国家重视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环境下,人们更加重视对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工作。霍日里村的生活环境发生了变化,但是他们对加强保护传统文化的意识与自觉传承文化的意识逐渐增强。其三,进一步增强记录文化记忆。当地政府应采取访谈、录音、拍摄等多种形式,挖掘人们记忆中的文化,把记忆中的文化转换为文字、纪录片。科研部门也应积极参与挖掘村落文化记忆工作,这必将推动传承与弘扬达斡尔族传统文化的进程。
       作者简介:娜仁其木格(1976-),女,蒙古族,硕士研究生,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员。研究方向:民族学。

上一篇:古代孩子的小学生涯 八岁入学读不好会挨揍

下一篇:达斡尔族婚姻观念的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