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伊兰琪
       蛇曾经是鄂温克族重要的图腾物,在神话中鄂温克人的祖先神舍卧克神就是一条长有犄角的巨蛇,随着人们对自然界认知的加强,鄂温克人对蛇的崇拜从蛇图腾崇拜逐渐转变为祖先神崇拜。蛇不仅是鄂温克人的祖先神,也是萨满教中的重要神灵,它与萨满有着密切的关系,被当作是萨满的化身。
       图腾信仰是人类最古老也是最为复杂的信仰文化之一,世界上大多数民族都曾存在过图腾信仰。图腾(totem)为印第安语,意为“我的亲属”。该词最早出现在18世纪末的文献中,英国商人J·郎格在与使用阿尔滚琴(Algonkin)语的奥吉布瓦和奇佩瓦人的交往中,发现他们相信自己与某种动物有血缘关系,并在《印第安旅行记》中首次使用了图腾一词。
       蛇图腾信仰分布十分广泛,我国闽南地区就有悠久的蛇图腾崇拜习俗,他们认为蛇拥有超自然的力量,并且能保护族人免受伤害,在日常使用的器具上,也经常饰以蛇样花纹以表现他们对蛇的崇敬。蛇不仅是南方民族中重要的图腾物,在北方民族尤其是信奉萨满教的满——通古斯语系的民族中也有重要的地位。在鄂温克族神话和民间信仰体系中,有诸多蛇图腾崇拜的现象和遗迹,蛇不仅是鄂温克族祖先神的化身,在萨满教信仰中,蛇同样占有重要的位置。
       传说鄂温克人也有祖先神舍卧克神,是头上长着两只犄角的大蛇。相传很早以前,一个有辫子的鄂温克人在一个大湖边遇到了一条长有两个大角的蛇,这条蛇是从天上来的,它不懂人语,却能与萨满通话,这条蛇就是鄂温克人供奉的祖先神——舍卧克神。舍卧克神能与萨满通话,体现了其作为神的神圣性和神秘感,也隐喻了蛇与萨满的特殊关系。
       另一篇神话《舍卧克的传说》中,通过讲述舍卧克神对年轻人古尔丹的帮助,将舍卧克神善良慈悲和法力无边的形象表现了出来。古尔丹为了给生病的母亲找药,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大湖边,到了半夜,他看到了一条一丈多长,一搂多粗,头上长着犄角却长了一张人脸的大蛇。大蛇告诉古尔丹,如果他能找到一个萨满,它就会把肚子里的药吐出来给古尔丹。第二天古尔丹便找来了一个萨满,大蛇与萨满说了一些古尔丹听不懂的语言,然后就吐出来一块箭头大小、闪闪发光的东西交给了古尔丹。古尔丹的母亲吃了这东西以后得救了,为了表示感谢,古尔丹用桦树皮按照大蛇的样子雕刻出一个神偶,并用狍子皮包裹起来,他每次打猎回来都用获得的兽肉祭祀神偶,后来这个神偶就成了鄂温克人所供奉的祖先神——舍卧克神。
       在这两则神话中,舍卧克神的形象经历了一定的变化。在《鄂温克族的起源》中,舍卧克神是一条长有两只大角的巨蛇,而在《舍卧克的传说》中,舍卧克神从长角的大蛇变成了人首蛇身。舍卧克神的形象经历了从兽到半人半兽的转变,这与人们对图腾认识的不断深入有关。图腾的涵义随着人类文化的发展而不断变化,最初,人类把图腾物当成自己的亲属,用“父母”、“祖父母”或者“兄弟姐妹”称呼其图腾,把自己装扮成图腾的模样,并把图腾作为群体的标志。到了后来,随着社会和理性思维的发展,人们逐渐开始思考和寻找自己的祖先。由于思维的落后,他们误以为图腾就是人类的祖先,人类是由图腾繁衍而来的,于是产生了图腾祖先崇拜。直到原始社会后期,人类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与周围动植物之间的差别,图腾物与他们并无血缘和亲属关系,但是由于对图腾祖先的信仰已经深入其生活和精神信仰体系,图腾就逐渐演变为氏族或部落的守护神。
       生活在大兴安岭密林中的鄂温克人,与自然界中的各种动物为伴,这些动物既是他们的生产生活资料的来源,也是鄂温克人思想创作的灵感原型。蛇具有一定的毒性和攻击性,蛇皮的花纹丰富多变而充满神秘色彩,蛇还有重生般的蜕皮能力。这些特点使得人们对蛇产生敬畏,人们既希望避免蛇对自己的伤害,又想要获得蛇那样的神奇能力,因此鄂温克族将蛇作为自己的图腾,以祈求获得蛇的保佑与庇护。
       作者简介:伊兰琪(1991—),女,鄂温克族,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2017级博士生,研究方向:民族学。

上一篇:那些年,那些事儿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