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伊兰琪
       蛇是鄂温克人最早的萨满精灵,萨满是蛇的化身,也是蛇和人之间的媒介,在鄂温克人崇拜的诸多动物中,蛇是最厉害的一种。不同部落的鄂温克人中都有崇蛇的习俗,蛇在其崇拜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在舍卧克的神话中可以看出蛇与萨满的关系非比寻常,舍卧克神借萨满之口转达其意,在萨满教仪式中,蛇又是萨满重要的辅助者。
      蛇作为萨满的辅助精灵不仅出现在信奉萨满教的满族等通古斯语系民族中,在我国其他地方的考古发现中,也有蛇作为巫师精灵的存在:甘肃广河县半坡遗址中出土的马家窑文化的陶器中有一件人首陶器盖,人首上塑有双角,头后雕有一条蛇,这是当时巫祭活动的真实记录,陶器所塑造的人就是正在举行巫术仪式的巫师,人首上雕塑的蛇被称为“戴蛇”,巫师在主持巫术仪式时的戴蛇装扮体现了蛇在巫祭活动中的重要地位。
       舍卧克神还掌管着人们的健康。生活在俄罗斯境内的奥罗奇人相信,在大蛇的体内有萨满存在,如果有人生病,他们就去找一条大蛇,对它说:“如果你是萨满,你就爬进筐里去。”于是,蛇就顺从地爬进筐里,人们把它隆重地抬进屋里,蛇在病人身边游来游去,他们认为这是蛇在诊断病情,如果蛇能够治疗病人,它就会爬到病人身上,如果不能,蛇就会回到筐里,人们再将其抬走。奥罗奇人有时会吃掉这种蛇,并认为它的油和心脏能够治病。
       萨满教认为,人之所以会生病,是因为他们受到了恶灵的侵扰或是他们的灵魂脱离了身体。舍卧克神既可以帮助萨满为人治疗疾病,也能够害人生病,所以人们对舍卧克神非常敬畏。在奥罗奇人的日常生活中,只有当人生病时,他们才会根据萨满的要求制作舍卧克神像。舍卧克神分为两种,一种能使人生病,一种能治愈疾病。萨满在进行治疗时,首先要让第一种舍卧克神把人体内的恶灵吸引出来,然后将其远远地扔掉;为了表示感谢,人们再将第二种好的舍卧克神供奉一段时间以祈求其保佑,最后也将其扔掉。 通古斯鄂温克人用布做成蛇的形状,使鹿鄂温克人则用铁片制作蛇的模型,公蛇有三个角,母蛇有两个角,它一生气,人们就会生病。
      作为一个氏族部落的守护神,图腾不仅是该氏族区别于其他氏族的标志,而且是氏族内部精神信仰的寄托,人们崇拜图腾,希望通过对图腾的供奉和祭拜得到其保佑和庇护。图腾信仰的表现遍及氏族部落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衣食住行到歌舞艺术都能找到图腾崇拜的遗迹,图腾信仰在民族服装上表现得尤为明显。萨满在举行仪式的时候所穿的萨满服装不仅体现出了萨满威震四方的力量感和神秘感,还可以吸引来图腾动物的灵魂,进而获得其保佑,提升自己的法力。他们通常用图腾动物的皮毛制作服装、鞋帽和配饰,用羽毛、树叶等做成其图腾物的形象或象征,或是在服装上绣上图腾物的图案。萨满服一般为对襟、溜肩的长款兽皮服装,有铜镜、毛穗和蛇纹装饰,但花纹图案和制作工艺有所不同,各有其象征意义。在通古斯鄂温克族的萨满服饰中,萨满神帽上的鹿角就用象征蛇皮和蛇灵的布条作为装饰,在神服的前肩上也挂着由布和彩条缝制的大中小不同长度的蛇皮造型,大蛇皮长约134厘米、宽约为19厘米,中蛇皮长约100厘米、宽约为13厘米,小蛇皮长约50厘米、宽约8厘米。在蛇皮图案装饰的上端为梯形的蛇头图案,蛇头上还镶有蛇眼。在蛇皮图案装饰带的两边,还有红色的长度为4厘米,宽度为1厘米的较短的小蛇装饰。
       一个民族的图腾信仰具有多元化的特点,由不同氏族和部落组成的民族可以有多种不同的图腾,这在鄂温克族萨满服装上也有所体现,除了蛇形象以外,鄂温克族萨满服装还体现了其他动物图腾的象征,例如在萨满帽上的鹿角杈代表着萨满的法力程度,法力越高的萨满其头戴的鹿角杈越多,最高的可达到12支杈;在萨满帽正中央的布谷鸟或者鹰的造型,表示萨满可以借助神鸟的力量自由飞翔,在天地间穿梭传达神的旨意;在萨满服腰间挂着铁质的熊、虎、狼、野猪等图腾动物的造型,也表明了鄂温克萨满在寻求图腾动物保护的同时祈求得到它们的强大力量。
       蛇崇拜在信奉萨满教的其他民族中都具有重要的地位。满族许多姓氏的野祭中,萨满服饰上都要有蟒蛇皮,神帽上有蛇骨串成的骨穗,在满族史诗《乌布西奔妈妈》中乌布西奔萨满的神裙就是由九百九十九根蛇皮缝制而成的;达斡尔族萨满神偶中,专门有长木雕刻成的双蛇神偶;日本列岛上的阿依努人也崇拜蛇,并称其为“太阳神”,他们不杀蛇也不吃蛇肉,在其他信奉萨满教的民族中,蛇也多为光明的象征。蛇是萨满教中重要的神灵和文化意象,蛇不仅外表奇特,行动敏捷,还具有神奇的蜕皮能力以及医疗效果,随着鄂温克人对自我和自然界认识的不断发展,蛇经历了从图腾物到祖先神再到萨满神灵的变化,这些对蛇的认识都是人们在生产生活中对自然界的反应,通过对蛇信仰变迁的研究,我们能够追溯鄂温克族信仰文化的发展过程,同时也是研究萨满文化的一个切入口。
       参考文献:作者简介:伊兰琪(1991—),女,鄂温克族,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2017级博士生,研究方向:民族学。

上一篇:箭扣长城“北京结”,历史上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