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从“千年林海”到“森林之冠”,从“绿海明珠”到“北疆长城”,大小兴安岭完成了半个世纪多的完美蝶变。“兴安”是满语,意为“极寒的地方”,其意为山,因为气候寒冷,故有此名。新中国成立后的辉煌,大小兴安岭从未缺席。脚下这片热土的坎坷与荣光,就像林业工人一样坚强一样隐忍。
      1956年以后,内蒙古大兴安岭甘河林业局在筹建中坚持“边筹建边生产,筹建生产两不误”的生产方针,在完成森调区划调查后,以甘河周边为主采伐区,组建了克下施业区和116公里采伐队。并在索图罕建立了中转站楞场,在莫冷阁建了装车场,在八岱山下今啤酒厂一带建了中心楞场,还分别在莫冷阁,索图罕,克下施业区建了三个生产工段。甘河林业局第一代木材生产工人来自全国各地,其中大多数工人来自黑龙江省田昇林业局、小白林业局和胜朗林业局;一小部分工人来自黑龙江省西部地区和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林区,还有少数工人来自四川、河南、河北、山东、山西、辽宁、吉林等地。
      林业工人“天做被来地当炕,身披大雪当衣裳”全身心的投入林区开发建设。冬季,林区气温大多在零下40摄氏度左右,林中遍布泥沼,积雪达半人多高,林业工人不惧严寒,克服困难使用手工锯或油锯进行伐木作业(油锯由施业区的段长亲自背着),他们渴了就喝上一口雪融水,饿了便啃上一口冷干粮。最初,采伐工人用的是一种“大肚子”锯,也叫“快码子”,这种锯伐根高,效率低,浪费木材,安全指数低。后来林业工人也用上了“弯把锯”。这种锯可单人操作,伐根又低,既安全可靠,又提高了生产效率,这种锯由朝鲜族工人朴永禄于1951年在生产实践中用大肚子锯改制而成,在林区逐渐得到推广。1955年底,中央林业部在西南林业机械厂(柳州林机厂)拨专款投资上了一条流水线,批量生产“林工牌”弯把锯。工人在采伐作业时常常三人一组,分支杆工,采伐工,造材工,支杆工负责采伐前对树下的杂物进行清理,采伐时用支杆支撑树杆,确定和把握树的倒向,还负责树倒后打叉;采伐工只负责采伐;造材工则把采倒在地面上的树木截成段,俗称“造件子”。那时集材全用马套子,从山上把一根根原木集中到运材道上,套上马爬犁运往山下楞场。马爬犁用新鲜桦木制成,长约5至6米,宽约2.5米,十分结实耐用。每个爬犁可运15至16立方米的木材。只需一匹马就可拖运爬犁在冰道上滑行。运材的冰道是牛拉爬犁从河里拉水浇制而成的。在爬犁上固定两只大木桶,一趟趟往返运水,运水工常常浑身是水,满身是冰,时时冻得牙齿直打颤,每运一次水,送水工就要回帐篷里换一次衣服和鞋袜,直到冰道浇成为止。
      60年代以后,随着油锯、绞盘机、集材机车和运材汽车在林业生产中的广泛使用,实现了在主要生产工序上用机械作业代替繁重的手工作业,它是林业发展史上的一场重要革命,不仅降低了劳动强度,而且大幅提高了生产效率。到了1962年,甘河林业局开始采用拖拉机集材。进入90年代以后,针对高山陡角难以作业的情况,林区开始使用高山集材机集材,使用装载机装车,既节省了劳动时间,提高了劳动效率又避免了资源浪费。甘河林业局从1959年全面开通森林小火车,它不仅在运输木材上发挥了主要作用,而且在运送旅客、运输物资和文化交流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什么是“大兴安岭精神”?那就是:战严寒、破禁区,开拓进取的拼搏精神;树雄心、立壮志,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顾大局、爱集体,立足本职的务实精神;同甘苦、共命运,扎根边疆的奉献精神。大兴安岭务林人由于长期艰苦作业,多患有风湿病、关节炎、心脏病,这和大兴安岭的恶劣的自然和作业环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从荒芜的原始森林到现代化城市,几代务林人在这个曾经狂风怒吼、天寒地冻、沼泽密布、蚊虫猖獗的地方英勇奋战着,成就了独特的兴安奇迹和大兴安岭精神。
      那个年代,酒是林业工人的劳保用品。每到夜晚,林场工队里总会传出一阵阵浓郁的酒香。酒足饭饱之后,工人们总会借酒助兴,有人会高歌一曲或来上一段地方戏选段、京剧选段,更有那文化底蕴厚实的人会给大家说上一段评书,在林场工段小工队还办起了黑板报,除刊载当日生产进度和好人好事事迹外,还会刊载一些工人们写的诗词,现摘录其中二段:(一)“密林深处我的家高高的兴安美如画,蓝天白云伴彩霞,白桦婀娜羞答答,千军万马进山来,劳动号子响天涯,我为祖国献栋梁,密林深处我的家。”(二)“伐木人‘顺山倒喽!’一声声伐木号子响了,‘顺山倒喽!’一脸脸汗水热了,号子震醒了沉睡的大山,汗水融化了脚下的冰雪,挥起开山的大斧,启动轰鸣的马达,我们,年轻的伐木工人,为着祖国的明天,正在战天斗地。”这些诗词虽然直白,无华,但写出了他们的心声,代表着那个特定年代的文化特点,彰显着那个时代工人阶级的精神风貌。我们不能忘记勤劳朴实的大兴安岭务林人,他们就像傲立山岭的青松一般,将根深深地扎入兴安大地,汲取着大地最为深沉的力量,任凭风吹雪压,始终向阳生长。  (隋海涛)

上一篇:蛇图腾与萨满教 ——鄂温克族蛇图腾文化的变迁(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