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孛.蒙赫达赉
       关于巴尔虎名称的由来,历来就是一个世人非常关注的问题。巴尔虎的得名有很多说法,最受关注的就是“居地得名说”和“人名得名说”。那么,这两种观点中的居地名和人名都各指什么呢?巴尔虎蒙古人为什么被称为“巴尔虎”?有什么含义?“巴尔虎”是自称,还是他称?这些问题长期以来众说不一,也始终没有得到较为满意的答案。
      “以居住地得名说” 此说主要来源于《多桑蒙古史》和《史集》,认为巴尔虎得名于贝加尔湖附近的巴儿忽真脱古木地区。《多桑蒙古史》在谈到忽里、忽阿剌失、不里牙惕三部时称:“上三部因居薛灵哥河外,皆名巴儿忽惕,其地因名巴儿忽真隘。”
      拉施特的《史集》亦称:“他们被称为巴儿忽惕,是由于他们的营地和住所位于薛灵哥彼岸,在住有蒙古人并被称为巴儿忽真——脱窟木地区的极边。”《元史》称“脱古木”也作“脱古门”,蒙古语意为窄。所以,巴儿忽真脱古木在有些史籍上也作巴儿忽真隘。由此看来,巴儿忽真隘地区系因有巴儿忽真水而得地名,而古巴尔虎人则因其活动于巴儿忽真隘地区,所以才被称为巴尔虎。
       受此影响,《黑龙江志稿》亦称:“巴尔虎,本地名,因以名族名,又作巴尔呼、巴尔忽,即《元秘史》‘巴尔虎真也’。”都兴智在《蒙古巴尔虎旗人源流》一文中亦称:“元代称巴儿忽真河为巴儿忽真水。巴尔虎人用此水名其部落,名‘巴尔忽惕’部,后训成‘巴尔虎’。”
      “以人名得名说”是巴尔虎人自己的史学家和史学爱好者的看法,认为“巴尔虎”一词,系得名于“巴尔虎”的先人“巴尔虎代巴特尔”。“巴特尔”是古代蒙古社会的一种尊称,因此“巴尔虎代巴特尔”也可简称“巴尔虎代”。所有的巴尔虎人都毫不例外地认为:他们源于他们的共同的祖先——“巴尔虎代”。“巴尔虎代”的后人以他为自豪并逐渐将人名演变为全部族的名称。
       陈巴尔虎的史学爱好者吉·宝音德力格尔,在他主编的《可爱的陈巴尔虎》(蒙文)一书中也是持这种观点的。书中称:“巴尔虎布里亚特的真正来源是以我们的祖先巴尔虎代巴特尔之名命名的后代子孙,其后才有了在历史上记载的巴尔虎。由于巴尔虎的祖先发祥于贝加尔湖,从而将他们生存的地方称为巴儿忽真脱古木和巴儿忽真河,而绝不是因为他们居住在巴儿忽真隘或巴儿忽真河而称之为巴尔虎的。”
       恩格斯曾说过:“部落的名称,在大多数场合下,似乎是偶然发生的,而不是自己选择的。”巴尔虎的这两种得名说,都有它形成的背景、理由和依据。那么,这两种观点哪一种更有说服力呢?纵观以上几种关于巴尔虎名称由来的说法,我通过多年的研究,认为巴尔虎得名于巴尔虎的先人“巴尔虎代巴特尔”,这种说法是比较可信的。
       为什么说“以人名得名说”是比较可信的,除了有巴尔虎的古代传说作证外,主要的原因这是巴尔虎人自己的看法。巴尔虎自己的史学家古柏礼、图布信尼玛、吉·宝音德力格尔等都是这样认为的。对于过去曾占主导地位的“以居地得名说”,虽然此说流传较广、影响较大,但细推敲有着明显的不妥之地。按“以居地得名说”的看法,是先有地名后有人名或部落名,这也是与“以人名得名说”的根本区别。而“以人名得名说”则认为是先有巴尔虎代巴特尔,其后才有“巴儿忽真脱古木”等名称的产生。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贝加尔湖附近有许多与巴尔虎人有关的地名,如“巴尔古津河”及“巴尔古津山”“巴尔古惕穆和屯”(见《中国历史地图集》第八册《乌里雅苏台》一图)等地名的形成,显然是因为巴尔虎人在此活动而得名的,就像后来巴尔虎移居呼伦贝尔,呼伦贝尔又称“巴尔虎”一样。
       此类例子在别处也可以见到,如巴尔虎在清初被编入满洲八旗之后,在锦州、沈阳等驻防地,曾留下“巴尔虎门”“巴尔虎营子”等地名。关于第三种和第四种说法,都有明显的不可信之处,故没有必要做深入的分析。从巴尔虎作为一个著名的部落名称出现在各类史籍的时间上看,其形成的时间最晚也有1300年的历史。如果从拔野古等在公元前三世纪,参加了以丁零为核心的部落联合体算起,巴尔虎则已有2300年的历史了。巴尔虎这个古老的名称,千百年来能够延续下来并使用至今,这本身就是个奇迹。巴尔虎人千百年来没有放弃“巴尔虎”这个古老的名称,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巴尔虎这个自强不息的族群有着极大的整合力和顽强的生命力。
      关于巴尔虎的得名,现在世人受《多桑蒙古史》和《史集》的影响最大,大多数人持“以居地得名说”,认为巴尔虎系得名于贝加尔湖附近的巴儿忽真脱古木地区。
      蒙古族各部落的名称都很古老,而且都有不同的含义。那么,巴尔虎这个名称译为汉语应如何解释呢?
      (1)俄罗斯人阔尔马佐夫在其所著的《呼伦贝尔》一书中,曾将“巴尔虎”一词解释为“未开化者”或“野人”之意。阔尔马佐夫在书中称:“游牧于呼伦贝尔境内之蒙古族,总称曰巴尔虎(即未开化之意),此名系昔日喀尔喀人入佛教以后给予之。按当时风俗,凡入佛教,即为已臻开化,故所有不奉佛教之民族,均呼之曰野人、未开化者、或曰巴尔虎也。囊昔信巫之一切民族,大都列入野人,野人居住之地,名为巴尔嘎。当时此种名词极为属污辱,原以卑鄙蒙古者,但经过二世纪又半,竟视为通称而不足奇矣。降至今时,此名仅适用于呼伦贝尔民族之一部,换言之,即呼游牧于达赉、贝尔两湖境内及乌尔顺河附近地点之蒙古人为野人也。”
      (2)有人将巴尔虎解释为“粗鲁”之意。在斯琴朝克图主编的《蒙古语词根词典》(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将“巴尔虎”一词的解释为:“粗鲁的、粗俗的巴尔虎。是蒙古族的一个部族名称,现在内蒙古的旗名。”此种说法从字面上看,与阔尔马佐夫的“野人”说有相近之处。在牧区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在蒙古人所说的“五畜”中,数牛最笨。因此,过去在呼伦贝尔还曾流传着“窃马者索伦、牛一样的巴尔虎”这么一句挑拨民族关系,污蔑、轻视呼伦贝尔原住居民的话。现此话在公开场合,均无人再提。其实,用“牛”来形容巴尔虎,其本意应该是质朴、诚实之意。这一点,就与现在我们形容一个人“老实”的用意有点类似。
      (3)还有人根据武达编著的《巴尔虎土语词汇》一书中同音词的记述,将“巴尔虎”解释为“大犬”之意。现在很多学者对该词做了这样的解释,说“巴尔虎”一词出现于公元4世纪,最初来自于代表英勇无比的原古神犬之名。此名后成为一个强大的部落首领之名,并逐渐成为整个部落的称呼。 过去是曾有过这种说法,因为现在蒙古人当中还有以“狗”为姓氏或人名的。从狗在古代人类生活中占有的重要地位看,也是有这种可能的。不过从巴尔虎人最早的创世传说看,巴尔虎代巴特尔是巴尔虎人记忆中的第一人,“巴尔虎”一词来源于巴尔虎的先人巴尔虎代巴特尔,其含义为“居住在富有的江边平川的人们”。
      “巴尔虎”一词在《蒙古秘史》中曾多次出现。将在《蒙古秘史》中出现的“巴儿忽真脱古木”一词分开,即变成“巴儿忽真”和“脱古木”两个词,按照古代蒙古人的习惯称呼,可以认定“巴儿忽真”是一个男人的名字。这个叫巴儿忽真的男人,就是巴尔虎人传说中的男始祖巴尔虎代巴特尔。在他之后,巴儿忽真的子孙们以他的名字命名部落名,因而才有巴儿忽这个部落名称,而不是标志着巴儿忽真出身于巴儿忽部落。恩格斯曾说过:“部落的名称,在大多数场合之下,似乎是偶然发生的,而不是自觉地选择的。”十分有意思的是:巴尔虎成为部落名称,却极有可能是随着部落的逐渐形成而自我选择的结果。
      以上关于巴尔虎名称的解释,由于无法取得更多的佐证,可能显得有些牵强附会。在我们认定巴尔虎是自称之后,对于为什么巴尔虎的祖先叫巴尔虎,以及有什么具体含义等,就可以不必太深究了。 现在大多数人也都因为巴尔虎居住在美丽富饶的呼伦贝尔,而称他们为“白音巴尔虎”(意为富饶的巴尔虎),这其实就是对“巴尔虎”一词最好的解释。
      早在1879年,巴尔虎名人古柏礼在《巴尔虎的宝格德乌拉》(蒙古文)一诗中,就有“我们的白音巴尔虎”的诗句,可见“白音巴尔虎”一词由来已久。古柏礼在“白音巴尔虎”之前加上“我们”二字,显然在这时“白音巴尔虎”就已变成巴尔虎人的自称了。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巴图巴根曾来陈巴尔虎旗视察,给陈巴尔虎旗的蒙文题词写的也是“白音巴尔虎”。
       巴儿忽真脱古木地区——“富有的江边平川”,或者说“脱古木”即“平川”,不仅仅是一个地理概念,更重要的它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历史坐标,其中隐含有重要的历史信息。“平川”是和“山上”、“密林”、“草原”等相对而言的,不同的生活环境反映着各自不同的经济生活。
      巴儿忽真脱古木——“富有的江边平川”,在古时也是一个十分有名和令人神往的地方,它的富庶早就引起了世人的关注和向往。《新唐书》、《旧唐书》等对“拔野古”的富有情况,如“嗜猎射,少耕种”,以及“产良马、精铁”等记载,绝不会是偶然的。生活在“富有的江边平川的人们”或者简称“江边的人”,这其中的含义暗示了巴尔虎的先人已不完全依靠狩猎和捕鱼来维持生活,这已与纯“林木中的百姓”有了较大区别。可能在那时古巴尔虎人中已有了原始畜牧业的萌芽,而这也正是其“富有”的标志之一,因为一个狩猎人是不可能真正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而成为一个富人的。
      千百年来,巴尔虎人作为原蒙古人的一支,始终以原住居民的身份生活在贝加尔湖及呼伦贝尔地区,期间经历了无数次国家的兴亡、民族的消失,巴尔虎人失散了再聚集在一起,最终在“苍狼白鹿”的故乡——呼伦贝尔找到自己永远的幸福家园。
       作者简介:孛.蒙赫达赉,蒙古族,呼伦贝尔学院教授,呼伦贝尔民族团结进步研究中心主任。

上一篇:从祭品到图腾 羊是怎样成“神”的?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