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隋海涛
       我的父亲母亲是典型的河北农村人,长期农业社会造就了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分工格局。在关中农村地区,蒸馍是农村家庭妇女的必备手艺,就跟会擀面一样,是评判一个家庭妇女家务方面达不达标的基本标准。
       我们家也一样,父亲来到东北林区伐木头,母亲跟随父亲一同来到这里,母亲在家庭中除了担负重体力劳动外,还要负责一家老小的吃食。做饭也是一门手艺,母亲自小从娘家学的厨艺就派上用场了,过去女人的贤良淑德都是在娘家养成的,可见男人要找一个门风正人家的女子多么重要。因为母亲是河北人,所以称馒头为“馍馍”,母亲蒸的馍馍劲道,面香味儿十足。母亲辛苦操劳一辈子,不知道做了多少顿饭、蒸了多少锅馍,给童年的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蒸馍味道。记得母亲把酵子用擀面杖擀碎,放到盆里,加入一些温水,再加入一些白面粉,用筷子搅拌均匀,成面糊状,然后放到炕上较热的地方发酵。第二天早上她在面糊里加入许多面粉,使劲地揉搓,直到把面揉搓得光光的,既不沾手又不沾盆。母亲除了会蒸圆馍馍,还会蒸石榴、桃子、苹果、树叶、花朵、老鼠、鱼、兔子等形状的花馍。
       每到过年的时候,母亲就会给我们姐弟蒸年馍。那时候,虽然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但母亲至少要蒸上三四锅年馍。做得最多的是普通的圆馍,然后就是各式各样的花馍,有糖包、红薯包、枣花馍、动物馍等。年馍蒸熟了,母亲端来色素水,给叶子涂上绿色,给桃子涂上红色,给小兔点上红眼睛……既好看又好吃。母亲还会蒸鱼馍馍,一人一个,象征吉庆有余;蒸“福禄神”,是给父亲的,吃了会五福临门,全家都跟着享福;蒸寿桃是大年初一至初五,还有正月十五供奉列祖列宗的,以示孝敬,护佑后代人丁兴旺,家业昌盛……蒸完馍馍还得留一小块酵面,用作平时蒸馍的酵子,意为年年发,天天发。母亲似乎把对全家的爱都给予在一个小小的馍馍上,这似乎是她全部感情的寄托。
       一直忘不了母亲蒸的馍馍味儿,真香!已经43岁的我在母亲面前还是个孩子,能够每顿饭吃到母亲亲手蒸的馍,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美好的事情,因为那是母亲的味道,令我回味无穷,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上一篇:喜看小镇新变化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