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刘梅华
  大兴安岭的山林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大森林在给予这方水土馈赠的同时,也上演了很多动人的故事。
  初秋的兴安,丰收在望,又到了采山的季节。一天下午,已经心痒数日的我,全副武装,独自骑着电瓶车带着我的爱犬来到离家很近的“六公里”处。采了半筐蘑菇时,我准备移师它处,寻找新的采摘点。抬头望去,突然发现乌云密布,一阵电闪雷鸣,顷刻间,暴雨如注,夹杂着冰雹无情地向我脸上砸来,只听得森林里一片噼啪作响,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冰雹砸得晕头转向。待雨歇雹停时,我背着筐准备往回返,哪曾想,走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到原来上山的路。我心里咯噔一下:糟糕!迷山了。
  我背着半筐蘑菇一路狂奔,也不知道哪来的劲儿,好像被野兽追逐着一样,根本感觉不出累。我一刻也不敢停留,怕天黑之前走不出森林。突然,一根树枝将我绊倒,刹那间,身上背的半筐蘑菇随着惯力甩出一米多远。我本能地爬起来,拍打身上的泥土和杂草。仰望天空,暴雨又倾泻而下。我片刻也没敢停留,更没顾得上那半筐蘑菇,天色逐渐暗淡下来,这更增加了我的恐惧,我找来一根木棍拿在手中壮胆儿,可是越想越怕,越怕越想,我甚至想到会不会碰到熊瞎子,一想到这儿,我感觉头发都立起来了,浑身麻酥酥的。终于找到一块高地,我立即拨打姐姐的电话,没想到还有信号。“姐,我迷山啦!”我带着哭声说道。电话那头的姐姐强压惊吓安慰我说:“别慌,冷静!你用手机发个定位给我。别乱走,我组织人去山上找你。”听到姐姐的话,我惊悚的心暂时得以安抚。不一会儿,姐夫的电话打了过来:“华呀,咱俩用微信位置共享,你往我这个方向来,往东走。”慌乱中,我已经记不清方向,我急促地问:“东边是哪个方向……”按他说的,我用手机指南针尝试找东,朝东的方向走了一个小时,周边却仍然是参天大树,稍一转身,就忘记了既定的方向。绝望中前行的我再给姐夫打电话时,那头电话的信号却不在服务区。天越来越黑,黑暗中,我又摸到了一棵粗大的松树,我坐在大树下决定不走了,等到天亮再说。
  浑身湿透的我在森林里行走时还不觉得冷,但坐下来没有一会的工夫就冻得浑身发抖,我抱起爱犬互相取暖。望着漆黑的上空,死亡的恐惧一阵一阵袭上心头,又饥饿又无助。我想到了死,想到了前几天在网络上看到“一位采蘑菇的老人走失六天还未找到的消息”……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山谷里传来轰隆隆的炮声。开始我很纳闷,大半夜的山里怎么会响起炮声,但随后我就明白了,那一定是姐姐为了营救我,用炮声为我引路。但遗憾的是,我能听到满山回荡的炮声,但无法辨别炮声的方向,看来只能等到天亮了。
  就在我笃定今晚要困在大山里时,我变得不再害怕。静听山风刮过,雨滴滴落,感受爱犬心脏的起起伏伏。突然,树林里传来呼唤我的声音,不远处有了光亮。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场景,好多人把我围住,对我嘘寒问暖,还伴随着姐姐哽咽的哭声……
  因为我迷山,家人一夜未眠,到底还是亲人啊!虽然事情已过去两个多月了,每每想起此事,我还是心惊胆战,因为对这片森林我除了恐惧更多是发自心底的敬畏。

上一篇:记忆里家乡的初冬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