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安妮•雅各布森   王祖宁
       随着纳粹科学家陆续被俘,战局发生转折。在德意志第三帝国境内,希特勒御用科学家接连被逮捕并受到审讯。达豪解放次日,距这座集中营以北375英里处,苏联的指挥官计划对德国国会大厦发起最后进攻。1945年4月30日下午3点30分左右,希特勒在元首地堡内开枪自尽,这时苏联人距离元首地堡的紧急出口只有500米。不远处,红军迅速占领了帝国总理府下方的地下隧道,其中包括瓦尔特施莱伯少将的临时医院。苏联拍摄的电影片段显示,施莱伯将双手举过头顶,从地下室走了出来,不过据称这个片段是几天后由施莱伯本人重新表演的。
       齐格弗里德克内迈尔在柏林以北被英军抓获。鲍姆巴赫、克内迈尔和施佩尔最终未能逃往格陵兰岛。希特勒自尽后不久,鲍姆巴赫接到海军元帅邓尼茨的命令,要求他前往汉堡以北40英里的小镇奥伊廷。此前希特勒已经任命邓尼茨为第三帝国继任者,所以邓尼茨在海军营地成立了新一届政府,那里是少数几个尚未被盟军控制的区域之一。
       齐格弗里德克内迈尔没有接到邓尼茨加入新一届内阁的邀请。于是,鲍姆巴赫把宝马轿车留给克内迈尔,后者继续向西逃窜。在汉堡郊外的乡村公路上,克内迈尔看见一辆满载英国士兵的汽车正朝这边驶来。他知道,自己驾驶宝马,一定会被当作高级军官,所以立即把车开下公路,然后弃车徒步逃离。但英国士兵还是在桥下找到他,并将其逮捕。之后,克内迈尔被带往汉堡郊外刚刚解放的一座集中营,那里还关押着数以百计德国政府官员和纳粹军官。作为俘虏,他身上的贵重物品和各种徽章均被没收。几年以后,克内迈尔才向儿子透露,他曾经设法把身上唯一的一件意义重大的财物藏在鞋子里,即阿尔伯特施佩尔交给他的1000瑞士法郎。
       冯布劳恩和多恩伯格没有被捕。他们信心十足,认为美军将来一定会起用自己,于是决定自首。几个星期前离开诺德豪森之后,冯布劳恩、多恩伯格以及其他参与过火箭项目的数百名火箭专家藏到巴伐利亚地区阿尔卑斯山上一个偏僻的滑雪村里。他们的别墅“豪斯英格堡”位于海拔3850英尺的高地,旁边是一条寒风料峭的山间公路,这条公路被称作“阿道夫希特勒关口”。党卫军在这里留下了大量物资,所以他们拥有充足的食物和酒水。据冯布劳恩在战后回忆,当时他们无所事事,酒足饭饱后不是在阳台上晒日光浴,就是欣赏阿尔高地区冰雪覆盖的阿尔卑斯山美景。“在山地高原的一座滑雪宾馆里,我生活得像个王公贵族,”冯布劳恩回忆说,“法国人在山麓以西,美国人在山麓以南。但谁也没有料到,我们就住在山顶。”
       1945年5月1日,科学家们正在收听国家广播电台播放的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晚上10点26分,音乐突然被冗长的军鼓声打断。“我们的元首阿道夫希特勒与布尔什维克斗争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今天下午在帝国总理府指挥总部为国捐躯。”播音员宣布。广播中所说的“斗争”纯属杜撰。此前一天,希特勒已在地堡内自尽。但希特勒的死讯促使沃纳冯布劳恩决定采取行动。他立即找到多恩伯格将军,建议应尽快与美国人达成交易,二人一拍即合。当天夜间,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多恩伯格说:“我同意你的意见,沃纳。我们有义务把这些宝贝交给正确的人。”
       在豪斯英格堡,火箭专家们一直在使用德国与奥地利的情报网络监视美军动向。冯布劳恩和多恩伯格知道,一队美国士兵已经在奥地利境内的山脚下安营扎寨。两人一致认为,最好派冯布劳恩的弟弟马格努斯下山,设法与美国人达成交易。首先,他们绝对信任马格努斯;其次,关于V-2火箭项目,他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马格努斯冯布劳恩曾经监督集中营里的劳工,生产火箭零件陀螺仪。此外,他还是这群人中英语讲得最好的一个。
      5月2日清晨,阿尔卑斯山阳光明媚。马格努斯冯布劳恩骑自行车,沿着陡峭的公路向山脚下驶去。将近午饭时分,他遇到一名正在沿途放哨的美国士兵。一等兵弗雷德施尼科特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农村,隶属于美军第44步兵师。在看到这个独自骑着自行车的德国人以后,施尼科特命令他从车上下来,举起双手。马格努斯老老实实地照办,然后用结结巴巴的英语向这名美国士兵解释,他的兄长希望就V-2火箭项目与美国人做笔交易。“听起来就像他打算把哥哥‘卖给’美国人一样。”施尼科特回忆道。
       施尼科特将马格努斯冯布劳恩带到山下,然后向位于奥地利边境罗伊特镇的第44 步兵师美国反间谍特种部队(CIC)总部的上级汇报此事。反间谍特种部队立即与凡尔赛的盟军最高统帅部取得联系,后者立即向当地派出一支CIOS 队伍。在CIOS 火箭项目的黑名单上,约有1000多名科学家和工程师需要接受审讯,而冯布劳恩位居榜首。
       1945年5月1日,虽然希特勒业已身亡,但德意志帝国仍未投降。令盟军惶惶不安的狂热抵抗组织“狼人”正潜伏在巴伐利亚一带负隅顽抗,准备绝地反击。反间谍特种部队认为,他们也许能够利用冯布劳恩兄弟设置圈套,于是让马格努斯转告他的兄长立即下山投降。马格努斯带着这条口信,返回了山顶。
       在豪斯英格堡,沃纳冯布劳恩和多恩伯格挑出部分人员,加入他们的谈判队伍。其中包括冯布劳恩的弟弟马格努斯、多恩伯格的参谋长赫伯特阿克斯特、引擎专家汉斯林登贝格以及将V-2火箭文件藏在多伦顿矿井中的两名工程师迪特尔哈兹尔和伯恩哈德特斯曼。他们将个人物品装入3辆灰色客车,沿着阿道夫希特勒关口向山下驶去。一路上,暴雪逐渐变成倾盆大雨。
       当天深夜,这7人来到罗伊特后,看到查尔斯斯图尔特中尉正在烛光下批阅文书。据很多人回忆,他们受到了美军的热情款待。“我从不认为我会遭到冷遇,”冯布劳恩在几年后告诉一名美国记者,“我们掌握了V-2火箭技术,但你们没有。所以你们自然想要了解有关的一切。”美方工作人员给这群火箭专家送来新鲜的煎蛋、咖啡和黄油面包。这些虽然也不错,但远没有豪斯英格堡的食物丰盛。他们被安排在单间休息,房间里准备有干净的枕头和床单。
       次日一早,各大媒体已经在门外等候。盟军“俘获”了制造致命武器V-2火箭的科学家和工程师,这对国际媒体来说无疑是一条重大新闻。科学家们一边面对镜头微笑,一边摆好姿势配合拍照。面对记者,冯布劳恩十分风趣。记者录了他的谈话,听他吹嘘如何发明了V-2火箭,并自诩是“它的奠基者和领头人”,其他所有人都只能屈居其次。
       第44师反间谍特种部队的一些成员发现,冯布劳恩所表现出来的傲慢态度着实令人震惊。“他装腔作势,没完没了地与美国士兵合影,时而眉开眼笑,时而握手言欢,时而指着对方的勋章问这问那,表现得好像一个社会名流,而不是阶下囚,”一名情报人员写道,“面对我们的士兵,他仿佛是一位纡尊降贵前来访问的参议员。”沃尔特杰塞尔少尉是最早负责审讯冯布劳恩的美国情报人员。他对这名火箭专家的第一印象是此人毫无懊悔之意,而这种印象在他的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
      “他既没有承认德国战败,对德国的罪行和责任也只字未提。”冯布劳恩和多恩伯格深信,他们对美军至关重要,因此要求面见艾森豪威尔将军,并将其称之为“艾克”。
         另一名情报人员写道:“如果我们抓住的不是第三帝国最重要的科学家,就是最精明的骗子。” 

上一篇:效仿汉制:明朝迁户政策为何失败

下一篇:返回列表